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1章 你很清醒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真是没想到结婚会这么累,还好一辈子只结这么一次。”

  孔忆慈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但是我今天特别开心。”

  “我也很开心,”唐斯年温柔地看着她,“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嗯,”孔忆慈有点害羞,躲开他的视线,道,“你别给我按了,我去洗澡。”

  “好,你坐着,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嗯。”

  孔忆慈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在浴室里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打理了一下头发,才走了出去。

  唐斯年已经洗好澡了,见孔忆慈出来,牵着她的手去了沙发前。

  “还有宵夜啊?”

  孔忆慈一眼看见茶几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你今天没吃什么东西,一定饿了,赶紧吃,再不吃要坨了。”

  孔忆慈还真的有点饿了,拿起筷子开始吃,“我吃不了这么多的,一起吃吧。”

  “好。”

  两个人吃完了一整碗面,满足地坐在沙发上休息。

  窗外突然有烟花绽放,美不胜收。

  “好漂亮啊。”

  孔忆慈急忙转身欣赏。

  唐斯年的手机突然响起微信提示音,他看了一眼,笑着道,“是诗诗送给我们的礼物,说是奶奶交代的,这个时间入洞房比较吉利,所以要放烟花。”

  孔忆慈扬起嘴角,“我好久没看过这么漂亮的烟花了,现在提倡环保,烟花放多了的确会破坏环境。”

  “诗诗说了,不多,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意思一下。”

  “嗯。”

  烟花的确不多,没一会儿就放完了。

  孔忆慈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莫名有点紧张。

  “忆慈,”唐斯年握住她的手,轻声道,“虽然我们都没有经验,但还是不应该耽误吉时的。”

  “嗯......” 孔忆慈脸蛋通红,缓缓闭上了眼睛,唐斯年很快吻住了她,两个人十指紧扣,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夜晚...... ...... 回到星月湾的时候,厉知新都已经睡着了,布桐没叫医生,拿了消毒棉签给他脸上的伤口消毒上药。

  “不用这么夸张吧?”

  厉景琛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再晚一点上药,伤口都要愈合了。”

  “那也得消下毒,小孩子的指甲里都是细菌。”

  布桐咕哝道,“我们儿子的脸可是很帅的,不能破相。”

  “很晚了,该回房睡觉了。”

  “嗯,”布桐收起药箱,“今天的确累了。”

  两个人走出厉知新的房间,正巧看见小兰从厉温故的房间里出来。

  “姑爷小姐,温故已经睡下了。”

  小兰汇报道。

  “你辛苦了,赶紧去休息吧,”布桐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向晨真的没喝醉?”

  “没有,她挺清醒的,酒量比起tan-k,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小兰偷笑道,“tan-k是真的没用,喝了那么点就倒下了。”

  “那就行,自己家酒店还是安全的,明天我再找向晨,你去休息吧。”

  “是,小姐晚安。”

  “晚安。”

  布桐回到房间,简单冲了个澡,就躺下睡觉了。

  等厉景琛躺下抱住她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唔......老公......” “乖,睡觉吧,”厉景琛亲吻了一下她的眉心,“晚安。”

  “老公,你觉不觉得向晨今天有点怪怪的?”

  布桐软糯地问道。

  “我没注意到她。”

  布桐失笑,“你的求生欲也太强了吧?”

  “跟求生欲无关,我的确没注意到她,”男人低笑一声,“不仅是伴娘,我连新娘都没注意,因为全场依然是我老婆最耀眼。”

  “啧啧啧......”布桐睁开眼睛看着他,“老公,要不你别当什么总裁了,当作家写书去吧,出一本情话大全什么的。”

  “我的情话都是要说给老婆听的,不对外公开。”

  男人一本正经的道。

  “你嘴怎么这么贫啊?”

  布桐捏了捏他的脸,“我跟你说认真的呢,我今天看到过好几次,向晨的眼神好像老是往慕东臣身上瞄。”

  “慕东臣?”

  厉景琛好奇,“他们两个怎么会扯上关系?

  你想多了吧?”

  “才没有呢,是晚愉先发现跟我说的,后来我一看,好像还真是这样的呢,晚愉都快好奇死了,还说就去问问向晨。”

  “好,你开心就好。”

  “嗯,我看见忆慈这么幸福,很开心的。”

  “你如果再不睡,我就要开心一下了。”

  男人幽幽地开口道。

  布桐急忙闭上了眼睛,“老公,我立刻睡!”

  男人低笑出声,“乖。”

  ...... 清晨,阳光透过白色纱帘洒进卧室,照在散落一地的衣物上。

  向晨悠悠转醒,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酸痛感。

  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慕东臣熟睡的脸。

  昨晚的一幕幕,涌进向晨的脑海,她知道自己是疯了,听了慕东臣说的那些话之后,彻底失了分寸,借着醉意,做了自己心里想做的事情。

  只是这一夜,既是开始,也是结局。

  向晨强忍着眼底的湿意,轻轻拿开慕东臣抱着她的手,刚动了一下,慕东臣便醒了过来。

  “你醒了?”

  慕东臣睁开惺忪的睡眼,“昨晚睡得那么晚,不用多睡会儿吗?

  你想吃什么,我叫早餐。”

  “不用了,”向晨索性直接拿开他的手,坐了起来,拿被子裹住自己,语气有些冷淡,“我今天约了布桐她们,要去星月湾玩的。”

  慕东臣也跟着坐了起来,体贴的道,“那也得吃饭,吃了早饭我送你去。”

  “不用,”向晨紧紧拽着被子,小声道,“昨晚......我喝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发生这种事情也是很常见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你什么意思?”

  慕东臣一惊,急忙握着她的双肩,强行将她转了过来,“向晨,什么叫做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难道在你心里,昨晚的事情是一个错误吗?”

  “我喝多了,本来就是错误。”

  向晨坚定的道。

  “不,你很清醒,”慕东臣凝视着她的眼睛,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去,“我知道你没有醉,不然我也不会趁你喝醉了欺负你,你不要逃避,我知道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不然你不可能跟我发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