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52章 还不如疯了的好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要走的。”

  严争轻轻应了声。

  不走他也无法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那种想爱不能爱的痛苦才折磨了他这么几天,他就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许会疯,或许会不顾一切想要跟厉星辰在一起,可那样还不如疯了的好。

  所以他必须逃,逃得越远越好。

  “那争哥,你赶紧打电话叫我老姐回来啊,她那么粘你,要是知道你要走了,肯定会疯掉的。”

  严争一愣,“月牙没回来?”

  他一直在房间里待着,晚餐是张妈端上来给他吃的,张妈的眼睛也红红的,看着他直叹气。

  厉知新点头道,“对啊,说是跟同学聚餐,晚上直接睡宿舍了,要是她明天放学回来,一看你不在了,妈呀,那后果我不敢想象,估计房子都得被她拆了。”

  严争垂眸,没有说话。

  厉星辰一般不会不回家的,就算是跟同学聚餐,也没必要不回家住,多半是想躲着他。

  这样也好,等他走了,她就不用看见他生气了。

  房间门再一次被敲响,这次进来的是布桐,看见两个小的在,开口道,“知新,你带妹妹下楼去玩吧,妈妈有话要跟哥哥说。”

  “好的老妈,”厉知新听话照做,不忘叮嘱道,“老妈,你要冷静哦,记住你是仙女,仙女是不能生气的,就算生气,也不要打争哥哦,打人是犯法的。”

  布桐嘴角抽搐,“我看你才是皮痒想找打了,赶紧出去。”

  “嘿嘿。”

  厉知新坏笑了一下,拉着厉小野跑了。

  “妈妈,”严争早在布桐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站起来了,“你坐。”

  “嗯,”布桐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也坐吧。”

  严争坐下,两个人坐的不是同一张沙发,隔着约摸两米多的距离,很适合聊天的距离。

  这个房间是重新装修过的,孩子长大了,儿童主题的风格不适合他,所以房间里的装修风格是严争自己选的。

  他的品味跟厉景琛的有点像,整体风格偏灰色调,沉稳大气,就是有点清冷。

  布桐看着不远处的黑色行李箱,问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就带了点衣服,其他的那边应该都有。”

  布桐点点头,“一会儿我让吴妈准备点现金你带上,虽说现在都用手机付款,但总有些地方是能用到现金的。”

  严争愣住,“妈妈,你答应我了?”

  “你是个多有主意的人,我能不答应吗?”

  布桐很想笑一下,但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眼眶红红的,“我刚刚给你亚娟阿姨打电话说了,她也没说什么,就算说了什么,她更拦不住你了。”

  严争垂眸,“妈妈,对不起......” “你把这句对不起刻在心里,给我好好照顾自己,要是出点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布桐哽咽着道。

  “我会的,”严争抬起眼眸,认真地看着她,“我一定平安回来。”

  “争争,”布桐虽然知道一切都不可逆转了,但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一定要从军吗?

  家里有家业,你就算是不想从商,哪怕你从政都行啊,为什么一定要走那条最危险的路?”

  严争笑笑,“我知道爸妈给了我很多选择,我也知道我选的这条路,注定要让妈妈为我担心,但我还是想去走。

  妈妈,我的亲生父亲,当年就是死在这条路上的,他的死,改变了亚娟阿姨的命运,也改变了我的命运,所以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很想走上这条路看看,看看我的亲生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我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我似乎慢慢了解他了,也理解他了,他不是有英雄主义,他心里也有牵挂,牵挂自己的妻儿,可是他站在那个位置,身边是他的患难兄弟,背后是祖国,那片土地上生活着他的妻儿,他必须守护好这片土地。

  我才终于知道,心中的热血一旦点燃,是很难被熄灭的,但是妈妈,我绝对不是想走他的老路,因为我不会让自己死,让你承受丧子之痛,我答应你,我一定平平安安地回来。”

  布桐听得泪流满面,“对不起争争,妈妈从来不知道这些,妈妈也不知道,你会以这样的方式,缅怀你的父亲,归根结底,还是我们亏欠了你,要不是为了救景琛,你的父亲也不会牺牲......” “妈妈,你说这样的话,就真的见外了,现在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超乎你想象的那种重要。”

  “妈妈知道你很乖很孝顺的,”布桐擦了擦眼泪,道,“妈妈来就是想告诉你,妈妈答应你了,你放心去吧,家就在这里,你随时可以回来,妈妈永远为你留着一盏灯,等着你回家。”

  严争强忍着眼泪,“谢谢妈妈。”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两点多,不到三点。”

  布桐站起身,“好,时间太仓促了,妈妈现在抓紧时间,去给你准备些东西带上。”

  “谢谢妈妈。”

  ...... 布桐忙到大半夜,嘴上虽然答应了,但是心里还是不踏实的,一直七上八下的。

  屋外应景地下起了大雨,给这个夜晚增添了一抹落寞。

  布桐躺在床上,总想着再给严争带上点什么。

  厉景琛关上灯,抱住了她,“老婆,别想了,你时差还没倒,赶紧睡觉。”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月牙是在宿舍吧?”

  “是,”厉景琛道,“保镖跟我说,月牙下午回来过了,应该就是在你和争争在客厅争执的时候,她应该听见争争要走,没进屋就跑掉了,司机说她回学校的路上哭了一路,还叮嘱司机不要告诉我们。”

  布桐轻叹了一口气,“女儿长大了,要是换成小时候,她早就冲进来哭闹了,现在都怕我们担心了,那她回学校后说跟同学聚餐是假的吧?”

  厉星辰有多粘严争,家里人都知道,这种时候她是绝对没心情聚餐的。

  “嗯,一直待在宿舍里没出门,甜甜照顾她。”

  厉星辰宿舍门外有监控,厉景琛让tank调出监控查了一下就清楚厉星辰的行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