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26章 亏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我难过的,不是我要死了,而是我知道我死了之后,他们父女两个会很痛苦,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他们了,我不希望我爱的人痛苦......” 小丁说着,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所以你才更要积极配合治疗,不让钱进留下遗憾啊,我知道你想多陪着他们,可是如果你不治疗,钱进会永远地留下遗憾的,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小丁哭着点头,“是,今天钱进回来跟我说了,说小姐要我入院治疗,我曾经说过,我这条命是你施舍的,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所以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或许命运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但至少,我们可以用尽全部力量,去和它斗争到底,”布桐拍拍她的手,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和钱进都不在家,贝贝呢?”

  小丁自从结婚生女后一直在在家里当家庭主妇,把家里收拾得仅仅有条的,连保姆都没请。

  “钱进把贝贝送去星月湾了,住在你家里。”

  “我也是这么想的,贝贝在星月湾你不用担心,钱进就留在医院好好照顾你。”

  “嗯,谢谢小姐。”

  “......” ...... 小丁很快入院治疗,药王也来给她诊过脉,只可惜,也是束手无策,顶多只能靠中药来缓解一下痛苦,对病灶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钱进从最初听到消息后的茫然,到崩溃,再到平静,花了很大的力气。

  他跟小丁从来没有唉声叹气过,虽然是住在医院里,可两个人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从来都是有说有笑的。

  小丁的生病,让布桐更加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更加坚定要把孩子留下来。

  厉景琛怎么也拗不过她,虽然医院和药王都说孩子的发育问题没办法彻底解决,但他最终也只能答应了布桐,决定把孩子留下。

  unusual集团每年要花很大一笔钱做慈善,几个孩子更是都拥有自己的慈善基金,从决定留下孩子那天开始,厉景琛便在原先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大一笔善款。

  布桐隐退多年,私事早就不对外公开,所以这次怀孕的事情更加不会对外宣布,只在家里默默养胎。

  厉景琛每天都在家照顾她,按时带她去产检,为了安全起见,药王也留在了星月湾,以便不时之需。

  小丁的病情恶化得跟医生说的一样快,三个月过去,头发就掉了一大半,每天夜里都痛得无法入睡,只能靠药王开的中药抑制痛苦。

  九月份的时候,钱贝贝开学,正式上小学一年级。

  小丁强撑着从病床上爬起来,护士给她化了一个妆,使她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

  她换上了新衣服,头上戴了帽子,虚脱得走不动路了,只能坐在轮椅上,去参加了女儿的开学典礼。

  看着戴上红领巾的女儿高兴地在朝着她招手,小丁流下了欣慰的泪水,跟钱进十指紧扣。

  回到医院,已经是下午,小丁换上病号服,重新躺回到病床上。

  “钱进,天气凉了,你回家一趟,把我最喜欢的那条毛毯拿过来,好不好?”

  钱进笑着答应,“好,我现在就回去拿,你睡一觉,醒来的时候,毛毯就盖在你身上了。”

  “嗯,你去吧,顺便去买点点心,我想吃点甜食。”

  “好,买你最喜欢的那家。”

  “对。”

  ...... 钱进离开后不久,小兰就来了,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开门走了进去。

  “小兰,你来啦?”

  小丁吃力地睁开了眼睛。

  “我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

  小兰上前道。

  “没有,我没睡着,闭目养养神而已,你坐。”

  “嗯。”

  小兰给她倒了碗鸡汤,“小姐听说我要来看你,特意叫我给你带了鸡汤,是张妈亲手给她炖的,张妈的鸡汤堪称一绝,你有口福了。”

  “谢谢。”

  小丁坐起身,小兰在她身后垫了靠垫,“来,我喂你喝鸡汤,可香了。”

  小丁喝了小半碗的鸡汤,便喝不下了,对小兰道,“我发微信把你叫过来,没耽误你的事情吧?”

  “没有,姑爷在家照顾小姐,轮不到我伺候,这会儿孩子们也都在上学,没我什么事。”

  小兰笑着道,“小丁,你脸上的妆真好看,今天参加贝贝的开学典礼,你一定很开心,气色看上去也好了很多,只是你没累着吧?”

  “还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还挺精神的,所以叫你过来,想跟你说说话。”

  小丁道,“这阵子贝贝在你那边,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哪里,贝贝乖着呢,而且还有那么多人陪她玩,她很开心,就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问我,你什么时候能带她回家,所以小丁,你要加油,贝贝离不开你的。”

  小丁扯了扯唇角,“我又何尝离得开她呢?

  只是这一次,离不开也要分离的,我知道我没多少日子了......” “你别这么说......”小兰哽咽道。

  “不说这些了,我跟你说说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好,你说,我听着。”

  “小兰,”小丁难过地看着她,“这么多年,你都没有谈恋爱结婚,连tan-k追求你那么久,都被你拒绝了,连tan-k都跟别人结婚了,你还是孤身一个人,你实话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还有钱进?”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小兰脸上的笑容不变,“你看看我这些年,像是还惦记钱进的样子吗?”

  “我知道,你一直都把跟钱进之间的那个度控制得很好,连钱进都说,你跟他不像过去在布宅时那么要好了,总是疏离他,可是我知道,越是疏离,就越代表你放不下他,你只是为了不想让我误会而已......” “小丁,你好好养身体,别胡思乱想,钱进对你的感情不容你这样乱想,他的心里只有你,你难道感受不到吗?”

  小丁的眼泪涌了出来,“我当然知道他的心里只有我,我只是很抱歉,觉得亏欠了你。”

  “你是不是糊涂了,你亏欠我什么了?”

  小兰都被她说得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