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09章 继续自欺欺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孔老爷子淡淡一笑,“如果你们觉得,给钱就能让你们心里舒服,那就继续给吧,反正这些年你们给的钱,我都没有动,都给忆慈存着,将来留给她,就当你们做父母的,这些年亏欠女儿的补偿。”

  布老爷子急忙安慰道,“老孔,当着孩子的面,不说这些了,来,吃菜。”

  “说清楚了好,说清楚了,他们在国外生活得更加没有顾虑了,”孔老爷子笑了笑,“以前我最牵挂的是忆慈的婚事,现在她结婚了,我的一颗心也就放下了,就算哪天我撒手人寰了,也有斯年照顾她,我不指望你们俩,也指望不上你们俩......” “爷爷,大好的日子,说什么丧气话呢,”孔忆慈急忙道,“爸妈工作忙,就算留下也牵挂着国外的事情,早点回去也好,而且我和斯年很快就要去度蜜月了,没时间陪他们,您跟我们一起去,我机票都买好了。”

  “你们小两口度蜜月,我一个老头子跟去,既拖后腿又当电灯泡,我才不去呢,”孔老爷子笑着道,“把我的机票退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在家等着你们。”

  “不行,您一个人在家我们不放心的。”

  孔忆慈道。

  “家里有保姆,怎么就成一个人了?”

  孔老爷子想了想,道,“你们要实在不放心,我去你布爷爷家住,行了吧?”

  “忆慈,你爷爷说得没错,我们年纪大了,跟着出去玩的确容易拖后腿,你们自己去玩吧,你爷爷搬来星月湾,我会照顾好他的。”

  布老爷子也帮腔。

  孔忆慈无奈,“那好吧,布爷爷,布桐,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啊,回来给我们带礼物就行。”

  布桐笑着道。

  “放心,肯定会带的。”

  “......” 晚餐很愉快地结束,孔老爷子高兴,喝了不少酒,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有点醉了。

  布老爷子看着孔忆慈和唐斯年扶着他离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爷爷,这是怎么了?”

  布桐好奇地问道,“这么开心的日子,怎么唉声叹气的?”

  “我这是心疼你孔爷爷啊,”布老爷子道,“我跟他认识了几十年,最了解他了,他心情越是不好,才越是灌自己酒,今天他看着高兴,可是心里苦着呢......” “为什么啊?”

  布桐疑惑,“今天这么高兴,孔爷爷心里怎么会苦呢?”

  “你不懂,”布老爷子摇摇头,“走,咱们也回家吧。”

  “嗯。”

  布桐去跟向晨告了别,这才回了家。

  ...... 孔忆慈和唐斯年把孔老爷子送回了家,喂他喝了醒酒汤。

  孔老爷子靠坐在床头,开口道,“爷爷没醉,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可能还喝醉,你们回家吧,回你们的新房去。”

  孔忆慈不放心,“我们留下来陪着爷爷。”

  “不用,你都已经嫁出去了,还留在娘家住,像什么样子,更何况以后有的是机会回来住,现在刚结婚,回去多享受二人世界。”

  孔忆慈无奈,只能答应,“那好吧,爷爷有什么事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会的,去吧。”

  唐斯年牵着孔忆慈的手离开,刚走出没两步,身后便传来孔老爷子的声音,“忆慈......” 孔忆慈回过头来,“爷爷,怎么了?”

  孔老爷子笑着,眼里却含着泪光,“一直以来,爷爷催你结婚,其实只是想有个靠得住的人能照顾你,这样在爷爷百年之后,你不至于会无依无靠,斯年是个好男人,把你交给他,爷爷很放心,就算要爷爷现在死,也能瞑目了。

  所以你放心,爷爷不会催你要孩子的,要孩子这是你们小两口自己的事情,爷爷不干涉,只要你每天开开心心的,爷爷就没有遗憾了......” “爷爷,”孔忆慈再也忍不住,松开了唐斯年的手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痛哭出声,“好好的您说这些干嘛呀?

  我肯定会要孩子的,到时候您跟布爷爷一样,在家帮忙带孩子,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

  “那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什么死不死的,您不能死,您要一直陪着我,就算我结婚了,也离不开爷爷的。”

  “好,是爷爷错了,爷爷收回刚刚的话。”

  孔老爷子拍拍她的背,“早点回去吧,明天回来吃饭。”

  “好,那我们走了啊,您早点睡觉,别胡思乱想。”

  “去吧。”

  孔老爷子等他们离开,去浴室洗了把脸,下了楼。

  “老爷子,您怎么又起来了?”

  女佣上前问道。

  “我没事,你去把忆慈的爸妈叫来,然后出去一趟,一小时后再回来。”

  女佣立刻明白,这是要支开她,急忙答应,“行,刚好我去趟超市。”

  ...... 几分钟后,三个人坐在客厅,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爸,”孔父率先打破了平静,开口道,“您是有什么话要跟我们说吗?”

  孔老爷子拿起沙发边的矮桌上摆着的全家福照片,看着上面的四个人,淡淡一笑。

  孔父给他倒了一杯水,道,“爸,这张全家福该换新的了,昨天的婚礼上拍了不少照片,回头换一张吧。”

  “换上新的,继续自欺欺人,是吗?”

  孔老爷子抬眸看着他,“你们两个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孔父下意识地和孔母对视了一眼,很快敛住眼底的慌乱,笑着道,“爸,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您今天喝了不少酒,是不是累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吧。”

  孔老爷子把手中的相框放回到矮桌上,缓声道,“其实你们离婚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们以为你们演得天衣无缝,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你们是在忆慈上高二的那一年离的婚,那年你们两个回来过春节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们还记得,我特意带你们去老布家拜年了吗?

  我就是怕我的直觉不够准,想让老布帮忙看看,结果他也察觉到你们的貌合神离。

  我让老布通过关系去调查了一下,真的发现你们已经偷偷离婚了,第二年,你们说为了在国外的生意,要移民,我就知道,从此这个家,就已经四分五裂,再也不可能真正团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