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6章 说说那些年的战绩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慕东臣和向晨的事情被黎晚愉在微信群里说了之后,身在动物园的几个男人都蒙了。

  “卧槽,不是吧?

  我哥是什么时候和向晨搞在一起的?

  这也太玄幻了吧?”

  慕西临彻底惊呆了。

  沈彦嘴角抽搐,“慕总,你能不能别用‘搞’这样的字眼,不文雅。”

  “本来就是嘛,要那么文雅干嘛,显得我有文化啊?”

  慕西临百思不得其解,“我哥可以啊,平时不吭声不吭气的,居然跟向晨在一起了,而且你没看晚愉说的吗,求婚成功,人家背着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都进行到求婚这一步了,什么概念!”

  厉景琛笑了笑,“昨晚我老婆睡前还在说向晨跟慕东臣怪怪的,今天就求婚了,有点意思。”

  “不行,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哥居然瞒着我,太不够意思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质问一下他!”

  正说着话,小夏夏便哭着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沈彦的怀里。

  “怎么了这是?”

  沈彦心疼坏了,“谁欺负你了?”

  “小月牙非要带她去看大蟒蛇,小夏夏被吓坏了。”

  送小夏夏回来的亮亮解释道。

  沈彦扶额,“小月牙姐姐胆子大,你害怕的话别看就是了,咱们去看别的小动物。”

  慕西临乐得不行,“咱们家小月牙就是厉害啊,从小到大喜欢的动物都不变,景琛,你千万别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宠物蛇那种东西,她一定会养的。”

  厉景琛笑了笑,“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桐桐怕蛇,她为了照顾妈咪,才放弃了想养的念头。”

  慕西临道,“那玩意儿可不能养,万一一个不小心,你们家知新被他一口吞下去怎么办?”

  “我看还是先把你吞了吧,”厉景琛扫了他一眼,望向亮亮,“时间不早了,去叫弟弟妹妹们回来,咱们该回家了。”

  “好的景琛叔叔。”

  亮亮很快去把人都叫了回来,返回了星月湾。

  ...... 到家之后,慕西临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慕东臣和向晨都不在,急忙问道,“今天的主角呢?

  溜了?”

  “他们两个情绪都比较激动,就先回酒店休息了,晚上会来桐桐家吃饭的。”

  唐诗回答道。

  “我哥可以啊,平时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没想到这撩妹技术不比我差,不愧是我哥,对吧诗诗?”

  “慕总,你撩妹技术很好吗?”

  唐诗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那不妨说说那些年的战绩呗。”

  慕西临:“......” “诗诗,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我哪有什么战绩啊。”

  唐诗翻了个白眼,“我看不见得吧,帝都谁不知道,你当年可是出了名的公子哥。”

  “诗诗,你可不能冤枉我,我当年再怎么玩,不也完璧归赵地把自己给你了吗?”

  唐诗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不着调。”

  “刚刚说我哥呢,怎么又说到我身上去了?”

  慕西临把话题拉了回来,“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我哥和向晨是怎么发展得这么快的?

  追向晨的人不是叶燃那小子吗?”

  “我觉得这属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黎晚愉认真地分析道,“叶燃输就输在孩子气,而向晨又是一个特别特别需要安全感的人,慕东臣比起叶燃,不要太有安全感,向晨自然喜欢他了。”

  “我倒觉得不是因为对比出来的,慕东臣和向晨都经历过苦难,可能是因为那些苦难让他们更加了解和珍惜对方吧,总之我为向晨感到高兴。”

  布桐现在回忆起来,心里还是满满的感动。

  唐诗点点头,“桐桐说得没错,很多人不是因为对方身上的好才注意到对方的,恰恰是因为对方身上的那些伤痕,向晨特别抗拒因为她的颜值而喜欢上她的人,因为她觉得自己伤痕累累,觉得只有能包容她一身疮痍的人,才是真正爱她的人,恰巧,慕东臣就是那个人。”

  “总之我哥能找到真爱,我为他高兴,终于不用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相亲了。”

  慕西临长松了一口气。

  唐诗转头看着他,“向晨不能生孩子,你不会有意见吧?”

  “笑话,我怎么可能会有意见呢,没孩子怎么了?

  我们慕家没有皇位要继承,不需要向晨生,只要她和我哥两个人过得开心就行。”

  “我知道你不会有意见的,就是这么随口一问,”唐诗笑这挽住了他的手臂,“真是没想到,继忆慈成为我嫂子之后,向晨也能成为我嫂子,事实证明,亲戚多就是热闹,对了桐桐,你可是默认他俩可以住到星月湾来的啊。”

  “我没意见啊,”布桐转头望向身旁的厉景琛,“老公,慕东臣和向晨没有孩子,两个人还挺孤独的,以后要是他们想来星月湾定居,可以吗?”

  男人宠溺地看着她,“这种小事你做主就好。”

  布桐开心不已,“我就知道我老公会答应的。”

  “先生,太太,”吴妈走进客厅道,“午餐准备好了,该吃饭了。”

  黎晚愉一脸生无可恋,“我对吃饭已经没有期待了,我吃得也太清淡了啊啊啊啊啊我想死......” “胡说八道什么呢,”布桐拽着她往餐厅走去,“你现在在喂奶还要减肥,饮食当然清淡啦,再忍一忍吧。”

  “吃完饭我也要回去准备晚餐了,今晚忆慈他们全家都要来我家吃晚饭,我听说她爸妈明天就要出国了。”

  唐诗道。

  “这么匆忙?”

  布桐蹙眉,“唯一的女儿结婚,还真的就回来参加个婚礼就走人啊?

  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多陪陪孔爷爷呢?”

  唐诗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算是看出来了,他们家除了孔爷爷和忆慈感情好,其他的亲情都很凉薄。”

  “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相处模式,你招待好他们就行了,其他的还是不要多说,免得惹孔爷爷伤心。”

  黎晚愉道。

  “我们家晚愉现在很懂事啊,不愧是当妈妈的人了。”

  布老爷子抱着厉知新,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布桐急忙上前把厉知新接了过来,“爷爷,知新这么沉,你怎么还动手抱呢?

  累着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