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0章 彻底沦陷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向晨应了声,“你别乱给我们配对,倒是你和今天那女的,真的不考虑一下她吗?

  我看她挺喜欢你的。”

  慕东臣淡淡一笑,“她要是知道我是西临的哥哥,估计会更喜欢我。”

  向晨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啊?”

  “因为他喜欢的是我的资源,借我攀上星月湾,而不是喜欢我这个人。”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向晨一听就恼了,“等我再见到她,一定对她不客气!”

  慕东臣笑着揉了揉她的发心,“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我......”向晨一抬眸,便发现哪里不对劲,因为慕东臣的手,此刻正摸着她的头发,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抱歉......”慕东臣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急忙收回了手,“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向晨拢了拢身上的毛毯,嘴角微不可查地扬起,继续刚刚的话题,“我会当面撕她,就她这种人,还想利用你攀上星月湾,简直是做梦!”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哪会有女人喜欢我这样的人,我天生残疾,她们能接受我,大部分还是看中我的财力而已。”

  “残疾?”

  向晨蹙眉,“......你该不会是说你的眼睛吧?

  这怎么能算是残疾呢,顶多就是有点小缺陷而已。”

  “小缺陷?”

  “对啊,就是小缺陷啊,你目光所及,比别人要少了二分之一,仅此而已,根本算不上残疾,”向晨无比认真地看着他,无比认真的道,“所以你别想那么多,你是个最正常不过的男人。”

  慕东臣的心乱了几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那你会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吗?”

  “我......”向晨下意识地想说她当然会,但是话刚开口,便硬生生地止住了,低垂下眼眸,轻声道,“我并不认为,我还有喜欢一个人的能力和资格。”

  慕东臣不懂,只是看着她的脸,下意识地想要靠近。

  心里想着,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他缓缓蹲下身,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向晨整个人狠狠瑟缩了一下,无比震惊地看着他。

  慕东臣退开了一些,两个人的脸,约摸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他继续追问,语气无比认真,,“向晨,如果我在你眼里不是残疾,那我可以有资格陪在你身边吗?”

  向晨的心扑通扑通狂跳着,眼睛又酸又涩,很快氤氲起了雾气,面前的脸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她想起当初遇见林澈的那一天,似乎也是这样的感觉,震撼,惊艳,感动,感觉自己只要拥有了眼前的男人,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她很清醒,她知道眼前的人不是林澈,他叫慕东臣,是这么多年里,仅有的一个让她怦然心动的人。

  他们都有着满身疮痍,所以更能理解彼此,仿佛也更能靠近,可是她有着太多太多的顾虑。

  “向晨,”慕东臣抬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除了你说的小瑕疵,我肯定也不是你遇到过的最优秀的男人,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但是我舍不得放弃你,我不想连试都不试就放弃你,所以我想请你认真考虑一下。”

  向晨动了动唇,良久,才憋出一句话,“考虑什么?”

  “跟我试一试,”慕东臣无比认真的道,“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向晨彻底愣住,没有说话。

  慕东臣捧着她的脸,继续道,“我知道我很突兀,但是我忍不住,当我看到你和叶燃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很痛苦,叶燃是我的弟弟,原本你们在一起,我应该替他高兴的,但是我的心骗不了自己。

  这一晚上,我看见你在台上当伴娘,看见你帮忆慈挡酒,我有好几次想要上前把你带走,把你带到叶燃找不到的地方,跟你长相厮守,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

  刚刚我知道你跟叶燃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时,我感觉自己又得到了重生,我知道我爱上你了,既然你身边还没有爱人,我觉得我应该为自己争取一次,我真的不够好,但是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 向晨听着他的告白,眼泪终于忍不住,冲破眼眶狠狠砸落下来。

  “你别哭啊......”慕东臣瞬间乱了分寸,慌乱地帮她擦去眼泪,“有话你可以直说,但是别哭好不好?

  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向晨用力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伸手捧着他的脸,吻住了他的唇。

  慕东臣愣住,毫无经验的他,被向晨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彻底惊呆,只能遵从自己的本能,下意识地抱住了她。

  向晨一边吻着他,一边伸手去解他身前的衬衫纽扣,两个人滚在地上,彻底沦陷...... ...... 厉知新跟来参加婚礼的同龄小朋友打架,没能打得过人家,还被人家抓破了脸。

  对方家长吓坏了,连连道歉,恨不得给厉景琛跪下,好在被布桐两句话劝住了。

  小孩子小打小闹是正常的事情,今天这样的场合,更没必要计较了。

  厉知新脸上就是被抓破了点皮,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对小孩子来说还是很疼的,小胖纸好不容易才被布桐哄好。

  “不哭了,回家叫夏晴姨姨帮你擦擦药,明天就好了,知新最帅了,对不对?”

  厉知新瘪着嘴,委屈巴巴的道,“麻麻,新新痛痛......” “妈妈知道你痛,谁叫你跟小朋友打架呢,打架就打架吧,你还打不过人家,妈妈叫你好好锻炼身体了呀,你自己不听。”

  厉知新更委屈了,“新新痛......” “你是小小男子汉,这点伤不算什么的,去叫忆慈姨姨剥颗糖给你吃就不痛了。”

  厉知新一听有糖吃,立刻高兴了起来,从布桐怀里爬了下来,迈着小粗腿找孔忆慈去了。

  孔忆慈的洞房就在酒店,所以几个孩子要留下来闹闹洞房,一直玩到十点钟才回了星月湾。

  好不容易送走了闹洞房的,房间里这才安静了下来,孔忆慈累得不行,踢掉高跟鞋在床边坐了下来。

  “累坏了吧?”

  唐斯年在她身旁蹲了下来,帮她按摩着脚,“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好好泡个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