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79章 她吻住了他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老大说,”云开清了清嗓子,学着严争低沉冷漠的口吻,“抱歉,我不喜欢你,不会让你当我女朋友,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做出这种事情,不然我会把你调走。”

  “哈哈哈哈哈......”厉甜甜捧腹大笑,“争哥好直啊,这是一点余地都不给人家留的节奏啊。”

  “对啊,所以后来霍医生再也不敢了,其实我觉得她心里肯定把争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过了,但是面上还得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免得真被调走。”

  云开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都知道霍医生到现在还很喜欢老大,只是她没有再提,老大才没有调走她。

  因为霍医生的业务能力很强的,医术很好,每次我们出去执行任务,她都跟着的。”

  厉甜甜点点头,“那就相当于是跟你们并肩作战的战友了。”

  “是啊,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难免会遇到危险,必须要有医生随行的。”

  厉甜甜紧张了起来,“那这么说争哥每次都会遇到危险了?”

  “肯定的呀,我们老大身上的大伤小伤无数呢,他挺拼的,对我们这些兄弟还重情,前几天我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个兄弟的命就是老大拼了命救回来的,不然那哥们儿就牺牲了。

  也是他命好,遇到老大这样的队长,捡回了一条命,我们刚刚就是在病房里看他,后来老大接到电话才赶过来的。”

  “你们刚刚是在病房里看望病人?”

  厉星辰问道。

  “是啊。”

  “......他不是单独和霍医生在一起?”

  “当然不是,老大这人这么直,怎么可能跟人家玩暧昧,自从霍医生表白失败后,为了避嫌惹人误会,老大很少跟她单独相处的。”

  厉星辰的心情突然畅快了不少,这两年来她不是少不更事的,身边的很多同学都在谈恋爱,她耳濡目染也隐约明白了一些。

  她知道她生气是因为暗恋的爱而不得,也是因为严争身边出现了一个霍柔所以她在吃醋。

  不过现在知道严争明确拒绝了霍柔,并且没有跟她玩暧昧,她心里开心了不少。

  厉星辰转头,看着不远处手电筒的亮光,知道他们并没有走得特别远。

  她突然就很想看见严争,起身道,“我去看看他们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月牙,捡树枝你帮不上忙的,别去了吧。”

  厉甜甜道。

  厉星辰拿着手电筒照明,脚步轻快,“没关系,他们就在那边,我去看看。”

  “没事的,这里过去没几步路,不会有危险的。”

  云开叮嘱道,“月牙你早点回来哦,烤鸡快好了。”

  “知道了。”

  厉星辰朝着亮光的方向找去,先是看见了那个男同学。

  “月牙你怎么来了?

  我捡了不少柴火呢,都是严争学长教我捡的这种。”

  “我来找他,他人呢?”

  “在前面呢。”

  “那你先忙,我去看看。”

  “你注意安全啊。”

  “嗯。”

  厉星辰继续往前走去,看见不远处的两束亮光,知道那是严争和霍柔,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不高兴。

  她隐约能看见他们两个人模糊的身影,突然就傲娇了起来,不想走过去找他了,刚想开口叫严争过来,下一秒,却看见那两个身影抱在了一起。

  厉星辰的大脑一阵嗡嗡作响,半天没能反应过来。

  离得太远,她其实不太能分清是谁主动抱谁,只知道他们两个绝对是抱在一起的。

  厉星辰的手紧紧握着手里的手电筒,气得胸口起伏,感觉浑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直往头顶涌去。

  两年的委屈,好像一下子就克制不住了,如同决堤的洪水,要将全世界都毁灭。

  “严争!”

  女孩愤怒的声音在寂静的山间河边显得格外清晰,“你给我滚过来!”

  严争眉心一蹙,下意识地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几十米外,只有手电筒的亮光,可是他确定自己没听错,就是厉星辰的声音。

  “霍柔,你站稳了。”

  严争松开霍柔的手臂,转身要走,却被人拉住了。

  “严争,”霍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的脚崴了,你要这样丢下我吗?”

  “打个电话,叫云开来接你。”

  严争推开她的手,大步朝着厉星辰的方向走去。

  霍柔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只是在这漆黑的夜里,没人能看得到。

  ...... 严争很快走到厉星辰面前,借着手电筒的光,隐约看见她憋得通红的小脸。

  “月牙,怎么了?”

  严争下意识地问道。

  “你跟我来。”

  厉星辰转身就走。

  严争急忙跟了上去。

  走上平坦的水泥地之后,厉星辰越走越快,直接回到了训练营。

  门口值班的士兵跟她身后的严争敬了个军礼,她加快了脚步,大步往前跑去。

  严争追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别跑了,这里是水泥地,摔倒会很疼的。”

  “不用你管!”

  厉星辰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抱过别的女人的手,她嫌脏! 严争无奈地看着她,“月牙,我知道你一直在生我的气,一直没有停过,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了,你要打要骂都行,把气撒出来,别憋坏了身......”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面前的女孩突然上前一步,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

  严争彻底怔住,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复存在,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厉星辰两个人。

  女孩的吻很生涩,也没有任何经验,只是唇瓣贴着他的唇瓣,轻轻地啄着。

  可尽管只是这样,严争就感觉自己已然发疯了。

  他的肩膀止不住颤抖了起来,惊愕得不知所措,浑身像是有电流淌过,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厉星辰感觉自己疯了,但是她却很清醒,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醒地在心里做着一个决定。

  严争呆愣得没有任何回应,直到有咸咸的液体,流淌进两个人相贴的唇间,才猛然拉回了他的思绪。

  男人急忙握住了女孩的双肩,将她推开,看着她满是泪水的脸,又无措又心疼,“月牙,你怎么了?

  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