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7章 他凭什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瞧你爷爷啊?”

  布老爷子哼哼道,“连小曾孙都抱不动,爷爷还有什么用。”

  “爷爷陪他们玩就好了,”布桐把厉知新放在儿童餐椅上,又抱起地上的厉温故,放在了他自己的餐椅上,“您就算想抱,也抱温故呀,他比知新轻多了。”

  厉知新一听就不高兴了,拍着桌子道,“不行!抱新新!”

  “好好好,太爷爷抱你,你别吃醋。”

  布老爷子立刻哄道。

  厉知新这才高兴,但布桐就有点不高兴了,“爷爷,您不能这样惯着孩子,哪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哎哟宝贝,知新肯给我抱就不错了,你也不看看你们家温故,我倒是想抱啊,可是他不让抱。”

  布老爷子可怜兮兮的道。

  布桐无奈,“温故就是不喜欢别人抱的,不是针对您。”

  “我知道,要是小心肝只不给我一个人抱,我可就要哭了,是不是啊温故?”

  厉温故面无表情地吃着饭,闻,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你看,高冷小王子,不理太爷爷的。”

  布老爷子更可怜了。

  “他就是这样子的,爷爷,咱们吃饭。”

  “好,吃饭。”

  ...... 午饭过后,几个人各回各家,布桐也带着几个孩子去午睡,等他们都睡下后,才回到了主卧。

  厉景琛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被布桐吐槽了一下,“老公,你的洁癖够严重的,就是去了一下动物园啊,大中午的还洗澡,那你今天最起码要洗三次澡了。”

  男人笑了笑,“难得休息,想陪老婆午睡。”

  布桐一听,便感觉双脚发软,“你别乱来啊,一会儿睡醒你还要陪儿子去打球的。”

  厉景琛笑得更浓了,“你觉得就算我乱来了,能影响我打球?”

  布桐:“......” “你体力这么好,当然不会受到影响,可是我会呀,晚上聚餐呢,我下午得在家安排。”

  男人自顾自躺了下来,“可是我也只是说想陪你午睡,没说要另外干嘛。”

  布桐:“......” “厉景琛,你就是故意的!”

  “是故意的,逗你感觉很开心。”

  布桐扑上前,狠狠地吻住了他,以示惩罚。

  两个人吻得气喘吁吁,才依依不舍地松开。

  “老公,你都不问我向晨和慕东臣的事情,你都不好奇的吗?”

  布桐狐疑。

  “有什么好问的,我不问你也会说的。”

  布桐笑得花枝乱颤,“你也太了解我了吧?

  他俩进展神速,说明真的很吸引对方。”

  “这么短的时间,应该算闪婚吧。”

  厉景琛道。

  “没有,他们不会这么快领证的,向晨虽然答应了慕东臣的求婚,但两个人也只是确定恋爱关系而已,向晨还是很理智的,她说他们还应该再继续相处一阵子,不急着领证,慕东臣也同意了。”

  “嗯,这还差不多,闪婚的确有风险。”

  布桐撇了撇嘴,“是啊,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厉总一样运筹帷幄,挖好了坑等着我跳进去的,当初对我来说,我跟你就是在闪婚啊。”

  “可是结果证明,我们的结合很成功。”

  布桐抱着他,“所以谢谢厉总的运筹帷幄,主动挖坑。”

  “睡吧,”厉景琛在她眉心亲了一下,“睡醒我带儿子去打球,你在家准备晚餐招待客人。”

  “好。”

  ...... 布桐一觉醒来,就收到了唐诗在她睡着时发来的微信,说是干脆一起出去吃,人多更热闹,也省得在家里做饭了。

  布桐自然不会拒绝,任凭唐诗安排,只是顺便叫厉景琛带上换洗衣服,打完球后在球馆洗个澡再去餐厅吃饭。

  晚餐注定很热闹,唐诗订了一个大包间,里面有两张桌子。

  布桐她们到的时候,孔家的人还没到,倒是慕东臣和向晨先到了,两个人十指紧扣,格外甜蜜。

  只是有人得意自然也有人失意,并不知情的叶燃来了之后,先是看到向晨和慕东臣坐在一起,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等看到他们牵着手,瞬间炸了。

  “慕东臣你干嘛呢?

  松开向晨!”

  慕东臣没理他,向晨主动开口道,“叶燃,你别这么夸张,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跟东臣在一起了。”

  叶燃:“......?

  ”

  他是不是没睡醒,还是说走错门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叶燃艰难地回过神来,“你们两个?

  怎么可能!他凭什么!”

  “叶燃,你不要孩子气,”唐诗走过来,严肃道,“成年人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受现实,你还想在这里跟东臣吵架吗?”

  叶燃被这话噎住,但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对慕东臣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你想干嘛?”

  唐诗压低嗓音警告道,“今天这么多人在场,别惹事。”

  “诗姐,我也没说我要惹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叶燃委屈极了。

  “因为你的性格我十万个不放心。”

  唐诗如实道。

  “没事的,我去跟他说清楚,”慕东臣松开了向晨的手,“你在这里等我。”

  “我跟你一起去吧。”

  向晨不放心。

  “真的没事,总要说清楚的。”

  慕东臣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叶燃一起离开。

  ...... 两个人来到长廊的尽头,叶燃早就气得脸色发白,质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说的是什么?”

  慕东臣问道。

  “明知故问,我问你跟向晨什么时候好上的!”

  “今天。”

  “怎么这么快?

  说好上就好上了?”

  “上次她在咖啡厅扭伤脚,我送她回酒店,一起吃了个宵夜。”

  “......就这样?”

  “就这样。”

  “她喜欢你什么啊?”

  叶燃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就吃了一顿宵夜,就看上你了?”

  “叶燃,感情这种事情,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我知道你喜欢向晨,但是她并喜欢你,而且她跟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因为我和她在一起了就心生怨恨,我只能说,你真的很不成熟。”

  “放屁!”

  叶燃气得直哆嗦,“我有说我心生怨恨了吗?

  你这是急着给我扣上心生怨恨的帽子,好告诉他们我有多不懂事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