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11章 你亲我一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知新,你和小野扶姐姐回房休息吧。”

  布桐吩咐道。

  “好吧。”

  厉知新平时爱跟厉星辰相爱相杀,关键时刻还是很愿意尽弟弟的义务的,上前去扶厉星辰。

  厉星辰感觉头很晕,但还残留着最后一丝清醒,悄悄踢了踢严争的脚。

  严争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道,“回房去休息一下。”

  厉星辰“嗯”了一声,很快起身被弟弟妹妹扶着离开了。

  布桐望向黎晚愉,“晚愉,以后不要给月牙灌酒,我和景琛虽然不反对,但是也不希望孩子喝这么多酒。”

  黎晚愉嘿嘿笑笑,“这不是今天高兴嘛,而且月牙是女孩子,酒量还是要练一点出来的,不然她以后出去,就很容易被别人灌,会吃亏的。”

  “你的歪理最多了,别在这坐着了,去客厅吧。”

  一行人去了客厅坐下聊天,严争坐了没一会儿,便起身对布桐道,“妈妈,我去看看月牙。”

  “好,你去吧。”

  布桐原本是想自己去看看女儿的,见严争要去,她就不去了。

  严争去厨房冲了杯蜂蜜水,送上了楼。

  他敲了敲厉星辰的房门,没人应,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女孩窝在沙发上,抱着小猪佩奇的玩偶,像是睡着了。

  “月牙?”

  严争走上前叫了她一声,“先别睡,起来把蜂蜜水喝了再睡。”

  “嗯......”厉星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清澈的双眼里满是迷离,带着些许茫然,看着严争。

  严争喉结一滚,急忙转移开视线。

  他从来没想过,她这样一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地撩到他。

  “你干嘛不看我啊?”

  厉星辰似醉似醒,脑子很晕,但还是知道身边坐着的男人是谁,“严争,你不想看到我吗?”

  “怎么会,”严争的嗓音又低又哑,始终没转过头去看她,“先把蜂蜜水喝了吧。”

  “不想喝,”厉星辰拿过他手里的水杯,放在茶几上,伸手去转过严争的脸,迫使他望向自己,控诉道,“你还说不是,你就是不想看到我!”

  “我没有,”严争摸了摸她的脸,“乖,把水喝了,醒酒的。”

  “我没醉呀,干嘛要醒酒?

  我不想喝蜂蜜水。”

  厉星辰灿烂一笑,下一秒,直接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唇。

  严争怔住,呼吸有着几秒钟的凝固,旋即,开始急促了起来。

  女孩身上独有的香味夹杂着酒气,直往他的鼻孔里钻,他本就有些动摇的自控力这会儿轻而易举地要分崩离析。

  严争闭着眼睛,冷静了几秒钟后,把女孩推开,“月牙,够了。”

  “没有够的,”厉星辰借着酒意,有些放肆了起来,“你都从来没主动吻过我,都是我主动的,钢铁直男都没有你这么被动......” 严争:“......” 他们才刚在一起,加上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他只是没有机会主动而已。

  而且他的主动跟她的主动是不一样的,绝对不是嘴对嘴贴着而已。

  “月牙,你听话,把水喝了,去刷个牙睡觉。”

  “不要,”厉星辰嘟着嘴,一脸不高兴,“你亲我一下。”

  严争无奈,只能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好了。”

  “你敷衍我!”

  厉星辰差点被炸毛,“我叫你亲脸蛋吗?

  我说的是亲嘴!”

  严争喉结一滚,犹豫了一下,还是亲了一下她红嘟嘟的唇瓣。

  “不是这样的亲!”

  厉星辰着急不已,“我要你吻我,真正意义上的吻,像我刚刚吻你那样!”

  严争:“......” 男人低笑一声,“宝贝,你要明白,你刚刚的吻,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吻。”

  “什么意思啊?”

  厉星辰蹙眉,“你是在嫌弃我不会接吻吗?”

  严争:“......算是吧。”

  “你真的敢嫌弃我!”

  厉星辰气鼓鼓地瞪着他,不满的道,“不会可以慢慢学,而且我要是精于接吻,说明我有经验,该哭的人可就是你了!”

  严争点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厉星辰醉醺醺的小脸上满是不高兴,伸手推开他,“走开,不想理你了。”

  下一秒,她的手腕便被男人握住。

  厉星辰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俊美的脸便靠上前来,鼻尖点着她的鼻尖,哑声道,“其实我也不会接吻,我们都要慢慢学。”

  “嗯,”厉星辰认真的道,“那你要好好学哦。”

  “好,现在就学。”

  严争说完,便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起先是很温柔的,到后来呼吸便有些乱了起来,直接把女孩按进沙发里,加深了这个吻。

  厉星辰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安静地承受着他霸道的吻,直到快喘不过起来了,才呜咽了起来,用力去推他的肩膀,“呜呜呜......” 严争抬起头,离开了她的唇,漆黑深邃的双眸里像是夹着一簇火焰,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脸。

  厉星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埋怨道,“差点憋死了,不吻了,我要睡觉了。”

  严争:“......” “小醉鬼,你是故意折腾我的是不是?”

  厉星辰没有再回答他的话,眼睛一闭,很快便睡着了。

  严争深呼吸一口气,等平复好身上的反应之后,才把女孩抱上了床。

  ...... 厉星辰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跟严争接吻,接到窒息而亡。

  她的灵魂漂浮在空中,看见所有人都在参加自己的葬礼。

  被吻死的案例史无前例,她是第一个,所以很轰动,媒体大肆报道,全国人民都知道她是被吻死的。

  厉星辰的灵魂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没在人群里看见严争,便飘到别处去找,下一秒,便看见严争按着施小可在角落里的墙上亲,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忘情地吻着对方...... “啊!”

  厉星辰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天已经亮了,她揉了揉胀痛的额头,起床去浴室洗漱后,便下了楼。

  “这么早起来了?”

  严争已经坐在餐厅陪布老爷子说话了,见厉星辰下来,温柔地笑了笑,“我还想着一会儿到点了去叫你起床呢。”

  “嗯,我醒早了。”

  厉星辰上前坐了下来,“你几点的飞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