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9章 可酷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宋迟身手好,一个顶三个完全没问题,叶燃只能保护自己。

  慕西临激动不已,“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我老婆说不能沾香水味,可没说不能打架啊,这群人太没眼力了,给我好好教训,打伤了医药费算我的!”

  那群公子哥也已经打红了眼,加上这里的灯光光怪陆离的,根本没认出慕西临,只管抡起拳头揍。

  慕西临虽然养尊处优,但是在唐诗的监督下,每天的运动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身体不弱,对付这些个小毛头根本不在话下。

  只是下一秒,他一脚踹开一个青年后,眼前突然一片晕眩,差点没站稳一头栽倒在地。

  慕西临摇了摇头,手撑着面前的大理石茶几,一边休息一边在心里哀嚎,人不服老真的不行。

  被他踢倒在地的青年摸了摸自己被踢疼的肚子,见慕西临失去了攻击力,眼睛一红,爬起身,拿起一个酒瓶,对着慕西临的脑袋砸了下去。

  慕西临自然没有察觉,倒是宋迟发现了,惊呼一声,“慕总小心!”

  慕西临茫然地抬起头,便看见一个酒瓶冲着他砸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下一秒,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影笼罩住了他。

  紧接着,“哗啦”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周边的喧闹声仿佛都清静了不少。

  站在他面前的,是身高跟他相差无几的男人,脸上戴着墨镜,墨镜下面的脸面无表情,只有红色的红酒渍顺着他的头顶流了下来。

  “西临,你没事吧?”

  宋迟急忙上前来,扶住了慕西临。

  面前的慕东臣转身,望向那个还举着半个酒瓶愣在原地的青年,抬手就是充满了暴力和血腥的一拳。

  青年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重击,直接摔到在地,伴随着半口血,吐出了一颗牙。

  “救.....救命啊......”他哭着往外同伴身边爬。

  慕东臣没再追上去打,转身往外走去。

  “慕东臣,你的头在流血!”

  宋迟眼尖,一眼便看见了慕东臣头上的液体并不单单是红酒。

  “小伤,不碍事。”

  慕东臣丢下一句话,脚步没停,很快走远。

  会所的经理带着保安赶了过来,把打架的一群人拉开,训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这是慕西临慕总,你们也敢打?

  等着死吧!”

  一群人听到慕西临的名字,就算喝得再醉也清醒了几分,彻底蒙圈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楼上的唐诗听到消息,和唐斯年急匆匆地下去接人,刚走到电梯口,便看见四个人从电梯里出来了。

  叶燃和tan-k脸上挂了彩,其他两个人倒是还好,只是衣服邹巴巴的。

  “西临,你没事吧?”

  唐诗急忙上前检查,“有没有伤到哪里啊?”

  “没事,谁能伤得到我啊。”

  慕西临自信的道。

  “你还好意思说!”

  唐诗快被气死了,“好好的怎么跟人打起架来了?

  你多大了人了还打群架啊?”

  慕西临想了想,道,“如果非要有个理由,那应该是重新找回年轻时的热血吧。”

  唐诗:“......” “热血?”

  她差点被气笑了,“你信不信我让你今晚睡地板好好给你的热血降降温!”

  “......睡就睡。”

  “好,这是你说的!”

  “诗姐,你们别吵了,你看我都受伤了,你给我上点药呗?”

  叶燃厚着脸皮上前道。

  唐诗瞪他一眼,“滚,还上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你带的头,他们三个都不是爱惹事的性格。”

  叶燃:“......?

  ”

  “好了诗诗,先别生气了,tan-k也受伤了,先让他进去上药吧。”

  唐斯年笑着打圆场。

  唐诗冷着脸,转身进了包厢。

  包厢内没人唱歌,很安静,布桐见他们进来,起身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玩得好好的,怎么还跟人打起架来了?”

  “还不是因为叶燃吗?

  他可招女人喜欢了,引来了另外一群人的嫉妒,就打起来了。”

  tan-k捂着脸埋怨道。

  “先别说话,我给你上药。”

  这里有药箱,夏晴很快帮他处理。

  布桐无语,“跟这些酒鬼动什么手啊,直接叫人不就行了吗?”

  “嫂子,你是不知道,慕总打得可嗨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身体不舒服,缓了一下,就那一下的功夫,差点脑袋开花。”

  宋迟刚说完,唐诗就急了,“什么?

  西临身体不舒服?

  怎么回事?

  现在感觉怎么样?”

  慕西临靠在沙发上休息,“我没事。”

  “诗爷,慕总没事,脑袋开花的是慕东臣,”宋迟继续道,“好在慕东臣出来替慕总挡了一下,不然慕总真的脑袋开花了。”

  “慕东臣?”

  唐诗蹙眉,“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啊,这种场合,来玩也正常吧。”

  “那他人呢?”

  “走了,可酷了,帮慕总挡了个酒瓶子就走了......哦对了,他的头受伤了,应该是去医院了吧。”

  众人:“......” “沈彦,你打电话去查一下,慕东臣去哪家医院了,问问情况,看看伤得重不重。”

  布桐开口道。

  沈彦点头,“好,我马上问。”

  唐诗看了闭目养神的慕西临一眼,知道他有心事,也没再训他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西临,你刚刚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我不放心,还是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真的没事,估计就是打架打得太激动了,头晕了一下。”

  慕西临道。

  “那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耀叔说了,身体虽然好了,但是不能掉以轻心。”

  “我知道了,”慕西临睁开眼睛,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笑意,“诗诗不训我,我就一点事都没有了,还有,我不能睡地板,容易着凉,对身体不好。”

  唐诗:“......” “这没脸没皮的性格怎么永远改不掉。”

  慕西临笑得更灿烂,“不改了,反正我老婆兜得住。”

  “服了你了,”唐诗翻了个白眼,望向可怜兮兮蹲在一旁地上的叶燃,顿时又烦躁了起来,“你蹲着干嘛呀?

  整得跟谁欺负了你似的,要欺负也是那群人欺负你,你倒是找他们报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