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71章 我们都是骗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丁离开已经一年了,他每天都过得很辛苦,却又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

  他怕哪一天自己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就断了,会像当初失去厉景琛的布桐一样,不要爷爷不要严争,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想追随爱人而去。

  现在听到小丁临终前对女儿的托付,他再也忍不住,只想痛痛快快把压抑在自己心里的思念发泄出来。

  留下,对他来说是无比痛苦煎熬的,可是他必须活下去,为了小丁,为了他们唯一的女儿……

  ……

  小兰从钱进家离开之后,没有回星月湾,而是开车去了墓园。

  路过花店的时候,她进去买了一束花,放在了小丁的墓碑前。

  太阳还没完全下山,暖黄色的余光打在墓碑上那张年轻温暖的脸上,折射出一丝光芒。

  “小丁,我来看你了,”小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对不起啊,我没有遵从你的意愿跟钱进在一起,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其实我在想,如果我心里真的还喜欢着钱进,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做些什么,这么多年我跟在小姐身边,别的没学会,敢爱敢恨是肯定能学到的,只是我已经看清楚自己的心了,我对钱进,真的没有爱情了。

  当初你在医院里问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恋爱,是不是心里还有钱进,我承认,是有的,但已经不是现在的钱进了。

  我心里的钱进,是当初跟我在布宅喝酒吃小龙虾的那个男孩,而不是属于你的钱进,所以这么多年,他在变,而我心里喜欢的钱进没变,我喜欢的是初见时的钱进,那个时候还没有你,所以我从来没有惦记过你的钱进。

  今天,我跟心里喜欢着的那个钱进彻底告别了,这么多年了,我在钱进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小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愿意把最爱的丈夫和女儿托付给我,但是我会换一个身份,以亲人的身份照顾他们,而不是爱人和妈妈,因为钱进的爱人、贝贝的妈妈,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

  ……

  宋迟做事向来干净利落,没过两天,就把人找到了。

  人不方便带去星月湾,宋迟便把人带去了郊区的仓库。

  这些年风平浪静,厉景琛养的那些蟒蛇也早就送给了动物园,成为观赏动物了,这个仓库也变成了单纯的仓库。

  不过一男一女加上个孩子,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还是被吓坏了。

  “你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男人就是一个混混的模样,但还是挺仗义的,知道护着女人和孩子。

  “你是……”女人越看宋迟越觉得面熟,“我认识你,你是tan-k的朋友!”

  “记性不错啊,敢绿我兄弟,你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宋迟恶狠狠的道。

  女人仰着脸道,“我对不起他,他就对得起我了吗!”

  “少废话,等会儿tan-k来了你当面跟他说吧。”宋迟睨了男人一眼,想起tan-k就是帮他养了三年儿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吩咐保镖,“我怎么看这个人这么不顺眼呢,给我拖走,好好打一顿。”

  “是。”两个保镖很快把男人架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他!打人是犯法的,我可以告你们!”女人抱着怀里的孩子尖叫道。

  “你做出有损道德伦理的事情不犯法,所以有恃无恐是吧?”宋迟冷笑一声,“我今天就是要代表正义给你们一点教训!”

  没一会儿,tan-k就自己开车来了,地上的小男孩看见他,急忙跑过去,奶声奶气的道,“爸爸。”

  tan-k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扯了扯唇,道,“乐乐乖。”

  小男孩很高兴,抱着tan-k的腿撒娇,“爸爸,要吃糖……”

  tan-k还真的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糖,交给了一旁的保镖,“把孩子抱到那边去吃糖吧。”

  “好。”保镖很快照做。

  “要把我的孩子抱去哪里?”女人瞬间急了,“tan-k,你要做什么!”

  “你冷静一点吧,别吓到孩子,”tan-k淡声道,“有些话,你难道还要当着孩子的面说吗?”

  女人这才安静了下来,等保镖把孩子抱远了,才开口道,“我知道你去做亲子鉴定了,没错,是我骗了你,乐乐不是你亲生的,当初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才想到这个办法,见你每天在同一家酒吧买醉,就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了,谁知道你还真的上当了。

  可是tan-k,你扪心自问,我们虽然结了婚,可是这些年,你有尽过一天当丈夫的义务吗?除了给我花点钱,你还给了我什么!”

  tan-k淡淡一笑,“你应该清楚,我对你本来就没感情,我能给你的,也就只有钱了。”

  “所以我们都是骗子,不是吗?”女人委屈地哭出声,“其实结了婚之后,我就发现了,你很好,虽然木讷,但是人很老实,很本分,每天规规矩矩上班,下了班就回家做饭吃,吃完饭窝在房间里对着电脑研究,生活简单,不会在外面花天酒地胡来。

  所以我原本是想说,跟你好好过日子的,甚至你如果愿意,我还可以给你生孩子,谁知道你连碰都不碰我一下,我们就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室友一样,这算什么,你觉得我们这是夫妻吗!”

  “你少偷换概念,现在说的是你欺骗tan-k的事情,你还想跟tan-k好好过日子,难道还要他对你死心塌地,最后让你来个致命一击是吧?”宋迟怒斥道。

  “你又不是女人,你怎么可能了解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心存愧疚和爱意,但是却得不到他正眼相待时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女人哭着控诉道,“但凡tan-k能多看我一眼,对我有点男女之间的爱,我这辈子都跟定他了,可是他连施舍都没有施舍过我!”

  宋迟一时之间居然无以对,这个世界的黑与白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伤害别人的人,或许也在承受着伤害。

  这个女人的确可恶,可是她爱上了tan-k,于她而,tan-k就变成了她的爱而不得,导致她受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