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30章 不高兴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太爷爷,他没事。”

  郭琪亮回答道。

  “没事就好,多亏他救了咱们家小野,是得好好感谢,亮亮,回头把他请到家里来做客。”

  “好的太爷爷,有机会的话我会约他来的。”

  “嗯,你这孩子啊就是不爱热闹,什么同学同事啊从来不往家里带,多带带,也让我这个老头子认识一些年轻的朋友,多好。”

  郭琪亮失笑,“好的,我会的太爷爷。”

  “对了,听说你堂弟来帝都了,是吧?”

  布老爷子突然问道。

  郭琪亮愣了一下,“太爷爷怎么知道的?”

  他并没有说起过这件事情。

  “下午你们都不在家,我接到你奶奶打来家里座机的电话了,聊了几句。”

  布老爷子解释道。

  郭琪亮蹙了蹙眉,“我手机一直开机的,她不给我打,偏偏打座机,为的应该就是让别人接到这通电话吧?”

  布老爷子这把年纪了,自然能看透一切,笑了笑,道,“亮亮,人生在世,没必要计较那么多,更何况还是家人之间,她无非是想让我们多关照一下你堂弟罢了,举手之劳,没什么不可以的。”

  “太爷爷,您不懂,有恩我可以报,可以对我没有恩情反而给我带来过无形的伤害的人,我不想帮。”

  郭琪亮严肃道。

  布老爷子点点头,“太爷爷懂了,你放心,你是大人了,有自己的主见,太爷爷绝对不干涉你,还好今天太爷爷在电话里也没承诺你奶奶什么,当时就是怕你会不高兴。”

  “谢谢太爷爷。”

  “一家人说什么谢,太爷爷就希望你们一个个都开开心心的。”

  “太爷爷,我们都很开心。”

  “那就好啊,争争和月牙快回来了吧?”

  布老爷子吩咐一旁的张妈,“张妈,你去叫厨房给月牙做点好吃的好好补补,这孩子没吃过军训的苦,我看这几天都瘦了。”

  “好,我这就去。”

  ...... 晚餐跟平时一样很热闹,布桐还特意跟厉温故视频了,只是厉温故跟在家里一样,就在视频那一端看着他们吃,没什么话。

  “温故,在那边吃得习惯吗?

  缺什么记得跟妈妈说,妈妈给你送过去。”

  就算孩子再独立,布桐也是舍不得的。

  “不缺,妈妈不用担心我。”

  厉温故道。

  “他在那边有人照顾,不会缺东西的,也吃不了苦。”

  厉景琛开口道。

  布桐一听就不乐意了,“既然去外面和在家里都是被照顾,那你为什么非要把孩子送走呢?”

  厉景琛也有点不高兴了,“这个问题外面已经讨论过了,我不想再继续。”

  布桐被怼得无以对,只能咬了咬唇,继续低头吃饭。

  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了起来,只有厉小野一脸天真地对着视频里的厉温故在说着话,“故故你看,小野大口吃饭哦。”

  说完,小姑娘往自己嘴里喂了一大口的饭菜。

  厉温故难得地笑了下,“小野真乖。”

  “故故,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野很想故故的,小野都受伤了,要故故吹吹才能好......” 布桐太想儿子了,听见厉小野这话,再也忍不住了,但是又不能孩子们的面哭,放下筷子便起身往外走去。

  “妈妈不高兴了。”

  厉知新脱口而出道。

  布老爷子给他使了一个“知道你还说出来”的眼色,厉知新立刻闭嘴了。

  “没事,吃饭吧。”

  厉景琛说了一句,其他人就没再敢继续这个话题,自顾自吃着饭。

  厉景琛先吃完,叫女佣盛了半碗饭,夹了些菜盖在上面,端上了楼。

  布桐在自己的书房里生闷气,想念儿子,却又见不到摸不到的,只能靠视频,可是视频根本缓解不了她身为母亲的思念和担忧,孩子如果大了还好说,问题是他还小,让她根本放心不下。

  厉景琛去主卧找了一圈,没看见人,便直接开门进了布桐的书房,果然看见人窝在沙发里。

  “把饭吃了。”

  厉景琛走上前在她身旁坐下,把碗递到她面前。

  布桐别开了脸,“我不饿。”

  “听话,晚点饿了再吃不好消化,现在吃了,吃完我带你去海边散步。”

  布桐的脑袋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吃,也没心情。”

  “布桐,你这是在跟我置气吗?”

  厉景琛的嗓音冷了下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温故要堪当大任,就得出去锻炼。”

  布桐睁开眼睛,转过头来看着他,语气也有点差,“锻炼可以,但是可不可以等他满十八岁,心智成熟之后呢?”

  “他现在的心智已经足够承担这些了,我是考量过才决定送他走的。”

  “你不就是觉得他沉默寡,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得多,所以才这么认为的吗?

  他就是不爱说话而已,不代表他不需要家人的陪伴!”

  布桐不想跟他生气,可想起儿子,就是忍不住,“你知道我今天看到康康的时候在想什么吗?

  我觉得我们跟康康的爸爸其实没多大区别了,唯一不同的就是我们给孩子安排了保姆保镖。”

  “你说够了没有?”

  厉景琛把手里的碗放在茶几上,动作并不温柔,所以动静不小,吓得布桐哆嗦了一下。

  “一口一个康康叫得这么顺口,直接把我跟他爸对比了,在你眼里我跟他爸是一个性质,嗯?”

  布桐抿了抿唇角,道,“我没说你跟他爸一个性质,我只是觉得,这么小的孩子被送走,万一带来不可逆的后果,到时候很有可能是我们掌控不了的。”

  她今天跟郑康接触了一下,就发现他这个人有点孤僻,身上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痞气。

  “从郑康出现,你就不对劲了,而且昨天晚上我说了什么,我说了不许你去见他,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吧?

  今天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就去见他。”

  厉景琛不悦地质问道。

  “你带孩子去玩了,而且我又不是单独去见他,是陪亮亮一起去的,这也有问题吗?”

  “你要感谢他救了小野可以,直接给钱,要多少给多少,但我就是不希望你去见他,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过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