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37章 他是清醒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甜甜没心没肺的,很快就入睡了,平时厉星辰很容易就睡着了,但今天不一样,恐怕注定是要失眠的。

  她躺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睡意,便拿出手机给郭琪亮发了微信:亮哥,争哥还在睡着吗?

  彼时,对面的房间,严争已经醒了,正靠坐在床头喝外卖点的粥。

  之前他眯了会儿,郭琪亮回来的时候就醒了。

  郭琪亮洗好澡从浴室出来,拿起手机一看,道,“月牙发微信来了,问你是不是还睡着。”

  “就说我还在睡,叫她赶紧睡觉。”

  严争道。

  “好。”

  郭琪亮很快回复过去,看到厉星辰发来的晚安,也回了句晚安,便收起了手机,“对了,你的手机呢?

  看看月牙是不是给你发消息了。”

  “找不到了,”严争有点烦,“应该是落在施小可那里了。”

  “那我给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叫她送过来吧。”

  “不用,我现在不想看见她,明天再打。”

  “也行。”

  郭琪亮在他身旁躺了下来,只有一张床,今晚只能睡一起了,好在床很大,中间空得都能再睡下一个人了。

  “争争,你今天对月牙只是没到最后一步,对吧?”

  郭琪亮突然问道。

  严争拿着一次性汤匙喝粥的手一顿,低低地“嗯”了一声,又跟着道,“我吻了她。”

  不是小时候那种亲吻面颊和额头的吻,而是真正的吻,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吻。

  被咬伤的舌头现在还隐隐作痛,提醒着他做了些什么。

  郭琪亮沉默了半分钟,轻叹了一口气,“你跟月牙没有血缘关系,你也不用因为这件事情就觉得有违伦理,更何况你是在药物作用下,不清醒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别让景琛叔叔知道了,他那么疼月牙,要是知道她被你强吻了,应该会原地爆炸的。

  我之前说了,要是换成别的男人今天这么对月牙,我一定打死他了,但是你不一样,所以我放过你了。”

  严争再也没胃口了,把手里的粥放在床头柜上,沉默着没做声。

  是啊,在药物作用下,不清醒才会吻了厉星辰,严格来说,不能怪他。

  可是他没告诉郭琪亮的是,在那个吻落下去的一瞬间,他是清醒的。

  他清楚地知道,眼前的人是厉星辰,他从小疼爱着长大的厉星辰,他满心满眼的厉星辰,他更知道她是他的妹妹,可是那一瞬间,他却不希望她是妹妹,而是另一个身份...... 严争抬手捏着眉心,英俊而苍白的脸上狼狈不堪。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错事,按理他应该后悔,可是想起吻着她的感觉,他却根本不后悔。

  强烈的矛盾,席卷了严争的所有神经,他的头疼得像是要爆炸了,一颗心更像是被困在了迷宫里的困兽,苦苦挣扎,却根本找不到出口。

  “怎么了?

  身体还是不舒服啊?”

  郭琪亮看他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开口道,“医生说了,头疼的话是药物的后遗症,睡一觉应该就会好了,实在不行我给你拿片止痛药吧。”

  “不用,”严争拒绝了,“我没事。”

  “那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学校呢,对了,你军训结束后有什么打算啊?

  家里人都很关心这件事情的,只是没问你而已。”

  “还没想好,再给我点时间,我要好好想想。”

  “行,睡吧。”

  ...... 厉星辰虽然失眠了,但第二天还是被厉甜甜定好的闹钟准时叫醒了,匆匆洗漱之后就去对面房间按门铃了。

  开门的是郭琪亮,厉星辰立刻问道,“亮哥,争哥怎么样了?”

  “月牙,我刚刚醒来发现争争发烧了,今天应该去不了学校了,我已经给他请假了,你和甜甜自己去学校,路上注意安全。”

  “争哥发烧了?”

  厉星辰有点担心,“我进去看看。”

  “你时间快来不及了,听话,我已经给他叫了医生,不会有事的。”

  厉星辰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我先去学校了,迟到了不好。”

  “乖,快去吧,注意安全,到了给我发消息。”

  “嗯,亮哥拜拜。”

  “拜拜。”

  郭琪亮看着两个女孩离开,这才关上门回到房间,对床上躺着的严争道,“都听到了?”

  “听到了。”

  严争的脸色白得吓人,发烧不假,昨晚在冰水里泡了很久,又没有睡好,一早醒来连床都爬不起来了。

  “你这么好的身子骨居然发烧了,比景琛叔叔和布桐阿姨吵架的概率还低,可见施小可下的药够猛的啊。”

  郭琪亮笑着打趣道。

  “少幸灾乐祸,”严争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嗓音干哑得有些虚弱,“信不信我回头也阴你一把,让你感受一下。”

  “我还不了解你嘛,你一身正气,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郭琪亮拿了药和温水过来,“先把退烧药吃了,医生一会儿就到。”

  严争吃下了药,道,“我没事,你去上班吧。”

  “我请假了,反正队里今天也没什么大事,偶尔请假也没有关系,所以还是看着你吧,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没法跟家里交代。”

  “那就谢了。”

  “咱们是一家人,兄弟的意义不就是需要的时候守望相助?”

  郭琪亮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里,突然感慨道,“所以争争,我是真的很感谢布桐阿姨,人越长大,其实越能明白家人的意义,我每天看见弟弟妹妹,都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些话藏在心里就行了,别跟妈妈说,她听到了反而会觉得你跟这个家有距离感,才会时刻保持感恩。”

  严争叮嘱道。

  “我知道,我平时不善辞,自然不会把这种话挂在嘴上,也就是跟你说说,因为我知道,我的感受你都能懂。”

  “嗯,都懂,”严争扯了扯嘴角笑着,“虽然长辈们都说咱俩争气,但其实咱俩才是让爸妈操心最多的。”

  郭琪亮点点头,“这倒是,你去从军,我当刑警,布桐阿姨都不放心。”

  严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医生便赶到了,给严争打了退烧针,他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郭琪亮留下守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