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37章 你刚刚叫我什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温故微微蹙眉,淡淡的道,“看到了,去把手洗了,脏。”

  “哦,”沈知夏依然很高兴,“那这两个送给你,你明天早上多吃点,好吗?”

  “嗯。”

  “那我去装起来,交给小兰姐姐,你记得吃哦。”

  沈知夏这才转身跑开。

  ...... 钱进也带着钱贝贝跟来玩了,有那么多小伙伴陪着,钱贝贝玩得很开心,倒是钱进,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笑得很勉强,也不爱说话了,下意识地一个人在角落里待着。

  布老爷子跟他聊过,还让他带着钱贝贝来星月湾住一阵子,被钱进拒绝了。

  他说小丁虽然走了,但是他想带着女儿守住他们的家。

  布老爷子自然不会勉强,只是心疼这个他一路看着走来的孩子。

  布桐散步散得差不多了,跟厉景琛手牵手回来。

  “布桐,来这边坐下歇会儿。”

  几个女人在院子里坐着聊天,向晨在朝她招手。

  “来了。”

  布桐应了一声,温柔地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你去找你自己的小伙伴吧。”

  厉景琛挑眉逗了他一下,“我的小伙伴不就是你?”

  “讨厌,我说的是西临他们,玩去吧。”

  “颇有点各玩各的意思。”

  厉景琛低笑出声,放开了她的手,不忘叮嘱,“有事叫我。”

  “嗯。”

  布桐扶着肚子,走上前在藤椅上坐了下来,向晨立刻坐到她身旁,摸了摸她的肚子,“怎么样?

  今天有动静吗?”

  “没有,超级安静。”

  布桐道。

  “没关系的,只要平安就行,安静点也没什么。”

  向晨安慰道。

  “嗯,我不怕的,”布桐笑了笑,望向她,“向晨,我前两天跟景琛商量过了,如果这个孩子能平安保住活下来,就让他认你当干妈,认东臣当干爸。”

  向晨明显愣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吗?

  但是你也别太期待,万一孩子保不住......” “布桐,你别这么说,”向晨急忙打断她的话,眼底有着泪光,“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不管孩子能不能保住,从这一刻起,我就是他的干妈了。”

  “嗯,你愿意就好,我也不可能把孩子过继给你什么的,只能让你当干妈了。”

  向晨不能生,但是谁都知道她有多喜欢孩子。

  向晨笑出声,“我也不敢抚养你和厉总的孩子啊,我怕我的智商不够教育他的,当干妈特别好,真的。”

  “嗯,那你跟东臣商量一下。”

  “不用,我们家听我的。”

  “啧啧啧,行了啊,还撒起狗粮来了,谁不知道你们家一直都是听你的啊。”

  黎晚愉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道。

  “你少吃点,热量高。”

  向晨提醒道。

  “没事儿,接下来这几个月我都没什么工作安排,想在家陪着布桐表妹,陪着她把孩子生下来,要知道我可是福星,当初生小月牙的时候她多危险啊,就是我守着的。”

  布桐笑着道,“那我和宝宝就劝仰仗你这个福星啦。”

  “好说好说。”

  “妈妈!救命啊!”

  “爸爸救我!”

  不远处突然传来慕念涵和钱贝贝的尖叫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两个孩子正用尽全力往这边跑来,而身后有一只大土狗正追着她们。

  “快去救孩子!”

  布老爷子惊呼一声,几个男人也早就拔腿往那边跑去了。

  离两个孩子最近的,是正准备去找他们的叶文齐,他拼尽全力跑过去,可还没迎上两个孩子,慕念涵被脚下的石子一绊,摔倒在地。

  “叶子!”

  唐诗眼看着那只狗朝着地上的慕念涵扑去,差点晕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要大狗要扑上去的时候,叶文齐及时赶到,但是根本来不及把狗赶走,只能挡在慕念涵和狗中间,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大狗直接扑在叶文齐的背上,疯狂地撕咬着他的背。

  “叶叔!”

  “叶叔!”

  宋迟和慕东臣赶到,拿着棍子打在狗身上,狗这才逃跑。

  叶文齐浑身都在颤抖,急忙摸了摸慕念涵的脸,“小叶子没事吧?

  让外公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啊?”

  “没事......”慕念涵哭着摇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其他人也前后赶到,唐诗看着叶文齐背后的血迹,心猛然一颤,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爸!”

  所有人都愣住,纷纷望向了唐诗。

  唐诗根本不知道自己叫了什么,慌乱地上前蹲下,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握着叶文齐的手臂道,“你受伤了?

  夏晴!夏晴快来看看啊!”

  “诗爷,”夏晴走过去看了看,“看样子伤得不轻,被狗伤到不是小事,我处理不了,得赶紧送医院才行!”

  “好,爸,快起来,我们去医院。”

  唐诗正要扶着叶文齐站起身,却被叶文齐握住了手腕。

  “诗诗......”叶文齐的声音止不住地在颤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唐诗愣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情急之下,对他改了称呼。

  唐诗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迎上了叶文齐期待的目光,眼泪流得更凶了。

  “我输了,”唐诗妥协般地开口道,“我承认我一直都在跟自己硬扛着,以为开口叫你了,就等于忘记我妈妈那些年受过的苦,可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想叫你一声爸了,但是我就是在死撑着。

  这些年小叶子总是跟我说,妈妈的爸爸就是外公,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叫你爸爸,我宁愿逃避孩子的问题,也不愿意跟自己妥协,就连外公去世那天,我都没能如他所愿叫你一声。

  外公去世,小丁和钱妈妈去世,这阵子我身边离开了太多的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在问自己,为什么要死扛着,我的人生还要继续制造遗憾吗?

  我觉得我不能再有遗憾了,我不想再跟自己杠下去了。

  爸爸,对不起,是我不懂事,这些年对你太冷漠了,我太不应该了,真的对不起......” 叶文齐早已泪流满面,等唐诗把话说完,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是爸爸不好,爸爸没有做到尽父亲的责任和义务,才害你和妈妈受了那么多的苦,你责怪爸爸并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