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785章 表白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车子很快驶进街道上的车流中,厉星辰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下意识地蹙眉道,“前面靠边停,放我下车。”

  “月牙,”严争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了一些,“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之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女孩的嗓音平静而冷淡,“我不想再见到你了,刚刚在餐厅的时候,之所以没有推开你,是因为餐厅是家里开的,如果闹起来,他们一定会跟老爸汇报情况的。”

  严争的心刺痛了一下,他就知道,她那么乖,一定是有原因的。

  想起她这两年受过的折磨,想起她那天晚上哭着跟他划清关系的模样,他就痛得无法呼吸。

  没关系,他会一辈子的时间,来弥补她受过的苦和流过的泪,从今以后,他会用自己的一切来弥补她。

  严争转头看了她一眼,“月牙,我知道你很生气,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女孩的脸绷得紧紧的,明显的不耐烦,“去完之后呢?”

  严争道,“去完之后,都听你的。”

  厉星辰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休息,严争知道她这是默认了。

  他松了半口气,继续专注开着车。

  ...... 厉星辰的脑子很乱。

  她原本以为,回到家里休息好了就能重新投入到正常的学习和生活中去,可是没想到才回来一天,就遇到了这么多事。

  顾清默跟她表白,严争也回来了,全都让她猝不及防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厉星辰闭着眼睛,很想捋清这些事情,却始终理不出思绪。

  感觉到车子停下的时候,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却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

  等下了车才发现,眼前的酒店,正是两年前施小可把严争骗过来的那家。

  厉星辰蹙眉,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月牙,”严争锁好车,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所有的事情,都是从这里开始发生变化的,那我们就回到这里,让一切都重新开始,好不好?”

  厉星辰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跟着他走了进去。

  严争应该是早就开好了房间,并没有去前台,而是直接带着厉星辰上了楼,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房卡,进了一个房间。

  “月牙,这里就是两年前的那个房间。”

  厉星辰只觉得眼熟,同一个酒店,房间的布置自然都差不多,她没想到会是同一个房间。

  她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沙发,莫名觉得可笑。

  “月牙,”严争调好了空调温度,走到女孩面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两年前,我被施小可在隔壁房间下了药,在这里强吻了你,还差点对你......” 后面的话,严争开不了口,他知道厉星辰都懂,继续道,“我心里很乱,虽说没酿成大错,但我依然很乱,不单单是因为我吻了你,而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吻的人是你。”

  “你当然知道,所以你及时停下了。”

  厉星辰轻声道。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单单是受药物控制才吻了你,如果是这样,在隔壁房间的施小可不是轻而易举能得逞吗?”

  厉星辰微微蹙眉,没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我是军人,自控力比一般人要强得多,所以我能推开施小可,从她的房间走出来,可是看到了你之后,我就失控了,或许是我一直就想要吻你了,借着药物作用,给了自己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而已。”

  厉星辰有点懵,但很快便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月牙,”严争摸着女孩娇美的小脸,深深凝视着她清澈见底的双眸,认真到近乎严肃地开口道,“我爱你,不是对哥哥的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爱,那个时候,我疯狂地想要占有你,可你是我名义上的妹妹,我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觉得自己不是人,我居然对妹妹有了那方面的邪念,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们的家人,所以我只能选择逃避......” 厉星辰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好像当初严争在这张沙发上吻住她的时候一样,脑海中有闷雷炸开,耳边一阵嗡嗡作响。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厉星辰努力平复着心绪,平静地开口道,“你这么高智商,接受的教育也是很开放的,不可能这么迂腐,你明明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是可以在一起的。

  爱情是会让人不顾一切的,你如果真的爱我,不可能那样丢下我不闻不问,如果是三五天,那我可以理解,可是整整两年了,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要回来找我吗?

  真的爱一个人,是会发了疯似的想要见到她的,无法隐忍克制,所以你根本就不爱我。”

  严争低笑出声,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发心,“月牙长大了,说话一套一套的,而且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厉星辰:“......” “我说的就是实话!”

  严争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牵着她的手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口道,“月牙,我明白你说的,爱一个人,的确是无法隐忍克制的,那你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我每日每夜都在思念你,白天我靠训练来麻木自己,可是到了晚上,我根本抑制不住那份思念,我人在训练营里待着,心早就飞到你身边了。”

  厉星辰的眼睛又酸又涩,这种感觉她懂,因为这两年来,她也在经历这样的折磨。

  “那你怎么可能忍得住。”

  厉星辰固执的道,“但凡能隐忍的,都是因为不够爱。”

  “因为我是男人,一个比你大了六岁的男人,你当时才十七岁,又是女孩子,你的想法是很简单的,你觉得喜欢就是要勇敢表白去在一起,这的确没错,可是我要考虑的东西,要比你多得多。”

  严争拉起她的双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继续道,“月牙,我当时如果跟你表白,你想想看会是什么后果,结果只有两个,第一,你不喜欢我,拒绝了我,我们从此连兄妹都当不成了。

  第二种结果,你接受我了,可是碍于你还没成年,我们只能瞒着家里偷偷谈恋爱,那你想想,等到哪天家里人知道我们瞒着他们在你成年之前谈恋爱,他们该有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