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22章 猝不及防的吻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也这么觉得,陈奇哥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应该帮助他的。”

  “傻姑娘,你才认识人家一天,就能看出他好了?”

  厉星辰笑着抓住他的手臂,“我是才认识他一天,可是你认识好几年了啊,我觉得既然你愿意主动帮助他,说明他身上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最起码,他也应该是个好人,不然哥哥不会主动帮助他的。”

  严争的视线专注在前方,点了点头,“我觉得他是个很善良又很有韧劲的人。”

  “这就够了呀,对我们来说,帮他是举手之劳,可是却能让他以后的人生过得更好,不是很好吗?”

  “嗯,月牙真好。”

  厉星辰笑弯了眉眼,“你也好。”

  严争转头看了他一眼,负伤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两个人回到家,布桐正陪着郭琪亮在餐厅吃宵夜。

  “回来啦?”

  布桐听见声音,转头看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争争,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妈妈不用担心。”

  严争上前拍了拍郭琪亮的肩膀,“你也刚到家?”

  “嗯,今天加班,都没时间跟你们一起去吃火锅,改天我请你战友吃饭。”

  郭琪亮道。

  “小事,总有机会认识的。”

  这样的聚餐严争自然不会忘了郭琪亮,但是他晚上加班,没能去成。

  “妈妈,”严争重新望向布桐,“爸爸在哪里?

  我有事情想找他商量。”

  “在书房呢,应该已经忙完了,你直接去找他吧。”

  “那我先上楼了。”

  严争很快离开。

  “老妈,我也先回房洗澡了,晚上吃了火锅,身上有味道了。”

  “嗯,”布桐笑了笑,“月牙军训辛苦了,洗了澡早点睡觉。”

  “好,老妈晚安。”

  “晚安。”

  ...... 严争来到二楼的书房外,敲了敲门,里面很快传来厉景琛低沉的嗓音,“进来。”

  严争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厉景琛坐在书桌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还以为是你妈妈。”

  “妈妈在楼下陪亮亮吃东西。”

  “过来坐,”厉景琛继续低头忙着手上的工作,“脸怎么了?”

  “没事,”严争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爸爸,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严争把陈奇的事情跟他详细说了一遍。

  厉景琛听完,手里的文件也刚好看完,签了字收起钢笔,这才抬眸望向对面的儿子,“争争,你今年23岁了,我没限制你的权利,所以这种小事,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你去跟学校打个招呼就行了,没人会违逆你的意思。”

  严争有点诧异,很快道,“可是我觉得,这怎么也算是给我的战友走后门了,应该征求你的同意。”

  “走后门就走后门了,只要不触碰道德底线,这种事情你自己完全可以做主。”

  严争虽然料到厉景琛会同意,但是也没想到他会放权。

  严争想了想,道,“爸爸,我可能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听从你和妈妈的安排,说白了,就是被保护得太好了,这几年在部队虽然得到了磨练,但是在家里,可能还是会习惯听话。”

  厉景琛看着他,“之前我们从来没机会讨论过这些,现在你回来了,刚好可以聊一聊。

  争争,你已经长大了,换成别的孩子,可能都不愿意在家里住,想要搬出去独立了,但是我知道你有孝心,这也是让你妈妈欣慰的地方。

  但是你住在家里,不代表你还要跟小时候一样,无条件听爸爸妈妈的话,你有独立的思想和人格,我和你妈妈对你也完全放心,所以只要是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决定,放手去做,爸爸妈妈都支持。”

  严争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爸爸。”

  “早点去休息吧,脸上有伤,记得上药。”

  厉景琛具体没问他是怎么受伤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不必什么事情都过问。

  严争站起身,“那我回房了,爸爸晚安。”

  “晚安。”

  严争走出厉景琛的书房,看见厉星辰的小脑袋从自己的房间探出来正往这边看,见他出来,立刻朝他挥了挥手。

  “怎么还不睡?”

  严争走上前问道。

  厉星辰晃了晃手上的药膏,“我去给你拿了药,现在帮你上。”

  “好。”

  严争走进了厉星辰的房间,先去洗了把脸,坐在沙发上,任凭少女帮他上药。

  “哥,疼吗?”

  厉星辰一边擦一边问道。

  “不疼。”

  “别逞强了,我看着都疼,我听说卢卡斯学长伤得比你重呢。”

  “嗯,他打不过我。”

  厉星辰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看过视频了,你打架的样子很帅,我们班很多女同学都被你迷晕了。”

  “这是她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厉星辰笑得停不下来,“这么冷漠啊?”

  “不然呢?

  我还能对她们热情不成?

  那我们家小公主估计得把学校拆了。”

  厉星辰心里一暖,没控制住,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她亲得很快,几乎是碰了一下,立马就拉开了距离,低头把药膏收好,欲盖弥彰的道,“好了,你去睡觉吧,晚安。”

  严争愣住那里,定定地看着她的脸。

  厉星辰见他没动,原本想悄悄转过头来看他一眼,结果一下子就撞上了他深邃的视线,急忙起身往浴室跑去,“我要去洗澡了!”

  严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厉星辰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的,他脱了衬衫,进了浴室,站在花洒下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澡,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厉星辰从小就爱亲他,后来大概是到她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可能有这方面的意识了,会觉得害羞,所以就不亲他了,当然,包括太爷爷和老爸,她都不会去亲了。

  这还是时隔多年后,她第一次这么亲他。

  严争的心里很乱,说不出为什么,一颗心就是静不下来,脑海中全是她刚刚那个猝不及防的吻。

  良久之后,严争才关掉了花洒,拿着毛巾走出了浴室。

  ...... 第二天早晨的餐桌上,厉小野摇晃着双腿在吃鸡蛋,看见严争进来,立刻问了好,“争哥早。”

  “小野早。”

  严争上前亲了一下她的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