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76章 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老公你回来啦?”

  向晨急忙上前把他拽过去,“快来拜拜,虔诚一点许个愿。”

  “我问你在干嘛?”

  慕东臣的语气更冷了,“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为什么要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的?”

  向晨急忙双手合十,对着送子观音拜了拜,这才重新转头望向慕东臣,“你怎么口无遮拦的?

  不能乱说话的,心诚则灵啊。”

  慕东臣的脸色有点难看,“你去寺庙里拜佛也就算了,我都依你,可你看看现在,都弄到家里来了,你要把这个家变成佛堂吗?”

  慕东臣拉着他的手臂摇了摇,“不是这样的,你要是不喜欢香的味道,我以后不点了好不好?”

  慕东臣毫不买账,“你看看这些东西,跟咱们家的风格完全不融合,格格不入,赶紧找人弄走。”

  “不行,请回来了就不能弄走,不然会有报应的!”

  向晨急了。

  “你听听你自己说的什么话,连报应都说出来了,向晨,你真是走火入魔了,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一个小时内,必须给我弄走,不然我自己动手!”

  慕东臣说完,便甩开她的手,直接去了书房,重重把门甩上。

  “砰”的一声,向晨吓得狠狠打了一个哆嗦,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向晨姐......”小梅原本是在厨房里做饭的,听见他们吵架,就走出来看,这会儿急忙上前安慰向晨,“没事的,你别哭啊。”

  “没事,”向晨胡乱地擦擦眼泪,哽咽道,“是我不好,没有跟他商量就请回来了。”

  “不要这样说,你也是希望能早点有孩子嘛。”

  “嗯,”向晨点点头,“小兰,我去把我的书房收拾出来,你帮我一起移到我书房里去吧,只要看不见,他就不会生气了。”

  “好。”

  “我也来帮忙。”

  小蔡原本是在自己房间里的,隐约听见慕东臣的声音,就赶紧整理了一下衣着,开门出来,却见他们两个在吵架。

  她心里别提多爽了,尤其是看见慕东臣凶向晨的时候,都能想象出向晨被赶出家门的弃妇模样。

  可她不能表现出来,非但不能表现,还要安慰向晨。

  向晨的情绪很快冷静了下来,三个人一起把送子观音挪到了书房里。

  ...... 小梅做好了饭菜,正要叫他们开饭,向晨便进来了。

  “向晨姐,做好了,开饭吧。”

  “你们先吃吧,我给西临煎一块牛排,不然他吃得不高兴,心情更糟糕了。”

  向晨一边说,一边拿着围裙穿上。

  “向晨姐,夫妻吵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好好说清楚就好了,床头吵床尾和,没事的。”

  “嗯,”向晨笑了笑,“我知道没事,东臣平时很疼我的,一句重话都没跟我说过,这次真的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到他的心情和感受,我以后不会了。”

  “是啊,慕总对你好,这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你别多想。”

  小梅想了想,道,“干脆我和小蔡去房间里吃饭,你们两个在客厅好好吃一顿烛光晚餐吧。”

  向晨没有拒绝,“也好,这阵子光顾着要孩子的事情,我都好久没跟他好好浪漫一下了。”

  “那我去把桌子收拾出来,你慢慢准备。”

  “谢谢。”

  向晨煎好牛排出来,餐厅里已经没人了,小梅已经把餐桌收拾好,把烛台都摆好了,餐桌上还用玫瑰花瓣摆出了一个“love”,看样子在星月湾没少帮慕西临他们布置。

  向晨放好牛排和刚刚醒上的红酒,这才去慕东臣的书房门外,轻轻敲了敲门,柔声道,“东臣,你别生气了,我已经把送子观音弄走了,你出来吃饭吧,我今天给你煎了牛排的,还给你开了瓶红酒,我们好好吃顿大餐,好不好?”

  书房里好半天没动静,向晨有点失落,又敲了敲门,“你就算生气,也得先出来吃饭,吃完饭再生气好不好?

  你要是不想看见我,我先去房间,等你吃好了我再出来......” 话音刚落,书房的们便被人打来,慕东臣走了出来。

  “老公,”向晨欣喜地拉住他的手,“你出来啦?

  走吧,咱们去吃饭。”

  慕东臣没有拒绝她,任凭他拽着自己去餐厅坐下,但是看到只有他们两个,心情舒缓了很多。

  “老公,这阵子不让你喝酒,你嘴馋了吧?”

  向晨给慕东臣倒着红酒,“今天给你解馋,但是也不能多喝,咱俩把这一瓶喝完就不喝了,好不好?”

  慕东臣轻哼了一声,“非要我发脾气才能吃好喝好?”

  向晨:“......” “当然不是这样的,今天是我不对,所以例外,但是平时你还是要遵守饮食的。”

  向晨顿了一下,又道,“没几天了,你再忍一忍,说不定咱们一次就成功了,到时候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慕东臣没说话,拿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着,喝了一口来之不易的红酒。

  向晨把桌上的蜡烛点上,再去把灯关了,还去开了音响,播放他们两个都喜欢的大提琴曲,气氛一下子变得唯美又浪漫。

  “老公,快吃牛排,这是之前布桐那边拿回来没吃完,冷冻在冰箱里的,时间有点久了,可能不是特别新鲜了,你将就一下,回头我再去拿一些新鲜的,让你吃个够。”

  “嗯。”

  慕东臣淡淡应了声。

  向晨见他有了回应,这才自己坐了下来开始吃。

  耳边虽然萦绕着优美动听的旋律,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刀叉跟盘子偶尔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气氛明显很僵持。

  良久,向晨才忍不住开口道,“老公,你看呀,我已经把送子观音挪走了,不在客厅了,我也不点香了,保证你以后闻不到那个味道了,咱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慕东臣抬眸看了她一眼,淡声道,“吃饭吧。”

  向晨心里有点委屈,这很明显还是没消气嘛,她都妥协了,他还在生气,心眼要不要这么小。

  不过想想,今天毕竟是她不对,还是得好好哄才行,既然现在哄不好,那就先冷静一下,晚点回房再哄。

  ...... 一顿饭的功夫,两个人把一瓶红酒都喝完了,向晨没喝多少,大半瓶都是慕东臣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