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20章 只给你一个人抱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谁说出门吃饭一定要男生买单?”

  厉甜甜道,“我们帝尊倡导的是独立自主,所以这顿我买单也行呀。”

  陈奇忍不住鼓了鼓掌,“你们帝都人果然大气,女孩子都跟我们那里的不一样。”

  严争笑笑,“行了,别争了,谁组的局谁买单,这顿我来。”

  陈奇:“行,不跟你客气。”

  厉甜甜:“谢谢争哥,那我又很不要脸蹭吃了。”

  “不用客气。”

  两个女孩点好菜,严争又把菜单给了陈奇,陈奇加了两个菜,最后严争看了看,点了饮料。

  锅底和菜很快上来,几个人便开始热火朝天地吃了起来,包间里很是热闹。

  “这大热天开空调吃火锅还真是爽,”陈奇一边吃一边开口聊天,“严争,这下你可火了啊,一架成名啊。”

  严争把烫好的毛肚夹进厉星辰碗里,“我本来就很火。”

  陈奇:“......” “哈哈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啊。”

  “争哥本来就是学霸,在帝尊很有名的,这跟脸皮厚不厚有什么关系啊。”

  厉甜甜道。

  “小甜甜你不懂,他在部队的时候很一本正经的,一天到晚都没什么笑脸,只有每周末拿到手机跟他妹妹,也就是小月牙打电话的时候才会像变了个人一样,所以我今天看见小月牙就恍然大悟了,我要是有一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估计也会那样。”

  厉星辰灿烂一笑,“谢谢陈教官夸奖。”

  “都走出学校了就别叫我陈教官了,叫我名字就可以。”

  叫名字好像有点没礼貌,厉星辰想了想,道,“那在外面的时候,我叫你陈奇哥吧。”

  “行啊,我比你大,又是你哥的兄弟,你叫我哥也是正常的。”

  厉甜甜问道,“月牙,那我叫他什么。”

  “大家都这么熟了,你跟我一样叫呗。”

  “啊?”

  厉甜甜有点为难,“感觉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了小甜甜。”

  陈奇问,“我比你大,不配你管我叫一声哥啊?”

  “其实你们可以叫他大可,”严争道,“在部队的时候,大家都管他叫大可,他家里爸妈就是这么叫他的。”

  “哦,奇字拆开来就是大可啊。”

  厉甜甜恍然大悟。

  大可...... 厉星辰一听这名字就感觉有点怪异,突然想起了什么,明白了,她是想到某位小可了。

  大可小可,听着像兄妹,她可不想每次叫陈奇的时候都联想到施小可,直接拒绝了,“我觉得陈奇哥的名字很好听啊,大可是他家里人叫的,我们叫不合适。”

  “我倒是无所谓的,但是月牙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我不勉强的。”

  陈奇体贴的道。

  “那我就叫你陈奇哥了。”

  厉星辰愉快决定。

  厉甜甜:“那我也只能跟月牙一起叫咯。”

  “行,你们怎么高兴怎么来。”

  严争吃火锅很讲究,是掐着精准时间涮菜的,时间一到立刻捞出来,一半夹给厉星辰,一半自己吃。

  陈奇忍不住吐槽,“严争,你有毒吧,这么讲究干嘛,多煮一会儿又不会怎么样。”

  “追求口感。”

  严争解释道。

  “那你吃个火锅还真是够费劲的,早知道咱们就不吃火锅了。”

  “月牙喜欢。”

  严争又道。

  “哈哈,我发现你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宠妹,我都有点羡慕月牙了,而且你今天打架的姿势真的帅呆了。”

  “过奖。”

  “都受伤了还帅呢,”厉星辰心疼地看着严争的脸,“哥,你确定你上过药了吗?”

  “上过了,晚点回家还会上的。”

  “好,回家我帮你上。”

  “嗯。”

  正说着话,严争搁在桌子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划开接听,语气有点淡,“什么事?”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后,严争道,“我很忙,没时间,就不过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对方又说了几句,像是坚持要他过去,严争淡淡推脱了,便挂上了电话。

  厉星辰没看到来电显示,但是这会儿也能猜到是谁打来的了,没主动开口问,自顾自吃着菜。

  陈奇和厉甜甜在聊天,研究着肥牛煮多久口感最好。

  “生气啦?”

  严争感觉到厉星辰有点不开心,小声解释道,“是施小可打来的,但是你听到了,我拒绝了。”

  “嗯,我听到了,我也没生气。”

  “嘴巴都嘟起来了还说没生气,”严争把饮料递给她,“喝一口。”

  “嗯。”

  厉星辰乖巧地喝了一口,问道,“她打给你干嘛呀?”

  “说想见我一面。”

  厉星辰撇撇嘴,“哦,”厉星辰又道,“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啊?

  非要见面,是方便抱你吗?”

  那天施小可抱了严争两次,这事她可没忘,想起来的时候还是很郁闷。

  严争:“......” “所以我不见她,也不给她抱,”他给她夹着清汤锅里的蔬菜,“我只给你一个人抱。”

  厉星辰的嘴角立刻上扬了起来,本就不多的郁气现在彻底烟消云散了。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啊。”

  陈奇插嘴道。

  “没什么,”严争自然不可能跟他说施小可的事情,转移了话题,“对了,军训结束后你有什么打算,要回老家吗?”

  这次陈奇来帝都,是严争邀请他来玩的,怕他不好意思留下白玩,就干脆推荐他去帝尊大学当教官。

  “嗯,我大学没上完就去当兵了,老家那边的学校还给我保留着学籍呢,我得回去把学上完,拿到文凭才好找工作啊。”

  陈奇跟严争同龄,今年23岁。

  严争道,“其实我觉得,你留在帝都的发展机会会更大一些,当然,我不是瞧不起你老家的意思,而是实事求是。”

  “这我当然知道,帝都的发展机会肯定多啊,哪里是我老家能比的,我也很喜欢这里,可是你也看到了,帝都寸土寸金的,想在这里发展谈何容易啊,我接下来得继续上学吧,两年后毕业都25了,参加工作的同时得买房娶媳妇儿吧,听说这里的房子都是天价,一套抵我们老家好几套呢,我得奋斗多久才能买得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