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59章 人找到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才懒得看。”

  厉景琛把手里的湿巾和纸巾扔到他身旁,“擦干净点。”

  厉知新:“......”呜呜呜他也太惨了。

  好不容易解决完,厉知新这才穿好裤子重新回到车上,头上的汗越来越多,整个人蜷缩着,看上去虚弱极了。

  “快开车。”

  布桐揪心不已,一直给他擦着汗。

  到了医院,厉知新就被送进了急救室,过了二十分钟,医生才出来汇报道,“厉总,厉太太,小少爷这也不像是吃肯德基吃坏了肚子啊,不然应该不会这么严重的。”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布桐急忙问道。

  “血液报告还没出来,等出来才能知道,也才能用药,二位不用担心,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没事的。”

  布桐揪着心一直等着,没多久,血液报告出来,厉知新也用上了药,医生再次出来汇报道,“厉总,厉太太,的确不是普通的吃坏肚子,应该是吃了泻药之类的东西。”

  “泻药?”

  布桐下意识地望向了厉景琛,男人也望向她,两个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谁会给他吃泻药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根据检查结果,的确是服用了泻药。”

  医生颔首道,“小少爷要打两瓶点滴才能回家,我先让人把他送去病房。”

  “辛苦了。”

  布桐道谢。

  “应该的,厉太太客气。”

  厉景琛握住布桐的手,“老婆,没事,去问问知新就知道了。”

  “嗯。”

  布桐一阵后怕,敛了敛思绪,跟着厉景琛去了病房。

  厉知新已经输上了液,正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看见他们进来,差点没落泪,“老爸老妈,我好难受......” “难受一次也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厉景琛拉开椅子,让布桐坐了下来,睨着床上的儿子,“回忆一下,下午吃什么了,医生可是说了,你不是吃坏了肚子,而是吃了泻药。”

  厉知新无辜极了,“老爸,你别用这种审犯人的眼神看着我,我连泻药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吃它呢?”

  “所以我才让你回忆,吃了什么。”

  厉知新仔细回忆了一下,道,“老妈带我去吃了肯德基,到了云端国际,我就自己去瞎逛了呀,遇见很多小姐姐,他们请我吃零食,我吃了很多东西的。”

  “零食里一般不会有泻药的,”布桐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喝什么?”

  “有啊,我零食吃多了,口渴,有个阿姨给我拿了瓶饮料,我喝了半瓶。”

  “什么饮料。”

  “忘记了,不过那个阿姨我印象很深哦,穿得特别少。”

  厉景琛和布桐对视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男人直接转身出了门,布桐不用问,也知道他是去打电话了。

  “知新,这次长了教训,以后就要记住,不能乱吃东西了,好吗?”

  “知道了老妈,”厉知新委屈的道,“那我在路边那什么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别人,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尤其是厉星辰,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笑话死我的。”

  布桐又好气又好笑,“行,妈妈答应你保密,绝对不说出去。”

  “谢谢老妈。”

  布桐上前摸了摸他的脸,心疼的道,“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不疼了,妈妈喂你喝点水吧。”

  “嗯。”

  厉景琛打完电话回来,厉知新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

  男人摸了摸布桐的发心,低声道,“已经叫人去查了。”

  布桐点点头,“嗯,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她了,不然谁会有这个动机对知新下手,好在孩子没什么大碍,要是换成别的药,后果不堪设想。”

  “是我大意了。”

  布桐抬头看他,“回头知新醒了,你别凶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人毫无防备是很正常的事情,相反,如果防着别人,反而就不正常了,我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情,以后就开始处处提防别人,觉得有人要故意害他,孩子就应该有孩子的天性。”

  厉景琛笑了笑,“知道了,放心吧,我不凶他,这次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他。”

  布桐扬起嘴角,“知新要是听见老爸说这样的话,肯定要感动坏了。”

  “那你别转达了,我可不想让他恃宠而骄。”

  “知新才不会呢,你不许这样说我儿子。”

  “你饿了吧?”

  厉景琛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两个人连晚饭也没吃,“叫保镖在这守着,我带你出去吃饭。”

  “算了吧,我想守着孩子,点点外卖好了。”

  “那行,我看看附近的餐厅,叫人送过来。”

  “嗯。”

  布桐给星月湾打电话报了平安,跟厉景琛在病房里吃了晚饭,一直守着孩子。

  约摸到了九点钟,厉景琛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怕吵醒孩子,特意去外面接了电话,“说。”

  宋迟的声音传来,“老大,人找到了,的确是你说的那个女人给知新下了药,收拾了东西想溜呢,在机场被逮到了,现在怎么处置?”

  厉景琛蹙眉,“她上班还携带泻药?”

  “女人嘛,总想要保持身材,稍微吃多了点就靠这个,平时吃一点点,是对身体没有太大影响的,可是她这次够狠的,把所有药都加进饮料里给知新喝了。”

  厉景琛的眼底闪过寒芒,“好好教训一顿,下手别轻了,只要别闹出人命就行。”

  “明白,”宋迟明显兴奋了,“我可是好久没处理过这种事情了,刚好给我活动活动筋骨。”

  厉景琛没多说什么,直接挂上了电话。

  厉知新输完液,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厉景琛和布桐便带着他回了家。

  折腾了大半天,布桐刚躺下,就隐约听见厉小野在哭。

  “怎么了?”

  布桐推了推身旁躺着的男人,“不是刚喂她喝了奶吗?

  你去看一眼怎么回事。”

  “好。”

  男人出去了几分钟,把厉小野抱回来了,“刚刚吐奶了,估计又饿了,再喂点吧。”

  “就是因为喂多了才会吐奶的吧?”

  布桐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爬起来给女儿喂了奶。

  厉小野明显不饿,喝了两口就不喝了。

  “她就是想见你了。”

  布桐无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