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50章 我知道一定是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知道的,择一给我拟的合同,我还专门请择一去跟她说清楚了。”

  “那就好。”

  布桐又道,“你放松心态,医疗团队都是很权威的,试管婴儿在当下的社会也不是什么难题了,只是概率问题而已,实在不行多试几次。”

  向晨看了不远处在男人堆里的慕东臣一点,小声道,“东臣其实并不想要孩子,是我坚持,他才妥协的,但是他说了,只给我三次机会,三次没成功,就必须放弃。”

  “哈哈,慕总还真是好玩,不过他也是为你着想,我听说做试管婴儿,女人是要吃苦头的,取卵很疼的。”

  黎晚愉道。

  “再疼我也能扛,只要能成功,我什么苦都愿意承受。”

  向晨灿烂一笑,“不过如果三次不成功,我也有办法说服东臣继续的,他最听我的了。”

  众人:“......” 黎晚愉摇头,“啧啧啧,你这一不合就撒狗粮的习惯不好啊,得改。”

  向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没有撒狗粮呢,而且要说狗粮,你们也没少给我撒啊。”

  唐诗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开口道,“向晨,其实我觉得,东臣不仅仅是因为想让你少受点苦这个原因吧,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是什么?”

  向晨好奇地问道。

  “你应该知道,慕家的那个诅咒吧,男人都活不过五十岁。”

  “我当然知道。”

  “所以你和东臣的孩子,也一定是有问题的,需要耀叔帮孩子调理身体,就像当初我怀小叶子的时候一样。”

  向晨点点头,“这个好说啊,耀叔这不是还在吗?

  我请他帮忙。”

  “嗯,我现在怀孕了,肚子里这个也要调理,所以耀叔会留在星月湾照料的,东臣应该也有考虑到孩子的健康问题,所以才不太想要孩子吧。”

  “耀叔这么厉害,一定没问题的,小叶子就很健康呀。”

  “是,总之东臣不肯要孩子,处处都是为了你考虑,桐桐说得没错,你嫁了个好男人。”

  向晨更不好意思了,“你们就别乱夸了,在座的谁没有嫁到好老公啊。”

  “向晨,过几天我要去寺里拜佛还愿,你跟我一起去吧。”

  孔忆慈开口道。

  向晨立刻答应,“行啊,我跟你一起去,祈求我心想事成,还有我们的小野健康成长。”

  布桐笑笑,“小野有这么多人爱着,一定会健康成长的。”

  没一会儿,女佣便抱着厉小野过来。

  小姑娘哼哼唧唧的不高兴,一看就是饿了。

  布桐抱着她去隔壁的包间喂奶,厉景琛跟过去照顾。

  “瞧瞧,不就是一个月没见妈妈嘛,连奶都不喝了,”布桐看着怀里闹别扭的女儿,无奈的道,“宝贝,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个月喝的奶都是妈妈挤出来新鲜空运回国给你喝的,为了你能喝上新鲜的,花了好多钱呢,你现在倒开始嫌弃妈妈了是吧?”

  “小野怎么敢嫌弃妈妈呢?”

  厉景琛笑着摸了摸女儿的脸,“乖乖喝,喝饱了爸爸抱你。”

  厉小野一听,也不闹别扭了,急忙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布桐嘴角抽了抽,“小叛徒,当初可是妈妈执意要留下你,你才有今天的,居然跟爸爸亲不跟妈妈亲,以后妈妈不理你了。”

  厉小野不搭理她,继续喝着。

  “老婆,这都七个月了,再喂两个月就断了吧,喝奶粉就行。”

  厉景琛提议道。

  布桐心疼孩子,“小野的身体比起当初的两个哥哥毕竟弱了点,我想再喂一阵子,等到周岁再断吧。”

  “那就再商量吧,一切以你为前提考虑。”

  “嗯,我知道的老公。”

  ...... 布桐喂饱了孩子,厉景琛便把孩子抱走,两个人回到隔壁包间吃饭。

  晚餐很丰盛,慕西临高兴坏了,喝了不少酒,最后直接喝醉,被慕东臣和宋迟扛着送回了家。

  布桐坐飞机累了,回家洗了澡倒头就睡,第二天睡了一整天才把时差倒了过来。

  孔忆慈要去的寺庙很灵验,布桐每年都会去一趟,雷打不动。

  她是唯物主义者,但是有些东西,是信念,她总觉得只要相信,神灵就一定存在。

  几个女人一商量,干脆决定一起去一趟。

  布桐去年来许的愿,是希望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活下来,现在已经实现了,她的确是要去还愿的,捐了一大笔善款。

  今年许的愿很简单,希望全家人平安健康,尤其是亮亮和争争,一个在部队一个当刑警,更加希望他们能平安。

  几个人许完愿,中午在寺里吃了斋饭,下午的时候返回了星月湾。

  布桐到家已经是傍晚了,快要到饭点,她懒得上楼,坐在客厅等厉景琛下班回来。

  没一会儿,一旁的座机响了起来。

  布桐接起,“你好。”

  电话那端没人说话。

  布桐并没有感到诧异,她之前已经接到过好几次这样的无声电话,一般没一会儿,对方就会挂断。

  布桐静默了一会儿,又开口询问道,“你知道你打的是谁的电话,所以你没有打错,对吗?”

  “......” “你也一定知道我是谁,但是你不说话,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是谁,对不对?”

  “......” “康康,是你吗?”

  布桐缓声开口道,“我之前查过这些号码,都是从美国的公用电话亭打来的,我知道一定是你。

  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听你父亲说,你已经辍学了,而且他已经跟你失去联系好长时间了,他很担心你。

  康康,如果可以的话,你回来吧,帝都才是你的根,你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或者我可以叫亮亮过去接你回来,一切都会好起......嘟嘟嘟......” 布桐的话还没说完,电话便再次被挂断。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太太?”

  tank很快接起。

  “之前叫你查询郑康的踪迹,一直没查到,对吗?”

  “是啊太太,信息显示他没离开美国,但是银行卡和身份证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记录了,查不到他的踪迹,美国那么大,也没法找啊,说不定已经出什么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