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04章 声明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就开始啦?

  我太期待了!”

  黎晚愉已经等不及了,“向晨在诗爷那边呢,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她过来!”

  “嗯,叫他们来吃饭吧,吃饱了开工。”

  晚饭过后,几个女人便迫不及待地跟着布桐去了房间,拿着电脑一起敲定了一篇声明稿,用向晨的账号发了出去。

  向晨v:关于这两天“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对我提出的控诉,本人在此正式给予回应。

  我的确因为身体原因生不了孩子,但不是像网络上流传的那样人流做多了导致的,我喜欢孩子,不可能扼杀小生命。

  正是因为我喜欢孩子,所以在婚后,我渴望拥有孩子,我先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男人,他身心健康,没有任何暴力倾向,不在乎我生不了孩子,一如既往地爱我,在我眼里,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男人。

  也正是因为他深沉的爱,我才更加觉得没有孩子是一种遗憾,所以我才剑走偏锋,想要通过试管婴儿加上替孕的方式,拥有一个孩子,我在这里跟所有关心支持我的粉丝朋友们道歉,我做了一个不好的示范,不该踩灰色地带。

  当时我跟“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的确签署了一份合同,由她替我孕育孩子,她也的确住进了我家,这些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我不会否认,但是后面她所说的,我先生有暴力倾向,几次骚扰她殴打她,是绝对没有的事情。

  事实的真相是,“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被我先生的财力以及人格魅力吸引,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试图做出有违道德的事情,我先生一怒之下打了她,导致她受伤,期间的医疗费用,我当时已经全部承担了下来,这一点有医院的证明。

  相信我的说法,很多人会存疑,“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也一定会否认,对此我可以拿出实质证据。

  因为那个时候家里突然有了陌生人,我先生很不习惯,怕别人会不小心碰了他的东西,所以在我们自己的房间里安装了监控,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监控全部拍了下来,如果“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继续否认,我可以拿出监控视频跟她对质,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在这里再次重申:我先生身心健康,他的确动了手,但原因并非“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所描述的那样,我先生没有骚扰过她,相反,是她主动来我们的房间骚扰我先生,我不知道她现在站出来胡说八道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绝对不会让她得逞。

  以上,就是我对“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给出的回应,她颠倒是非黑白,侮辱诽谤我先生,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家人是我的底线,所以我保留对“心向暖阳的菜菜”女士提出诉讼的权利。

  最后,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再次对我曾经试图踩灰色地带的事情跟所有人道歉,我的两个孩子的确出生了,但我没有做出实质性挑战法律的事情,我的孩子是在替孕合法的国家出生的,他们是光明正大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为了弥补我曾经差点犯下的错,本人在此正式宣布,退出娱乐圈,从此相夫教子,成为一个最平凡的妻子,和最伟大的母亲。

  祝愿天底下所有的母亲都能平安幸福,也祝愿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长。

  感谢一路走来守护我关心我的粉丝朋友,祝大家安好。

  --向晨 最后退圈的那段话,是向晨自己主动加上的,布桐并没有多意外,倒是唐诗和黎晚愉,都有点诧异。

  向晨看着发出去的内容,长松了一口气,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笑着道,“布桐,我现在能体会到你当初退圈回归家庭时,心情有多畅快了,远离娱乐圈的是非,回到自己该回的位置上,何尝不是一种归属。”

  布桐笑笑,“你这些年工作本来就少,属于半隐退了,现在只是把仅有的工作都拿掉而已,挺好的,欢迎加入全职主妇的行业。”

  “这年头全职主妇好像都成了贬义词了,可是像你这样,丈夫疼爱孩子乖巧,自己每天看看书逛逛街想干嘛就干嘛的全职主妇,简直是人生赢家。”

  布桐蹙眉,“你哪里看出我孩子乖巧了,你干女儿什么德行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向晨乐得不行,“小野人如其名,是野了点,但是真的招人喜欢。”

  “这么招你喜欢你带回家玩两天,让我休息休息吧。”

  布桐一脸嫌弃。

  “我倒是想啊,可是厉总不愿意,我也只能多来星月湾看看小野了。”

  “你们两个别聊了,手机都卡了,向晨,你这声明可以啊,热搜都炸了。”

  黎晚愉怎么点也点不开了。

  “正常,以前布桐经常上热搜,系统动不动就崩,我今天爆出这么大的事情,当然也会了,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退圈的感觉真好。”

  向晨走过来,在布桐身边坐下,搂住了她的肩膀,“布桐,谢谢你啊。”

  “谢什么,我反正无聊,有小蔡这样的人蹦跶,刚好教训一下呗。”

  “桐桐,你现在可以啊。”

  唐诗夸赞道,“把小蔡拿捏得死死的。”

  布桐灿烂一笑,“小蔡这种人的确欠收拾啊,得寸进尺,给她跟竹竿她感觉自己能上天了,而且她三观不正,连东臣的床都有勇气爬,想必是很难改掉这个习惯的,谁知道下次祸害的是谁的家庭,所以既然她往枪口上撞,我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你这是摸准了她的性情了。”

  “不,准确的说,是摸透了人性,这种人我们见得也不少,她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钱。”

  “是啊,她不过就是想要那一百万罢了,为了钱连良知都不要了,可悲。”

  黎晚愉望向向晨,“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叫择一起诉,告到她怀疑人生为止。”

  向晨毫不在乎,“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后面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的目的就是为东臣正名,让所有人知道,我的孩子是堂堂正正生下来的,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