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67章 血型对不上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吃不下。”

  tan-k没什么精神,萎靡不振的样子。

  “吃不下就把汤喝了,就当是喝水了。”

  布桐开口道。

  tan-k不好拒绝,分了几口,把鸡汤喝完了。

  刚放下碗,唐诗和黎晚愉便进来了,两个人都得知了tan-k的事情,想过来找布桐商量的,没想到看见tan-k在。

  “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去茶室吧。”

  布桐先起身离开,其他几个人也都跟上。

  黎晚愉之前在家闲着没事,说要修身养性,便让布桐教她泡功夫茶,学得还不错,主动担任起了泡茶的任务。

  不过几个人的目的不是喝茶,所以好不好喝也无关紧要了,随黎晚愉折腾。

  布桐率先开口道,“tan-k,首先,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情我们会保密,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我也不问你为什么出了事不告诉我们了,你能来见我,我已经很欣慰了,所以我们一起想想办法止损,好吗?”

  “谢谢太太,”tan-k低垂着眼眸,脸上没有一丝神采,轻声道,“其实我自己能处理的。”

  “我知道你能黑掉对方的钱,你先告诉我,她拿走了你多少钱。”

  “我的一张银行卡在她那里,里面有三十多万不到四十万吧,都被她拿走了,加上这几年她花掉的,怎么也有一百万了。”

  “我觉得她如果图钱的话,为什么不干脆跟你离婚呢?”

  黎晚愉好奇道,“你的房子可不止这点钱吧?”

  “因为我的房子是婚前全款购买的,不属于共同财产。”

  tan-k解释道。

  “不对啊,”宋迟疑惑道,“你可是国际上都有名的顶级级别黑客,老大肯定是花重金聘用你的,你的卡里怎么可能只有这点钱呢?”

  “因为我一直没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她连我在unusual集团上班都不知道,更别说别的了,她以为我就是个普通的程序员,卡里就这点钱。”

  “tan-k你可以啊,都结婚了还瞒得这么紧,要知道我的每一分钱都在思嘉的掌控之中,我连出去吃个宵夜都要跟老婆申请经费,你在这方面简直是我的偶像啊!”

  宋迟都快崇拜起他来了,“好在你没透露,不然只会亏得更多,没想到你看上去木讷,其实也不是没有防备之心的啊。”

  “我的情况跟你们不一样,我要是爱她,也会毫无保留地把一切都给她,可是我对她......”tan-k一副欲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我跟她虽然结婚了,但一直是分房睡的,我从来没碰过她。”

  “什么?”

  宋迟惊呆了,脱口而出道,“tan-k,你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宋迟,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唐诗瞪了他一眼,“听tan-k把话说完。”

  tan-k低着头,声音很轻,“我不喜欢她,所以不想跟她同床共枕。”

  宋迟咽了一口唾沫,问道,“那她也不想碰你呗?”

  “她有提出过要一起的想法,但是被我拒绝了,后来她也就放弃了,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情......” 众人:“......” “tan-k,牛,你是真的牛。”

  宋迟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我见过那个女人一面的,刚生完孩子在医院里,长得其实不难看,你们好歹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而且你不是一直以为那孩子是你的吗?

  说明在你心里,你们已经睡过了啊,都这样了你居然都能坐怀不乱,我是真的佩服你。”

  “宋迟,要是塞给你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你会愿意碰吗?”

  唐诗没好气地问道。

  宋迟无以对,“也是,我只爱思嘉一个人,对其他人都没有感觉的。”

  “那不就得了,”唐诗望向tan-k,语气缓和了几分,“tan-k,这样说来,你对那个女人本来就没感情,查出孩子不是你的,也算是好事,不然你可能会一辈子困在这段无爱婚姻里的,你实在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

  “嗯,我也这么觉得,”tan-k轻轻点了一下头,“其实知道孩子不是我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但更多的,像是长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个孩子,其实一直喜欢不起来。”

  “你很喜欢星月湾的孩子的,但偏偏不喜欢那个孩子,应该就是冥冥之中的排斥吧,这样也好,你要是真的对那个孩子有了感情,那对你的伤害只会更大,话说回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不是你的啊?”

  黎晚愉问道。

  “有次孩子生病,需要输血,我无意中得知了孩子的血型,发现血型对不上,我跟她都是o型血,那孩子也应该是o型才对,可孩子却是a型血,而且当时那个女人好像很心慌的样子,我觉得不对劲,就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

  “你都做亲子鉴定了还让人把你的钱卷走了,你是不是傻!”

  黎晚愉脱口而出道。

  “不是的,她可能发现我去做亲子鉴定了,在结果还没出来之前,就把钱转走,带着孩子消失了,我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也懵了半天,后知后觉才回家想找他对质,发现人已经跑了,就去调查,才发现她跟着一个刚出狱的男人一起跑了。

  我花了些功夫去调查她的过去,八九不离十,孩子应该就是那个男人的,因为我最初遇到她的时候,那个男人因为偷窃罪刚入狱,她应该是发现自己怀孕了,自己又没能力养活,就找了我接盘。”

  “那你当初到底有没有碰她啊?”

  宋迟好奇的是这一点。

  “我也不知道,我喝多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跟她躺在酒店的床上,刚开始我很慌,立刻走了,过了一个多月她找到了我,说她怀孕了,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负责,就跟她结婚了。

  现在想想,她怀孕的时候很独立,从来不让我陪她去产检,应该就是怕我发现孩子的月份对不上,后来孩子出生,她跟我说是早产,我也没有怀疑,但其实根本不是早产。”

  “要我说,你就是傻,当初但凡你带她来见我们一面,我们这么多人,总有人能看透她的,不说老首长那双识人的慧眼,就是靠景琛那杀人于无形的气场,也能把她吓得无处遁形。”

  宋迟喋喋不休地说着,“虽说一百来万不算多,但这口气咽不下啊,你放心,我一定把人找出来,好好给你出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