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80章 给你生孩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蔡知道这是绝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眼底闪过一抹坚定,见迟迟没人应声,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慕东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慕先生?”

  小蔡试着叫了一声,关上房门,迈开脚走上前,“我给您冲了蜂蜜水醒酒,您起来喝了吧。”

  慕东臣始终没有回应。

  小蔡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打量了一眼主卧,她没进过这里,但是这里比她想象中还要大还要奢华。

  床头挂着婚纱照,照片中的俊男美女相拥着,两个人看着镜头,笑得无比灿烂,看上去幸福又甜蜜。

  小蔡眼底闪过一抹妒恨,收回视线,看着床上的慕东臣,脸上满是势在必得的笑意。

  过了今晚,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向晨只配打包滚蛋! “慕总?”

  小蔡又温柔地叫了他一声,见他没有回应,自顾自的道,“您穿着衣服睡觉一定不舒服,我帮您脱了吧,会舒服一点。”

  话落,她便伸手去解慕东臣身上的衬衫纽扣。

  男人胸前的肌肤很快一览无遗,小麦色的肤色,强壮有力的胸肌,无一不在吸引着小蔡。

  再往下,是明显的六块腹肌,简直完美。

  小蔡的耳边,似乎又响起那晚听见的旖旎之声,迫不及待地去解他的皮带。

  “咔”的一声,皮带被解开,小蔡欣喜不已,正要进一步动作,慕东臣突然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老婆......” 男人醉酒后的嗓音动听极了,小蔡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了,情难自禁的应了声,“我在这里,东臣,你是不是很难受?

  我这就来伺候你了......” 慕东臣蹙了蹙眉,缓缓睁开了眼睛,带着醉意的视线缓缓聚焦,看清眼前的脸之后,倏地一下坐了起来,一抬手,推开了她,怒斥道,“你怎么在这里?

  谁让你进来的!”

  小蔡紧张极了,但是看他醉得满脸通红,须臾又感觉没那么紧张了,温柔地解释道,“东臣,你别生气,我见你喝醉了,给你送蜂蜜水醒酒的。”

  说完,她还抬手指了指床头柜。

  慕东臣扭头看了一眼那杯蜂蜜水,很快重新转头望向了她。

  女人依然穿着那天晚上的蕾丝睡裙,刚刚被她一推,跌坐在了地上,身前的风光若隐若现。

  裙子本来就是短款的,这么坐在地上,一双腿几乎都能看见,只可惜,又黑又短又粗,而且她还矫揉做作地摆着自以为被推倒很无辜但是又最美的姿势,殊不知在慕东臣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小丑,滑稽极了。

  慕东臣急忙望向一旁墙上挂着的向晨的写真洗了洗眼睛,对比之下,感觉更可笑了,便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要是让向晨看到这一幕,估计也会笑死。

  “东臣,你感觉难受吗?”

  小蔡爬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在他面前蹲下,把水杯递到他面前,“来,把水喝了酒不难受了。”

  慕东臣无视了被她改掉的称呼,低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下,“你喜欢我?”

  小蔡的脸忍不住一红,娇羞地垂下了眼眸,隔了一会儿,腾出一只手,指尖顺着他的小腿一点点往上抚去,“像你这么有魅力的男人,很难不让女人动心的,我也是女人,自然不会例外。”

  她前几天观察到,有一天向晨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慕东臣好像很喜欢,动不动就拉着向晨的手放在嘴边亲。

  所以她今天出门遛弯的时候特意买了瓶指甲油,也是红色的,刚刚就涂上了,心想慕东臣一定会喜欢的,果不其然,慕东臣并没有拿开她的手。

  慕东臣任由她动作,反正隔着西裤,也没碰到他,只是这身衣服,他是不会再要了。

  “可是我有老婆了。”

  慕东臣平静的道。

  小蔡抚到他膝盖的手停顿住,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道,“向晨给不了你想要的,你想要孩子,她偏偏不能生,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以给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慕东臣蹙眉,“谁告诉你她不能生的?”

  小梅是星月湾培养出来的,不是会多嘴的人,向晨对人不设防,但是也不至于会把这么隐私的事情告诉她。

  “这还用说嘛,看她那么迫切想要孩子的样子,一定是她不能生,但是又想用孩子来留住你的心啊,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小蔡尽全力扬起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东臣,试管婴儿是有概率的,万一不成功,不就是浪费时间吗?

  我给你生,用最原始的方法给你生,你放心,我身体底子好,很快就能怀上的......” 慕东臣挑眉,“你给我生?”

  “嗯,你想要生几个我就给你生几个,”小蔡把手里碍事的水杯重新放回到床头柜上,双臂抱着慕东臣的左小腿,把脸贴在他的膝盖上,样子就像一个忠诚的女仆,是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娇羞地开口道,“东臣,我想要你......” “我家是没有镜子吗?”

  慕东臣问道。

  “......嗯?”

  小蔡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

  男人的眸光在这一瞬间变得幽深恐怖,小蔡感觉像是有一条毒蛇,缠在她的脖子上,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

  “我说,我们家是没有镜子给你照吗?”

  慕东臣冰冷的嗓音像是冬日里的冰锥子,带着刺骨的寒意,“你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敢来爬我的床!”

  话音刚落,慕东臣便抬起右脚,一脚踹在小蔡的肩膀上。

  “啊!”

  小蔡重重摔倒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左边肩膀瞬间麻木了,下一秒,被踢的地方钻出了一阵刺骨的疼,感觉骨头都被这一脚踢碎了,“好痛......” “我可没说过我不打女人,不过像你这么贱的人,打你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慕东臣冰冷的嗓音在偌大精致的房间里响起。

  “呜呜呜......”小蔡痛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蜷缩在地上抽泣。

  慕东臣正要拿手机叫人来把她拖走,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向晨打着哈欠走了进来,看见屋里的场面,被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

  小蔡,你怎么在这里?

  发生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