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12章 小道消息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是要招一批人了,那我安排下去了。”

  “嗯,你看着办吧,你做事我放心的。”

  布桐招招手,“你坐下吃点东西,这个蛋糕味道不错。”

  “是,谢谢太太,”吴妈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开口道,“我听沈彦说,今年unusual集团的业绩比起去年又有了质的飞越。”

  “好像是,景琛有女万事足,做什么都顺利,但是我也没过问,反正每个月打到我卡里的钱我也没注意看,”布桐想了想,道,“现在人手少,一时半会儿也招不到人,你跟大家说,今年大家都辛苦了,年底的年终奖肯定比去年多的。”

  “太太平时就已经够大方的了,今年还奖励了国外的旅游呢,大家都很高兴,年终奖肯定不用加了,其实大家累一点,活也就干了,只是怕伺候不好你们罢了。”

  “平时是平时,在家里干活的确辛苦,我心里有数的,犒劳大家也是应该的。”

  布桐道。

  “那我替大家谢谢太太。”

  吴妈笑着颔首。

  “跟我还这么客气干嘛?”

  布桐突然想起了什么,“之前让你找接替你管家位置的人,找到了吗?”

  “没有呢,我思来想去,还是小兰最适合,现在小公主长大了,不需要她去学校陪着了,她在家照顾温故知新,也有时间学习管家的事情。”

  布桐摇了摇头,“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小兰不适合,我希望她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辈子为我牺牲,我期待的是她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她其实没什么宏图大志的,就想找个喜欢的人嫁了,相夫教子,仅此而已。”

  “说起这个,其实追小兰的人挺多的,我听说,连tan-k都在追她呢。”

  吴妈小声道。

  “tan-k?”

  布桐着实吃了一惊,“tan-k那个理工宅男,终于开窍,开始追女孩子了?”

  “是啊,我觉得tan-k踏实沉稳,小兰顾家能干,两个人挺般配的呀。”

  “小兰的事情我一般不会干涉,她向来很听我的话,我怕我的建议会干扰她内心的选择。”

  “也是,小兰的确最听您的话了,不过我听说,她好像拒绝tan-k了,您没看最近几次tan-k来家里吃饭都萎靡不振的样子吗?”

  布桐失笑,“我还以为是被景琛训了呢,我听说前阵子有一天,tan-k心不在焉犯了点错,被景琛说了两句。”

  “应该就是因为小兰的原因吧,tan-k这小伙子,其实挺专情的,一直以来也没听说他对谁动过心,好不容易喜欢小兰,结果又被拒绝了,估计伤得不轻。”

  布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找个机会我问问吧。”

  “嗯。”

  “麻麻,次介个。”

  厉知新乖巧地喂了一块曲奇饼干到布桐嘴边。

  “谢谢宝贝,”布桐咬了一小口,“嗯,很香,但是知新该不会以为,喂妈妈吃了点东西就不用上课了吧?

  课还是要上的。”

  厉知新瘪了瘪嘴,委屈极了。

  布桐和吴妈都被逗笑。

  “小知新也太可爱了,每天换着花样哄妈妈,就为了逃避上课。”

  布桐无奈的道,“哎呀,也不知道这好吃懒做的性格是随了谁,咱们家就没有好吃懒做的人啊。”

  “对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在教室里正儿八经地上课当然比不上出去玩了,这也是正常的,太太不用担心。”

  吴妈安慰道。

  布桐笑着摸了摸厉知新的头发,“我不担心,担心的应该是他自己,不好好努力,可是会被哥哥撇下的,到时候哥哥特别能干,而知新特别能吃能玩,就完蛋了。”

  厉知新不想听这些,继续大口大口吃着饼干。

  “知新这两天吃得太精细了,吴妈,你跟厨房说,晚餐给他加点粗粮。”

  “好的,我现在就去吩咐。”

  吴妈很快起身离开。

  布桐把最后一口蛋糕吃完,喝了口花草茶,拍了拍手,道,“两位小少爷,咱们继续去上课吧,上完这节课,爸爸就带着哥哥姐姐们回来陪你们玩了。”

  厉温故很快爬下了沙发,双手放在身后,像个老干部一样,往教室走去。

  厉知新无奈,也只能耷拉着脑袋跟上。

  ...... 晚上,布桐哄好厉知新睡下,便去了厉温故的房间。

  “小姐,”小兰正在给睡着的厉温故盖被子,压低嗓音道,“小温故刚睡着,可乖了,我想给他讲故事来着,可是人家不给我机会,自己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他独立惯了,这样也好,你带起来省心,”布桐上前,趁着高冷宝贝儿子睡着,偷亲了他一口,转身对小兰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哦。”

  小兰跟着布桐来到书房,布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也坐。”

  “好的小姐,”小兰笑嘻嘻地坐下来,道,“通常小姐这么隆重地单独跟我聊天呢,一定是有什么严肃的事情要说,怎么啦?”

  “没怎么,我们每天在家相处,该说的话平时就说了,你不想跟我说的话,我自然不会知道的。”

  小兰心虚了一下,明知故问,“小姐说的是啥呀?”

  布桐歪了歪脑袋,“你猜。”

  “哎呀小姐就别拿我打趣了,你一定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什么小道消息了。”

  “咱们家最忌讳的就是背后嚼舌根,所以也没人敢说什么小道消息,但是不代表我永远不会知道呀,”布桐笑着,直截了当地问道,“tan-k追你啦?”

  小兰脸蛋红了红,点点头,“嗯......” “那你能告诉我,不喜欢tan-k哪里吗?”

  “小姐从来不帮人当说客的,今天一定不是来帮tan-k说话的吧?”

  “当然了,”布桐道,“你的私事我什么时候干涉过,顶多就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提醒一下你而已嘛,我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知道你不喜欢tan-k哪里,从而可以知道你不喜欢哪一种男人。”

  “tan-k很好,挑不出任何毛病,但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小兰如实道。

  “他的性格是很好,可是相对来说木讷了点,是这样吧?”

  布桐问道,“你还是喜欢像钱进一样开朗有趣的类型。”

  “小姐你别误会,我对钱进早就放下了!”

  小兰急忙解释道,“他都已经结婚生女了,我怎么可能还对他有那种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