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95章 能留下来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向晨懊恼不已,“原来你刚刚去咖啡厅是要相亲的呀?

  你怎么不早说呢?”

  “不重要,反正我也不太想见,拗不过人家的热情罢了。”

  “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你要相亲,不然一定不会耽误你的。”

  “不关你的事,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

  慕东臣很快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向晨的声音,“等一下。”

  慕东臣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怎么了?”

  向晨犹豫了一下,道,“其实布桐约了我吃小龙虾,我本来特别想吃的,但是现在明显去不成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吃,你如果没有别的安排,能留下来陪我吃个宵夜吗?

  一个人吃小龙虾真的很没有劲。”

  慕东臣思考了几秒钟,点头答应,“好。”

  向晨绽开了笑脸,“谢谢你,我点外卖。”

  “我来点吧,”慕东臣拿出手机,“我知道哪家的小龙虾好吃。”

  “好,”向晨没有拒绝,“我要麻辣的,加麻加辣,再点几罐冰啤酒,小龙虾配啤酒才有灵魂。”

  慕东臣有点想笑,“行。”

  向晨没管他,继续低头擦药,等擦好了药,刚想着怎么去洗个手,慕东臣便递过来一条湿毛巾,“擦擦手吧。”

  向晨的心暖了一下,接了过来,“谢谢啊,你坐,要喝什么自己去拿,别客气。”

  “留着肚子吃小龙虾吧。”

  慕东臣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向晨擦干净手,给布桐发了微信,没说扭伤脚的事情,就说肚子不饿,不去吃小龙虾了。

  布桐很快回复,叮嘱她早点休息,向晨回复好,收起手机,这才转头望向了一旁沙发上坐着的慕东臣,“大晚上的,你戴着墨镜不难受吗?

  摘了吧。”

  慕东臣笑笑,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习惯了,以前我的眼球不是这个颜色的,会吓到别人,我都戴着墨镜,现在就习惯在人前戴着了。”

  “诗爷跟我说过......”向晨开口,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解释道,“你别介意啊,诗爷没有主动跟我说你的事情,是那天我们认识了,我难免好奇嘛,就多问了两句,知道了你的事情。”

  “没什么,这又不是秘密,”慕东臣淡然一笑,“我出生起就被慕家抛弃了,是运气好,被叶叔收养了,我都已经释怀了,并且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向晨认同地点点头,“我能理解你,不过能释怀是好事。”

  “你能理解?”

  慕东臣狐疑地看着她,“你一个大明星,家世好样貌好,跟布桐应该是同一类人,怎么可能理解我这种人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向晨笑笑,“我没你想象得那么顺风顺水,我家的家庭条件很一般,虽然全家移民到了澳洲,但也不是大富大贵的那种类型,我走上模特这条路,吃了很多苦的。

  你刚刚不是问我说,怎么扭伤脚看上去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吗?

  那是因为我刚出道的时候,摔倒过无数次,没有人是可以随随便便成功的,我能当上超模,背后吃的苦,是别人难以想象的。”

  慕东臣眼里划过一丝赞赏,“这话我赞成,的确没有人是容易的。”

  向晨笑着,脸上有着转瞬即逝的悲凉,“我成为超模,走上国际t台,万众瞩目,收获了无数鲜花和掌声,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一个我深爱的男人,他英俊又能干,对我无比温柔体贴,我以为我的人生终于开挂了,事业爱情双丰收,终于可以迎来我想要的生活,可是后来,就是这个男人,把我推向了深渊......” 慕东臣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道,“抱歉,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经历,我明白你说的能懂我的感受了,我相信你能懂,但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向前看。”

  “当然,我们都要向前看。”

  向晨指了指酒柜,笑着道,“我渴了,你去开瓶红酒吧,都是好酒,反正这是布桐家的酒店,不用花钱的。”

  “好。”

  慕东臣起身,去挑了一支红酒,麻利地打开,倒进了醒酒器里。

  向晨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继续开口道,“其实我知道布桐她们心疼我,从来不跟我提起过去,但是你知道吗?

  有些事情,不提,不代表你真的就能忘记,尤其是,过去的事情影响到你现在的生活的时候......” “我没有这种感觉,”慕东臣如实道,“我恨慕家抛弃了我,但是我该报复的人已经死了,算是不得善终吧,现在西临能认我这个哥哥,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我不会让过去的事情影响我现在的生活。”

  “这可能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吧,”向晨一边给自己灌着红酒,一边笑着道,“要么说你们男人的心就是比我们女人的大呢?”

  慕东臣喝了一口红酒,道,“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心,你愿意放下,就能放下,既然你说会影响现在的生活,是不是说明,你没有放下那个男人,毕竟你当初那么爱他。”

  “爱他?”

  向晨苦涩一笑,“我当初有多爱他,后来就有多恨他,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可是终究,他不是死在我的手上,至于现在,谈爱和恨都太笼统了,我巴不得自己永远不要再想起他,当然,我也的确做到了,平时我很少想起他的......” “那他就影响不了你,不是吗?”

  “你不懂。”

  向晨喝了一口红酒,缓缓闭上了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

  慕东臣放下酒杯,起身去开门,没一会儿,就拿了外卖进来。

  向晨的情绪已经恢复如常,笑着道,“你买这么大一份啊?”

  “吃不完就剩下,没事的。”

  向晨擦了擦手,迫不及待地开始吃了起来,“嗯,果然好吃,没想到你对帝都的美食这么熟悉。”

  “也不算熟悉,上次给唐诗和叶燃点过,他们吃得很香,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的。”

  “你也吃啊,来,我敬你一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