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28章 这是她送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老公,怎么了?”

  布桐走上前坐下,亲了一下他的脸,“还生气呢?”

  “他给你发微信了。”

  男人沉声道。

  “是吗?”

  布桐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随手拿了过来,看见上面有消息提醒,提示郑康给她发了一张照片。

  布桐靠在厉景琛怀里,直接点开了,是一张蛋糕的照片。

  布桐回复了一个生日快乐的表情包后,便收起了手机,抬头看着厉景琛,“康康今天生日,我叫他去买蛋糕吃,他应该是想告诉我他已经买了吧,这没问题啊。”

  厉景琛冷笑了一声,“在你眼里什么都没问题,他抱你也没问题。”

  布桐:“......” “你还真因为这事儿生上气了呀?”

  布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会儿我也是猝不及防,但是你不觉得要是立刻推开他,会很奇怪吗?

  就算是久别重逢的朋友,拥抱一下也没什么。

  而且这些年郑康一定吃了很多苦,我觉得他需要一个拥抱,更重要的是,他今天还救了咱们的女儿......对了,你去查过了吧?

  今天的事情只是意外吧?”

  “嗯,”男人淡淡应了声,“查过那辆车了,没问题。”

  虽说是厉小野自己跑出去的,但事关女儿,厉景琛向来谨慎,第一时间就叫人去查了。

  布桐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所以你看,今天这个意外,要不是康康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胆战心惊的。”

  厉景琛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看了监控,那一幕的确凶险。

  他摸了摸布桐的脸,道,“以后别见郑康了,好吗?”

  “......老公,你该不会是因为他抱了我一下,就吃醋了吧?”

  布桐又好气又好笑,“我算是郑康的长辈,而且这是礼节性的拥抱,你这都要吃醋,说不去不怕被人笑话吗?”

  “你当自己是长辈,他可未必拿自己当晚辈。”

  厉景琛冷声道。

  “你真的想多了,我比他大十多岁呢,就算是平辈,你也不用吃醋,乖啊。”

  布桐在他脸上亲了又亲,“我好困啊,睡觉吧好不好?”

  厉景琛一脸固执,“你答应我不再见他。”

  “至于吗?”

  布桐有点无奈,“你还担心我被他拐跑了不成啊?

  虽然他年轻,长得也挺帅......唔......” 布桐后面的话被男人的唇堵住,没能说完。

  厉景琛跟惩罚似的吻着她,疼得布桐呜咽了起来。

  可他好像根本没准备放过她似的,把灯一关,直接进入了正题...... ...... 第二天是周六,布桐睡到了自然醒,事实上她就算想起也没力气,一直睡到中午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起床后正好赶上午餐。

  厉小野受了伤,变得娇气起来,一上午都赖着厉景琛撒娇。

  厉景琛无奈,只能答应带她去海洋馆。

  “妈妈,快去拿包包,我们出去玩了!”

  厉小野兴奋极了。

  布桐给她手臂上的伤口上好了药,道,“妈妈有点累,不想去,爸爸带你去就好了。”

  “那好吧,妈妈好好休息哦。”

  “嗯,不要玩得太疯。”

  “知道了。”

  布桐送父女两个出了门,正想回房补一觉,便看见郭琪亮从楼上下来,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亮亮,你去哪里?”

  布桐随口问了一句。

  “我跟康康约好了见面,布桐阿姨,你要一起去吗?”

  布桐想了想,道,“好,那你等我一下,我上楼拿包。”

  “嗯。”

  两个人从星月湾出发,先去了一趟商场,布桐买了个礼物,这才去了跟郑康约好的茶馆。

  布桐虽然定期会给郭琪亮打钱当生活费,但郭琪亮工作之后从来没动过里面的钱,生活开销基本都是用自己的工资,所以今天约郑康的茶馆也很普通。

  但好在茶馆有包间,两个人到的时候,郑康已经坐在包间里了,听见开门的声音,抬头望了过来,看见布桐的时候,眼睛亮了亮。

  “康康。”

  郭琪亮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嗯。”

  郑康站起身,跟他拥抱了一下。

  郭琪亮点了茶和点心,布桐这才把脸上的墨镜和口罩摘掉。

  她虽然隐退多年,但是出门的时候还是会引起不少关注,所以一直很低调。

  “康康,抱歉,我们来晚了。”

  布桐从包里拿出礼盒,放在他面前,“昨天时间匆忙,没能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今天给你补上,你看看喜不喜欢。”

  郑康拆开面前的礼盒,里面是一个很有质感的棕色盒子,他认得这是一个奢侈品品牌。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款式简约大气的手表,是今年的新款。

  “我觉得这只表很配你,亮亮也说好看,就给你买了,你喜欢吗?”

  布桐问道。

  “喜欢,”郑康的唇角情不自禁的扬起,“谢谢,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今天是你24岁的第一天,你也终于回到帝都这片故土上,我和亮亮都衷心地祝愿你以后的人生不需要再继续颠沛流离。”

  郑康取出手表,直接戴在自己的左手上。

  布桐这才注意到他左手手腕上戴着一个银镯子,磨损得有点严重,而且已经明显变形了,跟他年轻张扬的气质有点不搭。

  郑康见布桐盯着他手上的镯子在看,开口道,“这是那年我出国的时候你送给我的临别礼物,你还记得吗?”

  布桐:“......”这是她送的?

  她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觉得送贵重的东西不好,就从温故知新的礼物堆里挑了这么一个。

  “你一直戴着啊?”

  布桐问道。

  “嗯,”郑康戴好了手表,“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布桐愣了一下,但是没表现出来,只是道,“都旧了,摘了吧,跟表也不搭呀。”

  郑康笑笑,“不摘,我觉得挺搭的。”

  布桐:“......” 她不傻,尤其是年轻时候经历过林澈的事情,对感情这种东西下意识地变得很敏感。

  如果说在这之前,她觉得厉景琛昨天吃的醋是多余的,那么这一刻,她已经能感觉到郑康对她有不一样的地方了。

  如果不是有特殊意义,谁也不会把一只旧掉的手镯戴在手上这么多年,至今不肯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