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53章 气焰非常嚣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郭琪亮宽慰道,“布桐阿姨,你别担心,我的格斗水平是过关的,抓捕一般的犯人完全没问题,最大的问题应该就是你说的枪法,我好好练就是了,警局里也不是人人都能配枪的,有的人从警校什么都学了,出来工作好几年连枪都没摸过,很正常,所以我不用特意回学校学习。”

  郭琪亮长得斯斯文文高高瘦瘦的,但是从小就练习跆拳道,上了高中后还练了格斗,体能的确不错。

  布桐小声嘀咕,“我倒是希望你一辈子不要摸到枪,这样就不用面临危险了......” 郭琪亮笑出声,“布桐阿姨,不能摸枪,我当还当什么刑警啊?

  你放心,我们队长给我申请了特别训练班,会有人来教我练枪法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布桐也只有接受了,“嗯,咱们家枪法最准的是太爷爷,太爷爷现在教不动你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让景琛叔叔教,他的枪法也很准的。”

  “好的布桐阿姨。”

  “妈咪,我也想学。”

  厉星辰举着手道。

  “怎么想起学这个了?”

  布桐温柔地笑笑,“你又不像亮哥一样当刑警,学这个没用。”

  “可是妈咪就会啊。”

  厉星辰反驳道。

  “那是因为妈咪当过兵,加上太爷爷是老首长,对妈咪会有这方面的期许,会希望妈咪的枪法很准,所以妈咪就一直有练啊。”

  “那我也想练,我看过妈咪练枪,很帅,英姿飒爽,我想跟妈咪一样。”

  “噗......”厉知新笑出声,“厉星辰,你为了哄老妈答应,真的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怎么,我说得有错吗?”

  厉星辰抬着下巴,傲娇的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在胡乱拍马屁?

  所以你是说,妈咪不够英姿飒爽?”

  “我可没这么说,我最爱老妈了,老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厉知新立刻道。

  布桐看了两个孩子一眼,“好了,别再拍马屁了,月牙,练枪可以训练专注力,妈咪允许你练。”

  “妈咪万岁!”

  厉星辰开心不已。

  “专心吃饭。”

  “好的妈咪。”

  ...... 晚饭过后,厉景琛陪厉小野,布桐督促几个孩子完成暑假作业。

  厉温故是三个孩子中最积极的一个,在出去旅游之前就把作业做好了,旅游途中三天看一本书,自律程度简直就是教科书般的存在。

  厉星辰其次,能够自觉按时完成,布桐对她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厉景琛没少惯着女儿,女儿长到现在,没有骄纵已经很好了。

  相比之下,厉知新的拖延症和懒癌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不到最后关头,他可以一直不做作业,总能把事情无止尽地拖到第二天。

  之前在外面玩,布桐不想天天提醒影响他的心情,现在回家了,可人家小少爷的心还在外面呢,根本集中不起注意力做作业。

  “知新,妈妈再跟你说一遍,你要是连这点作业都完不成,那很抱歉了,今年的寒假乃至明年的暑假,你都别想出去玩了。”

  布桐实在看不下去了,严肃道。

  厉知新一脸委屈,“老妈,你别这样,我这不是在做吗?”

  “你这是专心做作业的样子吗?”

  布桐拍了一下他的背,“坐好,再这么吊儿郎当的,我就去把老爸叫进来亲自管教你。”

  厉知新立刻乖乖坐好。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儿子,妈妈平时对你真的不算严格的,你要什么我基本都会满足,但妈妈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你得把最基本的任务完成,然后你想怎么玩妈妈其实也不多干涉。”

  “我知道了老妈,我认真做。”

  “答应的事情请你一定做到,不然等老爸来询问,发现你偷懒,后果你知道的。”

  厉知新一想起老爸那张冷若冰霜不怒自威的脸,感觉脖子一凉,急忙道,“我知道的老妈,我不会让老爸有机会训我的。”

  “嗯,那赶紧做,时间紧迫。”

  “好。”

  ...... 布桐陪着厉知新,总算完成了一点作业,到了十点钟,才让他睡觉,自己也回了主卧。

  “怎么才回来?”

  厉景琛靠坐在床头处理邮件,抬头看了她一眼,“是不是知新又不乖了?”

  布桐弯了弯唇角,往衣帽间走去,“没有,挺听话的,就是注意力不集中,我得在旁边盯着他。”

  “你要是累的话,明天换我来盯,有我在,他不敢造次。”

  布桐失笑,“孩子刚度过一个快乐的假期,你就要当严父了?”

  “就知新那性子,不严怎么管教,他吃硬不吃软,你又不是不知道。”

  布桐拿着睡衣出来,走到床边坐下,轻笑道,“对孩子还是要温和一点,知新嘴巴皮了点,但是内心其实很敏感,你也不希望孩子是真的打心眼里怕你吧?”

  厉景琛温柔地看着她,“只要他能学好,怕就怕吧,这不是还有你当慈母吗?”

  “总之这个暑假的作业你别管了,接下来我来监督,之前半年你冷落了他们,好不容易花一个月让你们父子之间亲近一点,你三两句话破坏了,不划算。”

  厉景琛默默她的脸,“行,都听老婆的,去洗澡吧。”

  “嗯,”布桐抱着睡衣,刚想起身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今天我又接到那个无声电话了,我还直接问他是不是郑康,他没说话,但是一时之间也没有挂断电话,直觉告诉我,一定就是郑康。”

  “是又怎么样,”厉景琛淡笑道,“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他爸都不去找,咱们去管,不合适吧?”

  “我没想管,毕竟咱们也没有立场去管嘛,我只是觉得那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流浪挺可怜的,要是能回来就好了,怎么也比孤零零一个人在国外强啊。”

  布桐想起这个就觉得生气,“去年我猜是郑康的时候,不是特意去找了郑康的父亲了解情况吗?

  第一次见到他父亲的时候,我还觉得这男的挺硬气的,为了保护孩子起码还能对他老婆说出离婚两个字。

  可是上次见到,他简直懦弱得要命,还有郑康那个后妈,气焰非常嚣张,非说郑康已经年满十八周岁,可以独立生活了,不用他们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