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17章 听你喊我一声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如果说我这辈子还有什么心愿的话,那就是听到诗诗喊你一声爸了,也算是替颖涵了了心愿吧,”唐老爷子眼底有着泪光,“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强迫诗诗,所以我想听你喊我一声,我相信,颖涵一定会很高兴的。”

  叶文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喊出一声,“爸!”

  “好啊……”唐老爷子流出了眼泪,“圆满了……临走之前,有妻子,有儿子,有女婿,这么多的家人朋友送我,我这辈子,真的圆满了……”

  “叶子,糖糖,你们两个过来,”唐诗把两个孩子叫了过来,“跪下,给太姥爷和太爷爷磕头。”

  两个小姑娘乖巧地跪了下来,给唐老爷子磕了一个头。

  “乖孩子……乖……”唐老爷子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老伴……”

  “外公!”

  “爷爷……”

  病房里充满了悲伤的哭声。

  布桐急忙转身,紧紧抱住了厉景琛,咬着唇流泪。

  厉景琛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无声安抚着。

  ……

  唐老爷子的葬礼办完之后,落叶归根,唐诗和唐斯年把他的骨灰送回了云城安葬。

  葬礼虽然结束了,但是悲伤的气氛久久未能消散,布桐一想起那晚的告别,心还是痛如刀割。

  “妈咪,”厉星辰敲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托盘,“这是厨房刚炖好的燕窝,吴妈叫我端上来给妈咪喝。”

  “谢谢小月牙,”布桐弯了弯唇角,“先放下吧,等凉了妈咪再喝。”

  “嗯,”厉星辰放下托盘,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妈咪还在想干妈的外公吗?”

  “是啊,干妈很难过,你有空多去陪陪干妈。”

  “我会的,妈咪,但是我更想多抽点时间陪太爷爷,因为我怕太爷爷也会离开我。”

  这话无疑戳到了布桐心里最害怕的地方,她紧紧抱住厉星辰,“太爷爷一定还能陪我们很久很久,他舍不得离开我们的。”

  “嗯,太爷爷说了,他要等我和温故知新长成大人的,太爷爷是老首长,老首长说话一定会算话的,对吗?”

  “对,老首长说的话必须算话。”

  厉景琛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母女两个人抱在一起,心里漫起暖流。

  “月牙儿,你不是说有作业不会?抓紧时间叫亮哥教你。”

  “哦,”厉星辰亲了一下布桐的脸,“妈咪,我去做作业了。”

  “乖,去吧。”

  厉星辰一走,厉景琛便走上前,将妻子抱进了怀里,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道,“这几天你都在陪着唐诗,晚上回来累得倒头就睡了,我一直想告诉你,别想太多,爷爷的身体很好,不会这么快离开我们的。”

  “我都这个年纪了,如果还非要捂着耳朵说我不要爷爷离开我,未免太幼稚了,”布桐窝在他怀里,哽咽道,“我只是想要更好地照顾爷爷,希望他老人家能再多陪陪我们。”

  “会的,老婆,不难过了。”

  布桐点点头,敛了敛思绪,道,“这几天忙,连亮亮的事情都耽搁了,他坚持要去当刑警,你是怎么想的。”

  “这件事情早在很多年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别把亮亮看得太特殊,咱们一视同仁,所以你还是要答应并且鼓励孩子的,毕竟如果是知新要去当刑警,你恨不得放鞭炮庆祝吧?”

  “所以说你还是坚持自己的态度,觉得应该让他去呗?”布桐失望极了,“争争刚去部队,这次不能请假回来参加葬礼,要是能回来的话,一定会帮我劝亮亮的,他们是好兄弟,亮亮说不定会听争争的。”

  “你想多了,”厉景琛低笑出声,“争争去部队,你不也不答应的吗?他照样没听你的话,所以他是不会让亮亮听你的话的。”

  “争争不一样,他去部队,我是和吴亚娟商量过的,可是亮亮,我没办法和陈英商量。”

  “亮亮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两个自己商量就行了。”

  “你又不向着我!”布桐控诉道,“孩子做点什么事情不好,干嘛非要当刑警啊?”

  “那是亮亮的梦想,你这个当妈的,不鼓励他的梦想还要折断他的翅膀,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老婆。”

  “什么都是你说的有理,可是有时候道理能抹去我的担忧吗?”布桐越想越觉得委屈,“我小心翼翼地把亮亮抚养长大,生怕他磕着碰着了,生怕他因为他爸妈的事情心里会有阴影,孩子好不容易健康长大成人,身心健康,我刚高兴没两天,他要去当刑警了!”

  “老婆,你没有办法护他一辈子的,我们只能把孩子抚养成人,后面的路,还是要他自己走的,就像爷爷当初把你抚养长大,你连结婚的事情都不跟她商量,直接嫁给我了,咱们将心比心。”

  布桐:“……”

  “你可以啊厉景琛,举这个例子,我居然无以对。”

  “这就对了,放手让孩子去选择,这样子他们才能学会成长和担当。”

  “我懂,”布桐轻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拗不过你们的,你和爷爷都答应了,最重要的是,亮亮自己也在坚持,我拦不住。”

  “好了,不想了,”厉景琛亲了亲他的眉心,“你这几天累着了,好好睡一觉吧。”

  “嗯,”布桐还真的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便开始昏昏欲睡,不忘叮嘱道,“那你一会儿跟亮亮说,我不干涉他了,其实外公的离世让我想了很多,人这一辈子,不管活成什么样子,都有消失的一天,那我们的孩子,的确应该活成自己期待的模样,我不能因为那不是我期盼的模样,就阻止他们。”

  “我的布桐是个好母亲,”厉景琛低笑出声,“我会去跟儿子说的。”

  布桐没再说话,没一会儿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厉景琛帮她脱掉脚上的拖鞋,把她抱到床上,小心翼翼地帮她盖好被子,忍不住俯身吻住了她的眉心。

  ……

  亮亮从厉景琛那里得知布桐的态度之后,高兴极了,“谢谢景琛叔叔,我知道你一定帮我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