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93章 早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心里咯噔一下:“......” “气急攻心?”

  她咽了咽口水,“你别吓唬我,亮亮不会比争争还让人着急吧?

  他成绩挺稳定的呀,我也不指望他争第一,开开心心学习就够了。”

  厉景琛转头看着她,道,“亮亮的班主任在家长会结束之后,特意来跟我单独说了话,他说,有同学看到亮亮经常给女同学送东西,看包装,应该是情书和礼物,而且还是给不同的女生送。”

  布桐的大脑一阵晕眩,感觉天旋地转的,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老婆,你别急,”厉景琛急忙将她搂进怀里,“我觉得亮亮不是这样的人,等他晚上回来,我们问清楚就是了。”

  布桐哪里听得进去,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痛哭出声,“写情书就算了,还给不同的女生写,亮亮怎么会是这样的孩子?

  是我哪里没教好吗?

  我对不起陈英,她把唯一的儿子托付给我,却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厉景琛抱着她,“我都说了这件事情有点奇怪,你先不要自己吓自己,先了解清楚情况再说。”

  “完了,两个儿子,一个疯狂收情书,一个疯狂送情书,我就知道日子没安生几天又要出事了,他们正是叛逆的时候,这种事情哪里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服的,”布桐越想越伤心,“老公,我不管,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他们早恋。”

  “我知道,你先别哭,我会处理的,乖,不哭了......” ...... 回到家,布桐怕布老爷子担心,没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吃了午饭后,便回了房间午睡。

  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陈英和吴亚娟围着她质问,问她为什么没把她们的孩子教育好。

  “啊!”

  布桐满头大汗地从噩梦中惊醒,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肉脸。

  “麻麻......”厉知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她的床上,肉嘟嘟的小手帮她擦着脸上的汗,奶声奶气地安慰道,“新新在,麻麻不怕......” 布桐抱住他,凌乱的心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傍晚,严争和亮亮带着小月牙去接了沈知夏,一起回了家。

  小月牙放下书包,就急着要去唐诗那边玩,布桐便随她去了。

  跟往常一样,亮亮和严争吃了点水果,就去做作业了。

  布桐没急着去问,这件事情得跟厉景琛从长计议,不能急。

  可布桐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晚餐的餐桌上,厉景琛直接发问了。

  刚开始吃饭,厉景琛便开口道,“亮亮,争争,你们不好奇今天的家长会说了些什么吗?”

  布桐急忙在桌子底下踢了厉景琛一脚。

  严争没说话,倒是亮亮好奇地问道,“景琛叔叔,老师说什么了?”

  “你们自己表现怎么样,自己心里没数吗?

  需要老师说才肯告诉我们?”

  厉景琛淡定地反问道。

  布桐莫名紧张,感觉心跳在加速,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妈妈,杨老师没说我什么吧?”

  严争望向布桐,脸上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我和亮亮最近的成绩都很稳定的。”

  “嗯,是这样的......”布桐小声道。

  “争争,”厉景琛看着严争,低沉的嗓音严肃了几分,“我听说你很受女同学欢迎,收到很多情书,是真的吗?”

  “老公!”

  布桐急忙制止他,“你干嘛呀!”

  “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无论是太爷爷还是舅舅阿姨,都有知道的权利。”

  厉景琛严肃道。

  布老爷子愣住,江择一和黎晚愉也面面相觑。

  “争争收情书了?”

  江择一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厉景琛放下筷子,脸色冷然,“争争,你自己说。”

  严争握着筷子的手蓦地收紧,小声道,“上个学期就有几封,这个学期更多了......” “嗯,勇于承认就好,”厉景琛又望向亮亮,语气不变,依然严厉,“亮亮,争争是光收不送,你光送不收,是吗?

  听说你给不少女同学送了情书,是这样吗?”

  布桐彻底服了,她想方设法要跟孩子好好说,厉景琛倒好,直接摊牌了,还是当着全家人的面。

  “布桐布桐!”

  萧愈好奇地问道,“情书是什么东西啊?”

  众人:“......” “啪!”

  的一声,布老爷子把手中的筷子重重放在餐桌上,望向两个少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都早恋了是吗?”

  “太爷爷,我没有,”亮亮急忙解释道,“我怎么可能早恋呢?”

  “我也没有。”

  严争跟着否认。

  “亮亮,争争,你们别急啊,”布桐放下筷子,柔声道,“爸爸说话是凶了点,但这件事情我们好好说,既然你们说没有早恋,妈妈相信你们,但你们要解释清楚怎么回事。

  争争,你收来的情书是怎么处理的,还有亮亮,你为什么要给女同学送情书?”

  严争道,“妈妈,我是收到过女同学的情书和礼物,但是我都没有拆开过,全都交给亮亮,让他帮我还回去了,因为怕影响不好,所以他都是偷偷还的。”

  亮亮点头,“是的布桐阿姨,我就是负责帮争争还情书,顺便告诉那些女同学,争争不会谈恋爱,叫她们好好学习。”

  布桐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长松了一口气,“你们两个真是吓死我了......”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厉景琛沉声道,“知不知道我们从老师嘴里听到这种事情是什么感受?

  知不知道妈妈以为你们真的早恋了哭了一下午?”

  “妈妈,对不起......”严争急忙道歉,“我以为这种事情我自己处理好就可以了,不用特意跟你说,免得你操心。”

  “对不起啊布桐阿姨,我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就没说。”

  亮亮也道。

  “没事,说清楚了就好,”布桐想了想,又道,“亮亮,争争,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说过早恋这个问题,但说实话,这是妈妈最担心的问题了,你们要记住,我们的人生,应该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你们现在是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

  妈妈不是不讲理的人,别说一定要等到你们毕业工作了,只要你们上了大学,你们想谈恋爱,妈妈绝对不阻拦,但是现在还有高中,都别动那个念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