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3章 好像是吻痕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看叶燃,难不成,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你突然想通了,决定接受他了?”

  向晨:“......” “晚愉你别胡说,我才没有。”

  “没有吗?”

  黎晚愉眨了眨眼睛,“那你在看谁啊?”

  向晨深呼吸一口气,对布桐道,“布桐,你让女佣都离开吧,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哦,”布桐吩咐道,“那你们都去忙吧。”

  “是,太太。”

  两个女佣很快离开。

  “向晨,什么情况?”

  黎晚愉更加好奇了,“难不成你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要跟我们说?”

  “算是吧,”向晨喝了一口茶,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开口道,“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好瞒着你们的,我的确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众人:“......” “噗......”黎晚愉最先反应过来,一口水直接喷出来,“向晨,你昨天偷偷瞄的,该不会是......宋迟吧?”

  昨天宋迟和厉思嘉的确跟他们都坐同一桌。

  “你瞎想什么呢?”

  向晨一脸无语。

  “你自己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啊,我们这桌已婚的男人就是择一和宋迟,择一昨天有事,婚礼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到的,所以你指的肯定是宋迟啊。”

  黎晚愉下意识地望向了厉思嘉,“思嘉,你别生气啊,我说的是实话。”

  “晚愉姐,你肯定误会了,”厉思嘉笃定的道,“向晨是我们的朋友,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

  向晨扶额,“还是思嘉了解我,宋迟已经结婚了,我怎么可能插足他和思嘉的婚姻呢,如果我真的有种这种想法,还配坐在这里吗?”

  黎晚愉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啊,我有什么说什么。”

  “你一直都是在这样心直口快的,没什么好道歉的,而且我刚刚说的话,的确就是会让人联想到已婚的宋迟身上的,”向晨笑了笑,继续道,“而且我不妨实话跟你们承认,有一阵子,我的确是很喜欢宋迟的,喜欢到我以为那是爱。”

  她看着厉思嘉,“所以我特别羡慕思嘉,特别特别羡慕,可是最近我回忆起了很多事情,才发现我对宋迟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在我最无助又对林澈充满恨意的时候出现,他的善良让那个时候的我平静了下来,他身上的踏实和温暖,让身在深渊的我想要牢牢抓住,好得到救赎。

  但是我现在回忆起来,如果那个时候给我温暖的人不是宋迟,而是别的男人,我也一定会动心的,所以我迷恋的,仅仅是那种温暖,而不是宋迟这个人。”

  “向晨,”厉思嘉开口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是喜欢宋迟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因为我知道你是个有底线的人,我也完全信任宋迟,知道你们绝不可能发生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谢谢你思嘉,你和宋迟一样,都是温暖善良的人。”

  向晨紧紧握住她的手,“你放心,就算是我以为自己喜欢宋迟的时候,我都不可能越雷池半步,更别说现在我看清楚自己的心了。”

  黎晚愉着急的道,“哎呀向晨,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不然你怎么可能坐在这里呢?

  现在先别急着解释这种本来就不需要解释的事情了,快说,你爱上谁了?

  不是叶燃,难道是慕东臣?”

  向晨听到这个名字,心狠狠地抽了一下,感觉有一抹疼,须臾蔓延开来。

  几个人一看她这个表情,就知道黎晚愉猜对了,纷纷面面相觑。

  “不是吧,还真是慕东臣啊?”

  黎晚愉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接上头的,我怎么不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上个月,小黎川的百日宴上,你跟慕东臣才认识的吧?”

  布桐回忆道。

  “是的,”向晨点了点头,“就是那天,别人都在趁机交际,只有他在陪孩子玩,我觉得他与众不同,后来在咖啡馆我扭伤了脚,是他送我回酒店的,我们一起吃了顿宵夜,聊了很多事情,我发现我跟他很有默契,很多话我不用明说,他就能懂,他虽然话不多,但是他想表达的,我也都能猜到,这种感觉是很容易让人沦陷的。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可是我几乎每天都会想起他,昨天能见到他,我真的很开心,我甚至很庆幸我是伴娘,可以站在舞台上,让他一抬头就能看见我。

  可是我却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自称是他女朋友,我心里特别特别难过,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爱上他了。”

  “我也听说东臣是带了个女伴来,后来我还想见见的,可是我和桐桐到的时候,那个女人早就不见了。”

  唐诗道,“我还特意问了一下,他说是个无足挂齿的女人,以后都不会再见了,我也没有多问,没听说是他女朋友啊。”

  “后来他跟我解释清楚了,那个女人只是想借他攀上星月湾而已。”

  “后来?”

  布桐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昨晚婚礼结束之后,你喝多了,慕东臣和小兰送你回了房间,听小兰说,你不要人照顾,他们两个一起离开了,今天一早你就来了星月湾,所以你说的后来,是什么时间?”

  向晨的脸不自觉地红了红。

  黎晚愉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向晨,你和慕东臣昨晚不会又见面了吧?

  等一下......”她伸手指了指,“你脖子上是什么东西啊?

  好像是吻痕......” 众人:“......” 向晨的脸更红了,头低得恨不得想要钻进地里去。

  “卧槽!”

  黎晚愉猛然醒悟过来,“向晨,你昨晚该不会是跟慕东臣......那啥了吧?”

  在座的都已婚,那啥代表什么,不而喻。

  “咳咳......”唐诗干咳两声,道,“晚愉,你别这么夸张,都是成年人了,那种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没说奇怪啊,”黎晚愉急忙道,“向晨,对不起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你跟慕东臣......我没想到你会喜欢上他,有点意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