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67章 大病过一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他多希望那个身影会冲出来,可是他始终没能等到,也不能再等下去,摸了摸厉小野的头,转身上了车。

  厉星辰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隔着雨幕,看见郭琪亮的越野车缓缓驶离。

  厉星辰努力扬起嘴角,眼泪却在眼眶里打着转。

  女孩仰起头,把眼泪憋回去,像是在跟自己较着劲,咬着牙没让它流出来。

  ...... 雨下得很大,郭琪亮开车自然小心些,加上时间充裕,开得并不快。

  一辆白色跑车跟他的越野车擦肩而过,应该是去星月湾的,郭琪亮莫名觉得这辆车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的车了。

  他没在意,收回落在后视镜里的视线,看了副驾驶座上的严争一眼,“怎么了?

  舍不得离开家啊?”

  “当然。”

  严争笑着敷衍了一句。

  “是你自己要去当特种兵的,就得承担这个后果,”郭琪亮道,“不过我听太爷爷说了,等你回来进帝都军区,啧啧啧,前途不可限量啊小伙子。”

  “我不在乎这些,我也没想过将来要爬得多高,现在这条路,是我自己想要去走的,并不是在为将来做铺垫。”

  严争如实道。

  “我知道,你不在乎名利,好在家里都不会给我们压力,所以做自己就好。”

  “嗯,爸妈对我们的要求真的不高,开心做自己就好了。”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不怎么开心啊?”

  郭琪亮道,“我总觉得你这趟回来,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就连月牙看上去都有点闷闷不乐的......对了,你昨晚跟她告过别了吧?”

  “没有,”严争垂眸道,“她没有理过我。”

  “你说什么?”

  郭琪亮蹙眉,不可思议地转头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这趟回来,月牙都不理你?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了,”严争苦涩一笑,“你看见月牙对我好像跟过去一样的,对不对?”

  “是啊,就是没过去那么亲热了,但还是很有爱的啊,一口一个争哥,我没看出什么异常啊。”

  严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当着别人的面,她敷衍一下而已,没人在的时候,她对我格外冷淡。”

  “怎么可能......”郭琪亮想不通,“可是你们平时不是经常联系的吗?

  感情怎么可能这么淡呢?”

  严争倏地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他,“谁跟你说我们经常联系的?”

  “月牙说的啊,每次布桐阿姨问你有没有跟她发微信,她都说有。”

  “......不可能,这两年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

  “吱......”郭琪亮猛地踩下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你说这两年你跟月牙从来没有联系过?”

  “嗯,”严争指尖微颤,“从来没有。”

  郭琪亮震惊不已,“所以自从两年前你走了之后,你们从来没有沟通过?”

  “是。”

  “月牙还在生你的气,生了两年?”

  “......是。”

  郭琪亮气闷得不行,随手摸出一支烟点上,用力吸了一口,沉声道,“所以当初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其实你一直没跟她解释过,对吧?”

  “是。”

  “你除了说这个是字还能说点别的吗!”

  郭琪亮恼怒不已,“严争,你怎么能这样对妹妹!她从小无忧无虑的,现在居然为了你,瞒着家里两年,一直在跟我们撒谎,你对得起她吗!”

  严争的心痛如刀割,“我不想这样的,可是她真的讨厌我,我不敢再惹她生气了。”

  郭琪亮用力抽了一口烟,却没能压下心底的烦躁,“是我大意了,现在想想,好像当年她大病了一场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可是我却一直觉得是她长大了的正常变化......” “你说什么?”

  严争蹙眉,“月牙她什么时候大病过一场?”

  “你不知道?”

  郭琪亮疑惑地看着他,“就是你走的那天,月牙去机场找你,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月牙也不知道是怎么一路淋过来的,成了落汤鸡,可惜没赶上,她赶到机场的时候你的飞机已经起飞了。

  她淋了雨,回到家就高烧不退,把景琛叔叔吓坏了,叫来了好多医生,还好耀爷爷那会儿在帝都,退烧后帮她调理了大半个月才去上学的。”

  严争彻底惊呆了,“月牙去机场找过我?

  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吼什么,我倒是想告诉你的啊,布桐阿姨说怕你担心,叫我们都别说,还说等月牙没事了之后她会告诉你的,谁知道她一直没跟你说啊......” 严争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心乱如麻。

  “所以我搞不懂你们两个是怎么做到两年没联系的,月牙那天的样子真的吓坏我了,她一定是很想去送你的,谁知道没赶上......”郭琪亮叹息着道,“唉,要怪就怪张妈耳背,你明明是两点半不到三点的飞机,结果她听岔了,跟月牙说三点的飞机,想想真是心累......” 严争的肩膀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你说,月牙去找我,是不是愿意原谅我强吻她的事情了?”

  “我从来不觉得月牙是这么......怎么说呢,你也不能说这是小气吧,毕竟初吻对女孩子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觉得咱们这个妹妹,心胸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没那么小家子气,连太爷爷都说月牙有大将之风。

  更何况你跟她的感情这么好,她不至于会为了这点事情跟你形同陌路,所以归根结底,这件事情还是得怪你,你太没有担当了,连句道歉都没有,难道还要妹妹舔着脸来主动跟你和好吗?”

  暴雨拍打着车顶,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压迫之声。

  严争的心更乱了,他已经彻底理不清思绪了,一想起厉星辰淋着雨去找他,想起她病了大半个月,他的心就像是被尖锐的刀狠狠地戳着,痛意绵延不绝。

  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很坚定地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一次,他不能再这么离开! 他要回去亲口跟她道歉,求她原谅自己。

  如果他们注定只能当兄妹,那就当兄妹。

  哪怕他只能把心里的爱意永远深埋,以哥哥的身份守护在她身边,也比这样形同陌路要强得多! “亮亮,调头,我们回去,我要去找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