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15章 长大啦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么神奇的吗?”

  向晨失笑,“我倒是没发现他有什么变化。”

  唐诗拉着她的手,“以后我们两个就是妯娌了,按理我和西临还应该叫你一声嫂子呢,但是咱们之间叫名字都叫习惯了,就都不改口了,总之我们是一家人,你跟我们千万别见外,小叶子也是你们的孩子。”

  “嗯,”向晨又忍不住想哭,“我知道你们都对我们很好,我们会好好过日子的。”

  “不难过,”唐诗摸着她的脸,“我那里腾出了一块地给你们,什么时候觉得两个人生活得无聊了,就去星月湾盖房子,大家一起生活,会更热闹。”

  “好,只是现在我和东臣都有工作,住在市区会比较方便一些。”

  “你们新婚燕尔,尽管享受二人世界吧,但是我那里永远给你们留着位置。”

  “谢谢你诗爷。”

  “不用客气。”

  ...... 布桐总觉得,日子就是应该像这样过的,平凡而温暖。

  她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有时候会被调皮捣蛋的厉知新气得火冒三丈,然后打电话给厉景琛告状,厉景琛总能安抚好她的情绪,下班回来再批评厉知新。

  他们每年都会趁着寒暑假,全家人一起出去旅游,拍很多很多的照片,墙上的全家福每年都会更换一次,唯一不变的,是每个人脸上的笑容。

  除了全家出游,厉景琛每年都会放下工作,单独带布桐出去玩,享受二人世界。

  他们手牵着手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看着几个孩子一天天成长,享受着最安稳最幸福的人生。

  严争和亮亮在学习上一直以来都很努力,没怎么让布桐操过心,尤其是严争,初中和高中都有跳级,提前完成了学业,二十岁大学毕业就被布老爷子送去了部队。

  布桐舍不得,但从军一直以来就是严争的志愿。

  他的父亲是烈士,他骨子里的热血,不是说浇灭就能浇灭的,布桐再不舍得,也得尊重他的意愿。

  亮亮中规中矩地上学,虽说不算格外出众,但是一直很懂事乖巧,布桐最放心的就是他了。

  只是严争前脚刚去了部队,布桐还没从离别的不舍中缓过来,后脚亮亮就给她找事情了。

  傍晚,亮亮背着背包赶回了星月湾。

  他已经真正长大了,身高比布桐还高,有一米八,五官端正耐看,长得很帅,是一种偏于文质彬彬的帅气。

  亮亮一进屋,便看见布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布桐阿姨,怎么了?”

  亮亮放下背包,上前问道,“这么急把我叫回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还是知新又惹你生气了?”

  “不是知新,是你,”布桐转头看着他,严肃道,“今天中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警局那边打来的,说你申请去实习,对吗?”

  亮亮愣了一下,很快承认道,“是,我今年大三了,下个学期就可以去实习了。”

  “帝尊的教育是很全面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讨论过你的未来,因为你的未来根本不需要担心,我没想让你这么快踏入社会,我想让你继续深造,喜欢什么学什么,你可以硕博连读,然后慢慢去想想自己想要做什么。”

  “我想做刑警,惩恶扬善。”

  亮亮不假思索的道,“布桐阿姨,帝尊的教育真的很好,从帝尊走出去的个个都是各领域的精英,可唯独没有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两年我一有空就偷偷去警校听课学习,连导师都说我虽然不是全日制在上学,但是学得特别快,是当刑警的料。”

  “原来你一直背着我,偷偷去做这件事情......”布桐闭了闭眼,“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放弃这个念头吗?”

  “嗯,我从小就说过,我要当刑警,可是我也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对,我绝不答应,”布桐敛了敛思绪,冷然道,“你要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唯独当刑警不行。”

  “为什么?”

  亮亮不懂,“争争可以去当兵,我为什么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因为刑警危险,我不希望你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可以安稳平安地度过这一生。”

  “布桐阿姨,你相信我,凭我的能力,是可以保护自己的,我不会出事的,我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

  布桐强忍着眼泪,道,“亮亮,你当是为了我也好,为了你爸妈也好,放弃这个念头,行吗?

  这么多年,布桐阿姨从来没有要求过你做什么事情,只有这件事情,你必须答应我,放弃当刑警。”

  亮亮垂下了眼眸,“布桐阿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答应。”

  “郭琪亮!”

  布桐抬高嗓音,又急又气,“你从小到大都是最听话的,为什么这次就不能听话!”

  布桐35岁了,长期的养尊处优,加上被厉景琛宠得不像话,脸上除了时间沉淀下来的优雅,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像十几年前那个被命运无条件偏爱着的小女孩,生气起来的时候,脸蛋憋得通红。

  她很少生气,细算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对郭琪亮生这么大的气。

  “布桐阿姨,我知道你是怕我出事,可是如果人人都这么想,那还有谁会去从事这一行,这个社会上的败类又由谁来制衡呢?”

  郭琪亮抬眸直视着她的眼睛,认真地开口道,“从那一年,我亲眼看着我爸爸妈妈死在我的面前,我就在心里发过誓,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亲手将那些坏人绳之以法,让好人可以平安地活着,这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坚定的信念,你不要因为害怕我出事,就让我放弃我的信念,好不好?”

  布桐愣住,眼泪簌簌地砸落下来,痛哭出声,“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爸爸妈妈,让你失去了他们,我就知道,无论我给你多少爱,都弥补不了你失去父母的伤痛......” “不是这样的,”郭琪亮握住她的肩膀,“布桐阿姨,你听我说,你给我的真的很多很多了,我也早就走出了失去父母的伤痛,不然我不可能这么快乐地长大的,我真的很感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