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85章 再无瓜葛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孔忆慈点点头,“我也没给糖糖报太多兴趣班,而且她也没觉得压力大,所以平时应该还好吧,寒暑假的时候不用上课,我更加不想她浪费这个时间了,就多报了点。”

  “所以看呀,孩子好不容易放假了,搞得跟在学校里一样忙,多累啊,”布桐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带争争那会儿我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我平时周末也要学很多东西,但是一到寒暑假,我爸爸就会带我出去疯玩,我觉得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

  放松之后回来开学,又是一个学期的重压学习,但是只要想起学期结束又可以跟爸爸出去玩,好像也就没那么辛苦了,所以我对孩子的时间管理,基本上是照着我爸爸学的。”

  爸爸只陪了她十多年,她原本以为,他留给她的东西和回忆都少之又少,后来有一天却突然发现,她现在的一切,都有爸爸的影子。

  那种影响,是一辈子的,所以她才恍然大悟,爸爸真的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他一定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女儿,以他的方式,教育他的外孙们。

  “布桐,想爸爸啦?”

  孔忆慈的声音,打断了布桐的思绪。

  “是啊,经常想,尤其是看见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爸爸还在,一定是个毫无原则只知道纵容着他们的外公,到时候我肯定是要跟他说,这是不对的,”布桐想象着那个画面,眼眶瞬间红了,“但是我又在想,他要是还在那就已经很好了,我什么都可以纵容,绝对不会说他半个不字,只可惜啊,一切都是我的幻想罢了。”

  孔忆慈急了,“布桐,怎么好好的还难过起来了呢,别哭出来啊。”

  布桐吸了吸鼻子,笑着道,“我才没哭呢,只是提起爸爸情绪就有点失控了,但我不是真的伤心难过,那种伤心早就被抚平了,现在更多的,只是想念而已。”

  “嗯,我也还记得布叔叔的模样,他长得很帅,特别温柔,是我见过最温柔最有耐心的男人了,跟我们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

  布桐扬起嘴角,“我爸爸如果知道当年的小忆慈还记得他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孔忆慈有点难过,“布桐,布叔叔虽然走了,但是他对的爱是永恒的,不像我,爸妈活着又能怎么样呢……”

  布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顿了顿,才问道,“爸妈还是跟以前一样,很少跟联系啊?”

  “嗯,逢年过节给我转账,说是给糖糖买礼物,给钱多省心,连礼物都不用他们自己挑了,”孔忆慈深呼吸一口气,压下胸口的郁气,“所以说啊,有些人死了,却永远活在我们心里,可有些人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忆慈,不要这样,”布桐轻声叹息,“有些东西强求不来的,爸妈就是跟疏远了点,不像我妈,人家当初还想着怎么伤害我呢。”

  “噗……”孔忆慈一下子笑了出来,“所以咱们姐俩是在比惨吗?”

  布桐也笑出声,“好像是,我们有那么惨吗?”

  “并没有。”

  “对啊,我们有爷爷,有丈夫有孩子,过得很幸福,一点都不惨。”

  “不难过了,”孔忆慈忍不住抱住了她,“布桐,我们一直一直幸福下去,让那些不爱我们的人看看,没有他们,我们照样活得很好。”

  “嗯。”

  ……

  唐糖下午还有课,但是孔忆慈舍不得姐妹团,就让唐斯年去送了,自己留在星月湾玩。

  黎晚愉是公众人物,所以平时也是江择一负责接送孩子,刚好跟唐斯年搭伴了。

  几个人坐在布桐的书房喝茶聊天,好一会儿,厉思嘉才赶来。

  “思嘉,怎么才来啊?们家暖暖的日常都是宋迟一手包办,周末可是最轻松的一个。”孔忆慈道。

  厉思嘉的脸红了红,走上前坐下,轻声道,“晚饭吃得晚了点,所以来晚了。”

  “我看不是晚饭的原因吧,今天爸妈来做饭了,怎么可能吃得晚,”唐诗坏笑了一下,“看看脖子上的痕迹,也不知道遮一遮,又是宋迟缠着了吧。”

  厉思嘉急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脸更红了,“哪里?”

  “放心吧,不明显,我眼尖而已,”唐诗笑得更坏了,“不过证明我说对了。”

  厉思嘉在心里把宋迟上上下下骂了个遍,大中午的,非要拉着她闹腾,说很久没有在白天亲热了,结果孩子都是她爸妈送去上兴趣课的,这会儿某人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呢。

  “诗爷,别笑话她了,看思嘉脸都红了。”孔忆慈偷笑道。

  唐诗吃着糕点,道,“咱们几个无话不说的,这点事情有什么呀,更不好意思的都拿出来聊过呢。”

  厉思嘉急忙转移了话题,“桐姐姐,向晨姐怎么还没来啊?”

  “我给她打过电话了,说是在医院呢,已经赶过来了,应该快到了吧。”

  “她在医院干嘛?”黎晚愉问道,“在解决那个小蔡的事情啊?”

  “嗯,那人伤还没好,但该解决的还是得解决嘛,所以就去了。”向晨在电话里是这么跟布桐说的。

  几个人聊了没一会儿,向晨便来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这是怎么了?”唐诗问道,“医院那边处理得不顺利啊?”

  “那倒没有,”向晨坐下来,大概是口渴了,先喝了半杯橙汁,这才开口道,“事情刚发生那天,我恨不得手撕了那个女人,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气也消了,加上布桐说得对,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万一事情闹大了,损失名声的是我不是她,所以我也只能忍了,但是我也不能便宜了她,叫她把之前给她的订金还给我了,她的医药费我出,以后再无瓜葛。”

  唐诗挑眉,“她心甘情愿接受这个结果了?”

  “当然不情愿,她刚开始还不想还钱呢,但是见东臣这么心狠手辣,可能是意识到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没办法,只能接受了。”

  唐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种人还是应该防一下,万一她背地里有什么小动作,也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