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66章 是不是做噩梦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知新道,“争哥,你别理她,我老姐来大姨妈了,每个星期都有这么几天情绪不正常。”

  “厉知新,”厉星辰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厉知新立刻怂了,转头安静如鸡地看着电影。

  “月牙,你别生气,”耳边传来严争低沉的嗓音,“我不说话了,我们好好看一场电影,好不好?”

  厉星辰抿了抿唇角,没回答他的话,当时默认了。

  严争看着她精致的侧脸线条,明明知道她在生气,可还是想就这么坐在她的身边,舍不得离开。

  电影很不错,全程无尿点,可厉星辰吃饱了就开始犯困,眼皮一直在往下压,最后终于支撑不住,眼睛一闭,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椅背没有什么弧度,她睡着睡着,脑袋便开始往身旁倒去,直到有一个支撑物撑住了她,才没有再往下倒。

  严争的心思也不在电影上,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左肩上突然多出一个重量,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见厉星辰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他知道她应该是睡着了,不然她不会这般主动靠近。

  有了这样的认知,严争的心陡然间更疼了起来。

  他一动不动地坐着,贪婪地享受着她此刻无意识的靠近,恨不得时间永远停格在这一刻。

  约摸过了大半个小时,电影结束,厉知新伸了个懒腰起身道,“看完了,我要去写......我老姐居然睡着了哈哈哈!我要去告诉姨姨,老姐看她的电影看得睡着了!”

  “小点声。”

  严争急忙阻止道,“知新,你赶紧回房吧。”

  “哦,那老姐就交给你了啊争哥。”

  “去吧。”

  厉知新很快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把可乐喝完。

  片尾已经放完了,昏暗的空间里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严争安静地坐着,隐约能闻到女孩身上的馨香,很淡,但是很好闻,让他的心神都放松了下来。

  “月牙......”他低低地叫着她的名字,说出了那压在心底里整整两年的三个字,“对不起......” 他知道他的逃避对她来说有多不公平,她对他的冷漠疏离都是应该的,这两年,他一点当哥哥的义务都没做到。

  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可是连这句对不起,他都不敢当面说,只能是现在这样,在她睡着的时候开口...... 厉星辰做了个不长的梦,一下被惊醒了过来,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月牙,”身旁传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下一秒,她的肩膀便被握住了,“你怎么了?

  是不是做噩梦了?”

  厉星辰茫然的眸子看着严争,很快回忆起来是怎么一回事。

  她看电影,然后困得睡着了,照刚刚醒来的情况看,她应该是靠在严争的肩膀上睡着的,而他一直没有叫醒她,而是在陪着她。

  “我没事,”厉星辰下意识地推开他的手,“谢谢争哥,我回房了。”

  话落,女孩变直接起身离开。

  严争坐在原地,看着自己什么都握不住的手,艰涩一笑,终究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追上去...... 厉星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后背靠在门板上,身子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缓缓滑落下去,坐在了地上。

  她双手捂面,遮住了脸上的涩意,泣不成声。

  良久,女孩才艰难地爬起身,拿了睡衣走进了浴室。

  ...... 夜里下起了雨,一直到早上都没停下。

  布桐一边给厉小野倒着牛奶,一边嘀咕道,“怎么每次争争走都下雨,下雨天本来就容易伤感,还要看着儿子走,心情更失落了......” 厉小野朝她眨眨眼睛,“妈妈不失落,小野陪你啊。”

  布桐皮笑肉不笑,“宝贝真乖,可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今天照样得先做完作业再玩。”

  厉小野的卖乖计划失败,很不高兴。

  布桐把牛奶端给女儿,不管她的小情绪,望向严争,“争争,一会儿妈妈送你去机场。”

  严争不同意,“妈妈,下这么大的雨,你别送了,我自己去就行。”

  “你的司机不就是我吗?”

  郭琪亮笑着道,“今天刚好是周末,被你赶上了,我送你。”

  “也不用,让司机跑一趟就行。”

  布桐道,“还是让亮亮送吧,自己一个人去机场太心酸了,你们兄弟两个路上还能说说话。”

  严争不好拒绝,“那行。”

  “月牙怎么还不起床?”

  布桐看了看时间,“哥哥吃完早餐就要走了,她不准备送送吗?”

  严争唇角微抿,道,“现在放暑假,她难得可以睡懒觉,让她多睡会儿吧,不用送我了。”

  布桐笑笑,“你们都长大了,妈妈自然不会多管,现在妈妈管好小野就行了,等她再长大一点,温故接管了集团,爸爸妈妈功德圆满,就可以过我们的潇洒日子去了。”

  “老妈,你真不愧是人生赢家。”

  厉知新拍着马屁。

  布桐得意地点点头,“嗯,谢谢儿子这么中肯的评价,我当仁不让。”

  “哈哈,老妈,你好傲娇啊。”

  “一般般吧。”

  母子两个有说有笑,早餐的氛围十分不错。

  严争这趟回来没带什么东西,没什么行李好收拾的,走的时候布桐让他带上了不少好吃的,装了满满一个行李箱。

  严争跟布老爷子告了别,厉景琛和布桐送他到门口。

  厉景琛性格内敛,对待孩子话也很少,这会儿自然也不会流露出什么不舍的情绪,但还是叮嘱了一句,“我不要求你有什么成就,唯一一个要求,照顾好自己,别让你妈担心。”

  严争点头,“爸爸,我知道的。”

  布桐舍不得儿子,但还是忍住了没让心里的不舍流露出来,笑着道,“有空就给妈妈发消息报平安,你们这工作性质神神秘秘的,我想找人都不好找......” “妈妈,对不起......”严争不知道该说什么,翻来覆去似乎只有这句话,“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去吧,今年春节一定要回来,今年太爷爷会需要你在家的。”

  “我知道,我一定赶回来。”

  布桐没再说什么,摆摆手,示意他上车。

  严争站着没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