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80章 父子僵持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毕业典礼圆满落幕,同学们都抢着来跟小月牙合影,俨然成了一个小明星。

  “幼儿园虽然没怎么记事,但孩子们的感情很深厚啊。”

  黎晚愉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开口道。

  布桐在台上没看见小默默的身影,四下看了一眼,看见小默默正坐在角落里,照顾他的保姆不知道在跟他说些什么。

  “老公,我去那边一下,”布桐站起身,来到小默默面前,“默默,你怎么不去跟小朋友们拍照啊?”

  “我不爱拍照。”

  小默默道。

  “厉太太,”保姆急忙颔首打招呼,“您好。”

  “你好,有阵子没见了,”布桐微笑道,“上次的亲子运动会,小默默的家长没出席,今天是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也不回来吗?”

  “我打过电话的,但是他说忙,走不开,所以回不来了。”

  保姆低声道。

  布桐在小默默身边坐了下来,安慰道,“默默,你不用难过,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要自己走很长很长一段路的,默默只是提前在走而已,早点走完这段路,就一定会有人出现,陪你一起走的,不要害怕,好不好?”

  小默默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还有朋友啊,小月牙他们这些同学会一直陪着你,你很快就要成为小学生了,是小大人了,所以更要勇敢。”

  “我知道了阿姨,”小默默乖巧地点点头,“谢谢阿姨。”

  “乖。”

  “妈咪,你怎么跟小默默在聊天啊?

  月牙儿到处找你呢。”

  小月牙吭哧吭哧跑过来求夸奖,“月牙儿跳得好吗?”

  “非常好,跳得比妈咪小时候还要好,明天就放假了,爹地妈咪带你和哥哥弟弟出去旅游。”

  “好棒,月牙儿最喜欢旅游了!”

  小月牙高兴坏了,拉着小默默道,“小默默,我们去拍照吧,照片会洗出来,你可以把跟月牙儿的合影挂在床头哦。”

  布桐:“......” “好。”

  小默默答应,牵着小月牙的手去了舞台上。

  “这两年多亏了小公主在,我们家少爷的心情才会变好,不然他非自闭不可。”

  保姆感慨道。

  “到了小学他们还是可以一起玩的,孩子之间的感情纯粹,小月牙的存在对小默默有好处的话,我也替小默默高兴。”

  “谢谢您厉太太,您真是个好人,”保姆颔首,“我也心疼这孩子,可我到底只是个下人,帮不上什么忙。”

  “你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就可以了,孩子很快可以独立的。”

  “是啊,一转眼就要上小学了,的确是快......” ...... 回星月湾的路上,几个孩子就在讨论着要去哪里旅游。

  布桐不得已泼了一盆冷水,“旅游的事情先缓一缓,两个哥哥都要做作业,亮亮哥哥要去爷爷奶奶家住一星期,等他回来了再去旅游。”

  “妈妈,一个星期我能做很多作业,剩下的那些在旅行途中抽时间做就可以了,我一定会完成作业的。”

  严争乖巧的道。

  布桐想了想,道,“争争啊,其实妈妈是希望,你能去美国亚娟阿姨那里玩几天的,跟亮亮一个时间回来,咱们再出发去旅游,好不好?”

  严争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消散了几分,“妈妈,我能不去吗?”

  “当然可以,”布桐微笑道,“妈妈只是提个意见,决定权在你。”

  “不去也可以,”正在闭目养神的厉景琛突然开口道,“叫她过来看看你,你要多陪她说说话,态度不能太冷淡。”

  “老公,不要这样命令孩子。”

  布桐小声道。

  “有些事情就是要命令的,不命令他会听话吗?”

  男人声音冷沉,明显的不悦。

  “爹地不要凶哥哥,”小月牙嘟着嘴道,“哥哥最好了。”

  布桐也不知道突然从哪天开始,小月牙的口齿就清晰起来了,再也不会一口一个“葛葛”了,现在家里口齿不清晰的只有温故知新了。

  厉景琛睁开眼睛,看着小月牙,淡淡静静的道,“爹地在跟哥哥说话,你不要插嘴。”

  男人说完,又望向了严争,“你妈妈已经够纵容你的了,你这么大的人了,站起来应该跟吴亚娟差不多高了,怎么就不能学会换位思考,嗯?”

  严争低垂着眼眸,没说话。

  厉景琛继续道,“爸爸是答应了你,不想打电话可以不打,但是没有人能剥夺吴亚娟对你的探视权,我和你妈妈都不能。

  一年365天,她只有寒暑假两次机会见到你,每一次都是她千里迢迢赶过来,差不多刚倒好时差就要走,你觉得她不累吗?

  可是人家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就是因为爱你。

  争争,你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心疼你宠你,所以很多事情,就算爸爸妈妈觉得是不对的,也尽量尊重你的意愿,委屈了吴亚娟,但是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很多道理你应该懂了,而不是把你妈妈对你的偏爱当成筹码,懂了吗?”

  布桐推了推厉景琛,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关于吴亚娟的事情,他们很少跟严争这么直白地讨论。

  布桐是觉得,应该慢慢引导,而不是直接把这件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说。

  布桐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缓解父子两个之间僵持的场面,便听见严争开口道,“我没有把妈妈的偏爱当成筹码,我就是不想看见她,我觉得她每次的出现都在无声地提醒我,我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我不配得到爸爸妈妈的爱,所以我才不想看见她!”

  “你胡说什么呢,谁说你不配得到爸爸妈妈的爱了?”

  布桐着急的道,“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和亮亮就是妈妈亲生的,谁也改变不了爸爸妈妈对你们的爱。”

  严争道,“妈妈是很爱我们,可是只要那个人出现,我就会想起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我也不想不开心,但是我控制不住,所以我才不想见到她。”

  “不想见就不见了,妈妈没说你一定要见的,也从来没有逼迫你去接受她,”布桐拉起他的手,道,“可是争争,你要记住,吴亚娟虽然做错过事情,但是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她不是不能来看你,刚刚爸爸说了,法律是允许她来看你的,她不来,是不想让你不开心,不代表她不想你,你是个懂事的男孩子,应该能理解她对你的心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