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21章 老来得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老妈,我保证不闯祸了。”厉知新举着手保证道,“你赶紧生吧,然后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别再盯着我一个人了。”

  众人:“……”

  “你想得美,厉知新,你要是不学好,老妈也保不住你,等着被送去非洲吧。”布桐严肃道。

  “哇,好棒!我又可以和小宝宝玩了!”萧愈激动的道。

  厉星辰也高兴极了,“妈咪,求求你千万别生弟弟了,给我来个妹妹吧,我要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妈妈辛苦。”惜字如金的厉温故终于开了口。

  布桐点点头,“谢谢大家,虽然是意外,但是咱们家很快要多一个新成员了,的确值得庆祝。”

  家里孩子虽然多,但是从来不会争风吃醋,丝毫不觉得再多一个小宝贝会影响他们的地位,这一点也是布桐最欣慰的。

  尤其是小月牙,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觉得会被人分走宠爱,实数难得。

  不枉他们夫妻二人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做到一视同仁,虽然厉景琛会对小月牙偏爱一些,但是几个儿子从来不吃醋,因为厉景琛一直在给他们灌输一个思想:女生就是应该被保护和宠爱的。

  “吃饭吧,”厉景琛往布桐的碗里夹着菜,“多吃点。”

  “谢谢老公。”布桐看出厉景琛情绪不高了,但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并没有直接问。

  ……

  晚饭过后,其他人陆陆续续来了,女人们上楼去了布桐的书房,男人们则是去了酒窖。

  “老大,你宝刀不老啊,这都结扎了,还能让嫂子怀上,卧槽,人到中年老来得子,你的人生也太传奇了吧?都快要写一本书了。”宋迟乐得不行。

  厉景琛双眸微眯,满含警告地望向他,“谁老来得子,嗯?”

  “当然是……”宋迟后面那个“你”字还没说出口,就急忙改了口,“我说错话了,我口误,口误,来,我自罚一杯。”

  江择一喝了口红酒压压惊,“琛哥,你别吓我,我的结扎手术跟你是同一个医生做的,我可经受不起再来一个孩子。”

  厉景琛笑了笑,“放心,我这个是意外,你没这个运气。”

  “景琛,你跟布桐有毒吧,生那么多干嘛……”慕西临忍不住吐槽道,“想生的生不出来,不想生的又怀上了,咱们就不能均衡一下吗?”

  慕西临和唐诗生了小叶子之后,一直想要二胎,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如愿,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吗?”厉景琛扫了他一眼,“桐桐这个年纪,最好还是不要生了,可是我知道她是不会放弃孩子的,所以就算我说不要这个孩子,也只是惹她生气而已,我劝不了的。”

  江择一道,“琛哥,我明白,你是心疼桐桐,可是桐桐的性格我们都了解,她是不会轻易扼杀肚子里的小生命的,你要是实在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想办法好好跟她说吧,我是她的哥哥,我心疼的也是她的身体。”

  厉景琛喝了一口红酒,道,“你自己的妹妹你最了解了,她哪里是那么好说得动的,加上刚刚吃饭的时候已经官宣了,几个孩子都很高兴。”

  慕西临郁闷极了,“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我心里难受。”

  “……”

  ……

  楼上房间里,黎晚愉摸着布桐的肚子,笑出声,“布桐表妹,你可以啊,这又怀上了,别看你瘦不拉几的,还挺能生养的啊。”

  “拿开你的爪子,”布桐笑着拍开她的手,“昨天晚上我也很懵的,景琛都结扎了,我居然还怀上,害得我差点以为我梦游背叛景琛了呢。”

  “呸呸呸,胡说什么,就你跟表妹夫这感情,还有哪个男人能入得了你的眼啊,娱乐圈现在的小鲜肉可是层出不穷,你一个都看不上。”

  “是,我们的黎影后阅美男无数,不也只喜欢择一吗?”布桐笑着打趣道。

  江醒三岁那年,黎晚愉凭借一部主旋律电影摘得了金鹿奖影后的桂冠,从此事业一路顺风顺水,现在已经是娱乐圈实力和流量并存的一线艺人了,家庭和事业都很圆满。

  “那是,我们家择一最好了,我最爱他了。”黎晚愉得意的道。

  “布桐,能怀上是好事,你还年轻,不算高龄产妇,身体底子也好,可以生的。”向晨开口道。

  向晨生不了孩子,但是和慕东臣的感情一直特别好,两个人享受着二人世界。

  他们倒也没有要收养孩子的念头,两个人一有空就会一起去孤儿院做义工。

  “嗯,我当然要生下来了,只是景琛好像有点不是特别高兴的样子……”布桐若有所思的道。

  “不会吧,表妹夫这么喜欢孩子,会不高兴?”黎晚愉不敢相信,“他那么疼小月牙,对几个儿子虽说严厉了点,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打心眼里疼的,现在你怀孕了,他肯定会高兴才对呀。”

  “我估计是怕我辛苦,加上你生醒醒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有多危险,他是吓到了。”布桐道。

  黎晚愉点点头,“也是,表妹夫再爱孩子,可是最爱的依然是你啊,有这种担心也是正常的。”

  “不说这个了,”布桐敛了敛思绪,问道,“小丁怎么没来啊?”

  她们这群人聚会,一般谁都不会落下的,今天唐诗都来了,只是还没从外公的离世中走出来,气色不太好。

  “我刚刚发微信问过了,她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就不过来了。”夏晴道。

  “身体不舒服?”布桐蹙眉,“没什么事吧?她身体向来挺好的呀。”

  “她说没有大碍,我也没多问。”

  “那就行,回头我问问钱进。”

  “……”

  ……

  一群人一直聚到十点多钟才散场,各回各家。

  布桐回房洗了澡,回到床上躺着,没一会儿,厉景琛便进来了,身上有点酒气,但不算浓郁。

  男人一进屋,就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脸虚靠在布桐的肚子上。

  “怎么了?”布桐摸着他如墨般的短发,温柔地问道,“老公,你是不是不太开心啊?”

  “可以不要这个孩子吗?”男人沉声开口道,“我们已经有很多孩子了,这个孩子原本就不该来,咱们不要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