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697章 两个都得遭殃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布桐道,“比阑尾炎手术要严重得多,这就是你说的,我和姨姨她们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她的原因。

  不过现在暂时没有危险了,复发的概率应该也不大,你不用担心。”

  严争没说话,像是在沉思。

  “妈咪,”厉星辰端着一盘桂花糕走了过来,“我重新拿了一盘,给妈咪吃。”

  “谢谢宝贝,”布桐冲她笑了笑,“以后小心一点,浪费不好,家里的钱是爹地辛辛苦苦赚的,他养活咱们这一大家子很不容易。”

  “嗯,我知道了。”

  厉星辰被教育得很好,这些道理她打小就在听了,所以纵使众星拱月,也没有养成奢靡浪费的习惯。

  布桐刚想伸手去拿桂花糕,却有一只手先她一步,拿了一块。

  严争的手很漂亮,修长,骨节分明,年轻英俊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把桂花糕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动作十分矜贵优雅。

  布桐弯了弯唇角,也拿起一块吃了起来。

  “啊啊啊......”厉小野见所有人都在吃东西,只有自己没得吃,委屈得直叫。

  “宝贝乖,你不能吃这个,妈妈去给你拿别的好吃的,好不好?”

  厉小野不乐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在厉景琛下楼,来把她抱去哄了。

  ...... 帝都天气冷,吴亚娟不小心着了凉,感觉自己有点要感冒的样子,便去厨房准备煮碗姜汤压一压。

  打开锅盖一看,却见里面的桂花糕已经不在了。

  吴亚娟诧异了一下,以为是慕西临嘴馋拿去吃了。

  慕西临挺爱吃她做的东西的,她也准备回头给他多做一点。

  儿子不吃,别人吃也是挺欣慰的。

  吴亚娟正准备去找姜,身后突然传来吴妈的声音,“亚娟,你不会是要吃桂花糕吧?

  都吃完了,刚刚太太和争争在聊天,吃了不少呢。”

  “布桐和......争争?”

  吴亚娟震惊不已,“争争也吃了?”

  “嗯,太太好像说了他几句,他就吃了,所以你看,孩子最起码还是听太太的话的,你别难过了。”

  吴妈安慰道。

  吴亚娟突然就忍不住了,哽咽了起来,“嗯,我不难过,我很高兴,你帮我谢谢布桐。”

  “这种事情谢什么,我们家太太没想着要你谢,再说她也是为了争争好。”

  “不管怎么说,我都很感激的。”

  “我们家太太心善,要是自私点,巴不得你不要跟你争争见面呢。”

  “是啊,布桐是个好人。”

  “行了,你别难过了,我看你好像有点感冒了,赶紧去找夏晴拿点药吧,免得加重。”

  吴亚娟擦了擦眼泪,道,“好,我得赶紧把身体养好,给争争多做点好吃的。”

  “这就对了。”

  ...... 帝都的雪下得很大,出行十分不便,向晨着急去美国,也被耽搁了。

  好在那边进展很顺利,替孕的女人成功怀上了孩子,倒也不是非他们去不可,向晨这才安下心来享受假期。

  一转眼,严争的假期就结束了,离开的前一晚,厉星辰便开始难过了起来,整个人都没了神采。

  严争来到花房,看见厉星辰正在插花,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哥哥每个星期都会给你打视频电话的,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知道了。”

  厉星辰悻悻的回。

  “要不这样,你想要什么告诉哥哥,等哥哥将来工作赚钱了给你买,就像亮哥一样。”

  郭琪亮拿到实习工资的那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所有钱给布桐买了礼物,虽然只是一条几千块钱的手链,在布桐的珠宝柜里是最便宜的,但却把布桐感动得痛哭流涕,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个月,郭琪亮给布老爷子和弟弟妹妹们买了东西,平时对厉星辰更是有求必应。

  “我想要吃火锅,你又不能像亮哥一样带我去吃。”

  “你正在长身体,要少吃点辣,我跟亮亮说过了,以后不许他带你去吃。”

  “不行,我就要吃!”

  厉星辰瞬间不高兴了,“你不能带我吃就算了,为什么还不让亮哥带我去吃?”

  “不让你吃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带你去吃,要是被他们知道亮亮悄悄带你去吃,你们两个都得遭殃。”

  厉星辰的脸鼓得像河豚,“反正你一年到头不在家,我就算是被爹地妈咪凶你也护不了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严争有点懵,“我只是跟你说一下后果而已,你和亮亮平时要注意分寸不能任性,尤其是你现在在发育,吃得太辣对身体不好,会长不高,辣椒还会伤嗓子,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声音变得不好听吧?”

  厉星辰:“......”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觉得呢!”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的。”

  厉星辰:“......” “好,我长不高,声音也不好听,你以后不要听我说话就可以了。”

  “......我没说你声音不好听,只是希望你少去外面吃火锅。”

  厉星辰根本不想理他,转过身去,继续修剪着面前的一株玫瑰。

  “月牙儿?”

  严争叫着她。

  厉星辰充耳不闻。

  “你气什么倒是说出来啊,不然哥哥怎么知道你在生什么气。”

  厉星辰嘟着嘴不说话,一个不小心,把花都剪掉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粉色玫瑰掉在桌子上。

  严争急忙拿掉她手上的剪刀,“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玩剪刀,危险。”

  “不要你管!”

  厉星辰正在气头上,气呼呼地想去拿剪刀。

  “厉星辰!”

  严争握住她的手腕阻止,不悦道,“不听话是不是?”

  厉星辰更委屈了,眼里蓄满了泪水,生气地瞪着他。

  严争看着她这副样子,哪里还生得了气,心一下就软了下来,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哥哥说错话了,跟你道歉好不好?

  你不要生气了,哥哥只是想让你吃得健康一点。”

  厉星辰把脸别开,不理他。

  严争轻叹了一口气,“明天一早哥哥就要走了,除去睡觉时间,你就剩现在这一点时间跟哥哥在一起了,确定要继续生气?”

  厉星辰闻,更委屈了,“你知道没时间了还一个劲训我,不许我这样不许我那样的,你要是在家不就能随时管着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