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38章 小小男子汉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些年,你能让我跟你生活在一起,让我照顾小叶子,我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我甚至做好了你这辈子都不会叫我的准备,但是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终于能听到你叫我一声了,诗诗,爸爸谢谢你......” 唐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很快冷静了下来,“我们先不说这些了,赶紧去医院治疗,打狂犬疫苗要紧。”

  叶文齐哭着点头,“好,都听我女儿的。”

  ...... 慕西临和唐诗把叶文齐送去了医院,慕东臣和向晨也跟着一起去了,其他人跟着去也没多大用处,便留在了农家乐。

  听完钱贝贝的描述,众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孩子一起去玩,看见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有个狗窝,里面有好多小狗,好奇去看,追她们的那条便是母狗。

  农家乐的老板闻,道,“咱们这虽然是乡下,但是因为来玩的人多,怕伤到人,所以有狗的人家都会给狗打狂犬疫苗的,所以应该没什么事。”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贝贝,以后不能自己到处乱跑,知道吗?”

  小兰摸着钱贝贝的头道。

  钱贝贝乖巧地点头,“知道了干妈,我以后不会了。”

  “既然打了狂犬疫苗,的确安全多了,咱们等诗诗消息就行。”

  布老爷子开了口。

  “遵命,太爷爷。”

  厉知新大喇喇地应了声。

  黎晚愉偷笑,“咱们知新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可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孩子,刚刚看见叶叔受伤,他都哭了呢。”

  “我才没有!”

  厉知新立刻反驳道,“姨姨,我是小小男子汉,怎么会哭呢?”

  “爱哭鬼的本质是改变不了的,你小时候可是最爱哭的一个。”

  “才不是,厉星辰是女孩子,她才是最爱哭的一个。”

  “厉知新,我可没你爱哭,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还不如女孩子,”厉星辰立刻道,“我知道了,你原本就是女孩子的,一定是在妈咪的肚子里的时候长错了。”

  “你才长错了。”

  “我一直都是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怎么可能长错。”

  “就是你长错了。”

  “......” 厉知新从小就粘着厉星辰,后来渐渐长大了,说话利索了,两个人便开始互怼,倒也挺热闹的。

  到了十二点多,午餐便准备好了,荤素都有,很丰盛。

  几个孩子挖红薯耗费了不少力气,吃得特别香,只有厉温故始终是斯条慢理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矜贵优雅,跟厉景琛一模一样。

  “温故,吃块鸡肉。”

  布桐拿公筷给儿子夹着菜,“这是土鸡,肉特别香。”

  “谢谢妈妈。”

  厉温故夹起鸡肉尝了一口,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太老了。”

  众人:“......” 布桐也早就习惯了,这儿子比他老公难伺候多了,“那你每样菜都尝一下,看看什么菜能吃得下就多吃点,下午咱们就回家,晚餐就在家里吃了。”

  “嗯。”

  一顿饭下来,厉温故明显吃不惯,就夹了两口青菜就饭。

  可明明没怎么吃,下午厉温故回到家就开始上吐下泻的,把布桐吓坏了。

  “老妈,温故也太娇气了点吧,娇气难道不是厉星辰这个公主才有的特权吗?”

  厉知新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不许对哥哥幸灾乐祸,哥哥对吃的东西向来很讲究,估计是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才会这样。”

  布桐道。

  “可是我们都吃得惯。”

  布桐嘴角抽搐,“就你这胃口,有什么东西是你吃不惯的吗?

  每个人体质不一样,你别看了,去叫人备车,送哥哥去医院。”

  “好。”

  厉知新急忙跑了出去。

  厉温故被送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急性肠胃炎。

  叶文齐也在同一家医院,好在现在是深秋,衣服穿得厚,背上没被狗咬到,而是被狗爪子抓破了不少皮,所以当时看上去惨不忍睹。

  布桐在病房里陪了厉温故一会儿,便去探望叶文齐。

  唐诗一直守在叶文齐身边,父女两个人和好了,有说不完的话,布桐敲门进去的时候,唐诗正在给叶文齐削苹果。

  “桐桐来啦?”

  叶文齐看见布桐,高兴的道,“快过来坐,温故没什么事吧?”

  “没事,小孩子肠胃弱,吃不了外面的东西。”

  布桐肚子沉,站着累,很快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没事就好,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叶文齐笑得别提多开心了,就跟中了奖一样。

  “叶叔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的确值得高兴。”

  布桐笑着道。

  “桐桐,你们能别一直说这件事情吗?

  怪不好意思的。”

  唐诗把苹果分了对半,叶文齐和布桐一人一半。

  布桐咬了一口苹果,“行,诗爷脸皮薄,我不说行了吧?”

  “医生说我身上的伤不碍事,按时换药就行了,晚点打完点滴就可以回家了。”

  叶文齐怕女儿尴尬,转移了话题。

  布桐点头,“温故也不喜欢在医院待着,非说要回家,反正家里也有医生,我也不勉强他住院了,这孩子的洁癖比景琛还严重,我跟他说了,医院的床都是经过严格消毒的,很干净,他非觉得不干净。”

  叶文齐笑着道,“行,那就都回家养着吧。”

  “嗯。”

  厉温故在家休息了两天,虽然没有不舒服了,但布桐还是没他去上学,在家休养。

  午后,布桐正坐在客厅里吃点心,一旁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现在的人都有随身携带手机的习惯,座机倒是很少响起,布桐随手接了起来,“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没人说话,布桐蹙了蹙眉,低头看了一眼,明明是接通着的。

  “你好,请问是哪位?

  请说话好吗?”

  布桐又问了一句。

  电话那端还是没人说话,隔了一小会儿,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布桐一头雾水,刚要查一下来电显示,门口传来郭琪亮的声音,“布桐阿姨。”

  “亮亮回来啦?”

  布桐惊喜不已,“今天是周二呀,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下午没课,温故这不是病了嘛,我回来看看他。”

  “你特意回来看他,温故一定会很开心的,他在自己房间躺着呢,你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