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25章 谈恋爱的意思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喋喋不休地吐槽着,丝毫没有察觉一旁的严争脸色冷了下来。

  “哥,你们男生有时候真的比女生还讲究,不过我听老妈说,老爸也是这样的,温故也这样,所以难伺候应该算是总裁通病哈哈哈。

  默默将来也是总裁哦,他将来也是要接管家族企业的,听说实力不小呢,但是他那个老爸真的......” “你很喜欢他?”

  严争突然开口,打断了厉星辰的话。

  厉星辰愣了一下,旋即道,“我跟默默从小一起长大,当然喜欢他啊,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可喜欢他了。”

  严争握着方向盘的手蓦地攥紧,嗓音低哑了几分,“那你想跟他在一起吗?”

  厉星辰有点不明所以,“哥,你说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啊?”

  “......谈恋爱的意思。”

  “谈恋爱?”

  厉星辰惊呆了,“跟默默?

  怎么可能?

  我没这么想过。”

  “那是因为你现在不能谈恋爱,”严争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然逐渐失控的情绪,“等明年你可以谈恋爱了,是不是就会第一个考虑他?”

  厉星辰更懵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也没想过要谈恋爱呀。”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前方是红灯,严争停下了车,转头看着她,“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会优先选择他?”

  “我不知道。”

  没考虑过的事情,自然是没法确定的,而且就算现在让她想,她也是迷茫的。

  在她心里,谈恋爱是以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至于跟谁谈,现在怎么能预测得到。

  严争听到他模棱两可的回答,心里更加烦躁了,偏偏这种烦躁又好像是没有出口可以发泄的,只能憋在心里,闷得他快要透不过气来。

  “滴滴!”

  身后传来刺耳的喇叭声,拉回了严争的神思。

  他转正视线一看,前面的红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绿灯。

  严争很快敛了敛思绪驶离。

  两个人一路沉默,厉星辰能感觉到严争心情很差,但是又不太明白为什么。

  她想了一路,快到家的时候,突然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开口问道,“哥,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跟默默谈恋爱呀?”

  严争指尖一僵,差点没踩下急刹车,不置可否。

  “我知道了,就跟我不希望你跟施小可谈恋爱是一样的,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我们都不希望对方被别人抢走,你的心态跟老爸是一样的,占有欲作祟。”

  厉星辰认真地分析道。

  严争微微蹙眉,像是在思考。

  “哥,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就算等我成年了,我也不一定会和默默谈恋爱呀,我跟他太熟了,平时就跟哥们儿一样的,怎么能当情侣呢?”

  严争的眉头拧得更紧,“他未必这么想。”

  男人的直觉有时候比女人还要准,他今天看见顾清默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沉默的小男孩,也不再是布桐嘴里那个很可怜的留守儿童。

  如今的顾清默,眼神里充满了野心,对厉星辰的。

  厉星辰不谙世事,自然察觉不到,可是却逃不过他的眼睛。

  “哥,你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觉得默默喜欢我吧?”

  厉星辰认真想了想,道,“从小到大他身边朋友都很少,认真算下来,好像只有我一个朋友,可是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啊,从初中的时候起,有那么多人给我写情书,他就没写过,所以他不可能喜欢我的......” 严争:“......” 果然是小公主,过于天真,她不知道对男人来说,不敢轻易表达的爱,才来得更加深沉。

  车子驶进星月湾,两个人没再讨论这个话题,各自回房洗了个澡,便下楼吃晚饭了。

  ...... 严争没什么胃口,加上昨晚一夜没睡,今天熬了一个白天,吃完饭陪厉小野玩了会儿,就回房间睡觉了。

  睡得迷迷糊糊中,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他拿起手机,划开接听,“叔,怎么了?”

  tank的声音传来,“争争,太太知道那个卢卡斯的事情了,她好像有关注帝尊大学的论坛,也猜到了什么,刚刚叫我去查一下卢卡斯是不是江咏仪的儿子!”

  严争蹙眉,想了想,道,“我去跟妈妈说吧。”

  “那行,那我就不跟太太汇报了啊,你直接跟她说,顺便还可以安抚一下,毕竟自己的弟弟追女儿,这也太狗血了。”

  “嗯,那先这样。”

  严争挂上电话,换上衣服去找布桐。

  布桐这会儿正在厉景琛的书房闷闷不乐的,看见帝尊大学的论坛,心里有了猜测,就静不下心来了。

  尤其是她发现卢卡斯长得跟江咏仪有点像,太阳穴一直在突突狂跳。

  “老公,我不希望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布桐越想越不舒服。

  “没事,咱们月牙没爱上他,就算他是江咏仪的儿子也无妨,要是月牙真的喜欢他,那才叫狗血。”

  厉景琛的心态倒是比布桐好太多了。

  布桐脸色很差,“她不是很讨厌帝都吗?

  当年一心想要逃离,怎么还让他儿子来帝都上学啊?”

  “说明帝尊名气大,这是好事。”

  布桐无以对,听见敲门声,开口道,“请进。”

  “妈妈,”严争开门走了进来,“小野说你在这里。”

  “嗯,”布桐扬起笑脸,“找妈妈有事啊?”

  “我来跟妈妈说一下卢卡斯的事情,”严争走上前,在他们两个人的对面坐了下来,道,“我昨天就觉得卢卡斯这个名字有点耳熟,让tank叔叔证实过了,他的确是江咏仪的儿子,没跟妈妈说,是不想你不开心,现在你猜到了,就没必要瞒着了。”

  布桐愣了一下,旋即道,“争争,妈妈是有点不开心,但是也没那么严重,你放心吧。”

  “嗯,我跟他打了一架,他暂时应该不会纠缠月牙了,我会看着的。”

  布桐道,“月牙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了,现在虽然长大了,但是妈妈其实不太想让她知道这些往事,毕竟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既然有了感情上的牵扯,就必须制止,必要的时候,就让他们知道彼此的关系。”

  严争点头,“我记住了,我先观察观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