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38章 全都离家出走啦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昨晚上的心思都在厉景琛身上,没关注几个孩子,直到早餐的时候,才知道严争和郭琪亮都没在家住。

  “几个孩子这是商量好的吗?

  一个个都不在家,月牙倒是打电话回来了,说是去找甜甜了。”

  “妈妈,我知道为什么哦。”

  厉小野听见妈妈的话,亮晶晶的双眼看着她,认真的道,“因为爸爸妈妈吵架了,所以哥哥姐姐们都害怕,全都离家出走啦!”

  众人:“......” “谁告诉你爸爸妈妈吵架了?”

  布桐严肃地澄清,“爸爸妈妈没有吵架,不许乱猜。”

  “哼,我都听到了,干嘛不承认,”厉小野不服气,“太爷爷说做人要敢作敢当,不仅吵架,爸爸妈妈还打架了呢,妈妈脖子上都受伤了。”

  “景琛不会打布桐的。”

  萧愈一脸认真地帮厉景琛正名,“他对布桐很好的,舍不得打的。”

  布桐笑弯了眉眼,“还是萧愈最了解。”

  厉小野放下碗筷,指着布桐的脖子,“可是妈妈脖子上真的受伤了,红红的。”

  布桐瞬间就想起是怎么一回事了,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嗔怒地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再跟不谙世事的女儿解释道,“没有打架,妈妈昨晚被蚊子咬了,所以才会有红印子。”

  厉小野皱起了小眉头,将信将疑,“可是我们家没有蚊子呀。”

  布桐:“......昨晚妈妈忘记关窗户了,所以蚊子进来了。”

  “哦......”厉小野信以为真,不忘叮嘱道,“那妈妈以后记得关好窗户哦。”

  “知道了,谢谢宝贝提醒。”

  ...... 今天周末,厉景琛在家陪厉小野,父女两个吃了早餐便带着萧愈和厉小野去画画了,布桐原本约了姐妹团聚会的,但是孔老爷子身体不舒服,布桐陪布老爷子去探望。

  孔老爷子没去医院,一直在家躺着,布老爷子和布桐到的时候,是孔忆慈开的门。

  “布爷爷,布桐,你们怎么来了?

  我都说我爷爷没事的,医生已经来检查过了。”

  “说好每周聚一次的,老孔不去找我,那就我来找他,总之一个星期都不能落下。”

  布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爷爷在房间里呢,布爷爷快请进。”

  孔忆慈把他们带去了孔老爷子的房间。

  孔老爷子躺在床上,见老友来,气色似乎都好了些,“老布,视频一下就行了呗,你还跑一趟干嘛?”

  “我难得出来走走,还想在你家蹭顿饭呢。”

  “欢迎欢迎,忆慈,快去叫佣人多买点菜,中午好好招待布爷爷和桐桐。”

  “好的爷爷。”

  布老爷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开口道,“老孔,你这身子骨不行啊,叫你多跟我去钓钓鱼,你非不听,窝在家里身子当然差了。”

  “得了吧,我是个愿意认命的人,也愿意服老,不像你,每天强迫自己精精神神的,恨不得多活上五百年。”

  “胡说,我是想多活五百年的人吗?

  我明明想多活一千年。”

  布老爷子一脸认真。

  孔老爷子被逗得笑出声,“那你不就成白素贞了?”

  “那你也不会是许仙。”

  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开着玩笑,一旁的布桐和孔忆慈对视了一眼,眼睛都不约而同地湿润了。

  布老爷子察觉到了什么,道,“桐桐,你和忆慈出去吧,我和你孔爷爷说说心里话。”

  “好的爷爷,有事叫我们啊。”

  布桐和孔忆慈很快关上门离开了。

  “干嘛把孩子们都赶出去,留下陪我们说说话,多好啊。”

  孔老爷子笑着道。

  “有些话他们听了伤心,还是不要在这的好,”布老爷子看着他,“老孔啊,还能坚持坚持不?”

  “有心无力了,”孔老爷子说得很坦然,“老布,我要是走了,你多坚持坚持,替我再多照看忆慈几年。”

  “我会的,有我在,忆慈不会受委屈,而且就你们家斯年的好脾气,忆慈根本受不了委屈。”

  “说得也是,可是我怎么可能放心得下孩子啊,无论到什么时候,她在我眼里都是孩子,我舍不得也放不下。”

  “谁不是呢,”布老爷子叹息着摇了摇头,“那天我无意中听到桐桐和景琛说话,才知道桐桐经常会回布家老宅看看,她这是在思念她爸爸啊,我就在想,哪天我要是走了,桐桐的天可能会塌下来,虽然景琛会帮她撑着,可终究哪里会是不一样的。”

  “是啊,桐桐没了父母,你就是她唯一的长辈了,你不在了,她的人生,只剩下归途了。”

  “所以我才要更加努力地让自己多坚持坚持啊,我不能认命,也不能服老,我想多陪陪我的孙女,下辈子,不一定有这个福气能当她爷爷了。”

  “有你这样的爷爷,也是桐桐的福气。”

  “所以老孔,你也要坚持坚持,为了忆慈也好,为了糖糖也好。”

  “嗯,我会尽力的。”

  “......” ...... 厨房里,布桐在帮孔忆慈择菜,两个人也在聊着天。

  “布桐,其实我特别害怕爷爷身体不舒服,虽然我知道他年纪摆在这儿了,早晚都会离开我,可是我就是害怕。”

  孔忆慈情绪有点低落。

  “我明白的,对我们来说,爷爷都太重要了,我当然能明白你的心情,放心吧,医生不是说孔爷爷没什么事吗。”

  “嗯,我以后会把工作室先放放,多花点时间在家陪着爷爷,就跟你一样,我现在才发现,你当初选择回归家庭的决定有多正确,不仅仅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布爷爷。”

  布桐笑着,眼睛里却有了雾气,“对啊,这些年我尽了该尽的孝道,每天都能陪着爷爷,我很开心,反倒是爷爷有时候嫌弃我粘着他呢,其实我知道,他是不希望我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他身上,或许他是觉得,我不要这么关注他的话,将来他离开了我,我就不会过分伤心了。

  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我就愿意多陪着他,这辈子能成为亲人不容易,我不想将来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才发现我这个孙女陪他的时间太少了,我会后悔。”

  孔忆慈忍不住落泪,“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比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