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91章 不算是女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亚娟,你是客人,怎么还忙起来了?”

  布桐走上前道。

  “没有,我就是想给争争做点桂花糕,他喜欢吃的。”

  布桐原本想说家里的厨师会做,但是话到嘴边咽下去了,“行,你做吧,需要什么材料跟吴妈说。”

  “嗯,吴妈说了,这些桂花是你秋天的时候特意让人收集留着给争争做桂花糕的。”

  “孩子一年就回来一趟,当然要给他解馋。”

  吴亚娟轻声叹息,“布桐,跟你比起来,我为争争做的真的太少太少了。”

  布桐笑笑,“说什么傻话呢,母爱是不分高低多少的,你的心意我懂,争争也会懂的。”

  吴亚娟摇了摇头,“我没指望他懂,我就是想让孩子多吃点东西,他太瘦了。”

  “景琛说争争看着瘦,脱了衣服还是有肉的,身材很好,景琛还说他很像他父亲呢。”

  吴亚娟鼻子有点酸,“严格的身材是不错的。”

  “不想那么多了,今天过年,开心点,你想忙我也不拦着你,但是要注意身体。”

  “放心吧,这点活不算什么。”

  “嗯,”布桐笑着道,“做好了给我尝尝。”

  “你喜欢吃的话最好不过了,我多做点,大家一起吃。”

  “行啊,”布桐叫来厨师吩咐了两句,继续跟吴亚娟聊天,“你最近身体怎么样,有定期复查吗?”

  “有的,还好之前发现得早,现在每个月去复查,没什么问题。”

  “那就最好了。”

  “布桐,”吴亚娟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开口道,“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跟我一样,我觉得我现在都不算是一个女人了......” “怎么了?”

  布桐很快联想到什么,“难不成你先生对你有意见?”

  吴亚娟得的是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

  布桐之前有在网上看到新闻,说妻子做了这个手术,影响了夫妻感情的。

  吴亚娟低垂着眼眸,看不出情绪,“其实这些年我和他在那方面的次数本来就变少了,我做了手术之后偶尔......他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还是失望的,所以比之前更少了,我们又没有孩子,没什么维系点,就连话都变少了。”

  布桐有点气不过,“这男人怎么这样,你生病才做手术的,他更应该多爱你才对,就为了这点小事失望?

  合着女人没那点东西还不配当别人老婆了是吧?”

  “男人的想法可能跟女人不一样的,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布桐道,“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别憋在心里,跟我们说也好啊,我们会帮你做主的,就晚愉和诗爷那暴脾气,分分钟打到他清醒为止。”

  吴亚娟笑出声,“嗯,真的没事,他也没说什么,可能是我过于敏感了,你知道的,女人就是会比较容易多想,而且我可能是到更年期了吧,总之你别担心我。”

  “反正你别委屈自己就行。”

  “嗯。”

  ...... 布桐从厨房出来,心里还是被气到了,迎面看见厉景琛,走到他面前问道,“要是哪天我没胸了,你会有意见吗?”

  厉景琛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视线从她的脸蛋下移,认真的道,“老婆,你本来就没胸。”

  布桐:“......!!!”

  “你是瞎了吗?”

  男人低笑出声,“可是你以前的确是太平公主,现在的确有了,不过那也是我的功劳。”

  布桐:“......!!!”

  “懒得理你。”

  布桐正要走,被厉景琛拉住手腕,下一秒,就被他圈进怀里,“这是怎么了?”

  布桐撇了撇嘴,道,“亚娟做了切除手术之后,他丈夫都没那么爱她了,我有点不懂男人的思维。”

  “以偏概全了,”厉景琛默默她的脸,温柔的道,“这么想对其他男人不公平。”

  “也是,最起码咱们星月湾的几个男人就不会。”

  “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这是她自己当初选的男人,自然要承担后果。”

  布桐抱着他精瘦的腰,抬头看他,“心里还是生亚娟的气呗。”

  男人的嗓音很平淡,“身为严格的兄弟,我的确应该生气,但严格因我而死,我对她又有愧疚,所以谈不上生气,只是不希望听到她和她现任丈夫的事情,会替严格觉得难过。”

  布桐点点头,“我懂了,我不说了老公。”

  厉景琛看着她温柔乖巧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角,哑声道,“老婆,过年好。”

  布桐扬起嘴角,“你今天早上跟我说过了。”

  还给了压岁钱。

  “早上你困,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男人的鼻尖轻轻触碰着她的鼻尖,两个人的呼吸几乎缠在一起,“这一整年你辛苦了,谢谢你当初那么坚持要生下小野,让我的生命更加完整。”

  “这有什么好谢的,这么说的话,我不还得谢谢你给了我小野吗?”

  布桐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甜滋滋的,“那你也辛苦了,又得工作又得照顾我和孩子。”

  男人的嗓音魅惑极了,“甘之如饴。”

  “布桐表......我天,这大白天的,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亲热。”

  黎晚愉的声音传来。

  布桐慢悠悠地松开了厉景琛,转头看她,“在自己家里亲热一下怎么了?”

  “那你们继续吧,反正我不是来找你们的,争争回来了吧?

  人呢?”

  “在茶室跟爷爷说话呢。”

  “那我去看看,一年没见,想他了。”

  黎晚愉看着严争长大的,感情自然不在话下,很快便自顾自去茶室了。

  布桐转过身来,拉着厉景琛的手道,“老公,咱们也去跟儿子聚聚吧。”

  “好。”

  ...... 午餐过后,所有人陆陆续续来到星月湾,小兰就是在这个时候才见到tan-k的。

  自从上次的风波之后,tan-k外出散心了很久,前两天才回来过年。

  两个人在二楼的走廊上遇到,都停住了脚步,四目相对,一时都愣住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小兰先反应过来,问道。

  “来吃年夜饭,总裁找我说点事。”

  tan-k指了指厉景琛的书房。

  “哦......”小兰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