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70章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叶燃都快哭了,“这里又不是拉斯维加斯,我没权没势的,能找谁报仇啊?

  想当初我在拉斯维加斯,谁敢这么欺负我,所有人见了我都是要恭恭敬敬问好的,我就是拉斯维加斯的厉景琛,现在倒好,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些小混混都能骑到我脖子上撒野了,我亲姐不但不管我还凶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唐诗:“......那我麻烦你,赶紧去死吧,出门右拐,不谢。”

  叶燃:“......” “布桐!你可是我的女神,你要为我做主啊!”

  叶燃哀嚎着要扑进布桐怀里,却被厉景琛拦住,“想干嘛,嗯?”

  “我......告状。”

  “你已经告过了,无效,自己惹祸自己担。”

  厉景琛站起身,沉声道,“受了伤觉得严重的自己去医院,不严重的自己回家,老婆,咱们走。”

  “哦。”

  布桐乖巧地站起身,给了叶燃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跟着厉景琛离开。

  “西临,你如果不想去医院检查的话,我们也回家吧。”

  唐诗对慕西临的态度,明显就是贤妻了。

  “我不去医院,回家,女儿还在家里等着呢。”

  “那走吧。”

  另一边,夏晴帮tan-k上好了药,“没什么大碍的,不要沾水,明天来星月湾,我再给你上药。”

  “谢谢晴姐。”

  “不客气。”

  唐诗走到门口,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向了叶燃,“你有完没完了?

  不走留下来买单是吧?”

  “买单就买单,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叶燃赌气道。

  “谁稀罕你请客了,赶紧跟我走,回星月湾上药去。”

  叶燃眼前一亮,转瞬又道,“可是这么晚去星月湾不方便吧?

  我回头还得自己回家,都没时间睡觉了......” “睡我家客厅行了吧?”

  唐诗没好气的道。

  “好嘞!”

  叶燃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满血复活跟着他们离开。

  一行人刚出会所,经理就追了出来,“厉总,慕总,请稍等一下。”

  几个人停下了脚步。

  “厉总好,”经理冲着厉景琛弯腰行礼后,又冲着慕西临鞠躬,“慕总,真是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职,才害您跟人动手打架,我们愿意负全责,庆幸您没受伤,简直是万幸。

  那群跟您动手的小子我们都扣押着,就等着您发话处置呢,您看,您是自己亲自惩罚,还是送警局呢?”

  慕西临冷笑一声,“马屁拍得倒是挺溜,打群架而已,双方都有责任,你是想让我也去警局做笔录吗?”

  经理差点没吓尿,“不不不,我哪敢这么想,您误会了。”

  慕西临冷哼,“都放了吧,我们年轻人血气方刚,打个架是正常的,你这个年纪的大叔当然理解不了。”

  众人:“......” “是是是,慕总说得对。”

  慕西临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那个用酒瓶的,未免太狠了点,给他点教训,不然还以为我慕西临的脑袋,是他想砸就能砸的呢。”

  “是,慕总放心,我一定让他这辈子都记住今天这个教训,”经理笑呵呵地继续拍着马屁,“好在慕总您没事,我看了一下监控,那个替慕总您挡酒瓶的保镖真是勇敢,慕总调教有方。”

  慕东臣穿着黑西装戴着眼镜,乍一看,的确像保镖。

  慕西临的脸突然黑了下来,“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少说,滚吧。”

  “对不起慕总,我这就滚。”

  经理生怕再说错话,麻溜儿地滚了。

  ...... 布桐回到家,几个孩子早就睡了,她洗了澡,回到床上躺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沈彦发来的微信消息:太太,我查了,慕东臣没有去医院就诊,要么就是去那种小诊所包扎了吧。

  布桐想了想,回复道:好的,不过你还是跟诗爷说一声吧,毕竟是他们家的事情,她有知情权。

  沈彦:诗爷刚刚就问了,我也跟她说了。

  布桐回了个“ok”的手势,便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怎么了?”

  厉景琛在隔壁洗好澡回来,问道,“这么晚了在跟谁发消息。”

  “沈彦啊,我不是让他查慕东臣吗?

  结果慕东臣没去医院。”

  厉景琛躺了下来,“要管也是西临和唐诗管,不关你的事。”

  布桐抱住他,“我没想管啊,其实也是替诗爷交代沈彦去查而已,我觉得西临和诗爷都会想知道的。”

  “嗯,那你猜猜慕东臣为什么不去医院。”

  布桐想了想,道,“我猜......应该是因为他的眼睛吧,他伤到了头,去医院处理伤口怎么也得把眼镜摘下来的吧。”

  “或许吧,”厉景琛亲了一下她的脸蛋,“睡吧,不想这些人了。”

  “我想的其实可多了,”布桐没什么睡意,继续聊着天,“我在想,要是西临和慕东臣和好了,没准咱们还要想办法治慕东臣的眼睛呢。”

  “那么老婆,你真的想多了,他的眼睛是天生的残疾,眼部的神经本来就是极其复杂的,医学再怎么发达,也不可能让他恢复。”

  “我没说要让他恢复呀,”布桐道,“我只是觉得,他那只眼睛好好整一整,应该也不会这么吓人吧?”

  “这个倒是有希望实现,毕竟他现在的眼球,就是后来装上的。”

  “所以啊,他现在把自己搞得像外星人一样,乍一看,的确很吓人的。”

  厉景琛看着她,“你睡前想象那么吓人的眼睛,不怕失眠?”

  “有我老公在,我怎么会害怕到失眠呢?”

  布桐窝在他的怀里,软糯地开口道,“我老公在的时候,我连黑暗都不怕了。”

  过去她怕黑,没办法在漆黑的环境里待着,因为厉景琛,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克服了心理障碍。

  “乖,睡吧。”

  厉景琛把灯光调暗。

  “嗯,”布桐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又开口问道,“老公,你说西临会不会因为今天的意外原谅慕东臣啊?”

  “布桐,”男人一字一句地叫着她的名字,“你今天非要出去玩,我答应了,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你还不睡觉,作息就乱了。”

  布桐嘴角抽了抽,“才十一点钟而已,要不是你急着回来,那边会所里的夜生活这会儿才刚开始呢,再说了,你平时要那什么的时候,哪次不是折腾到半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