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49章 我绝不后悔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严争道,“今晚估计大家都要住酒店了,明天又是休息日,就一起住在城里吧,明天刚好带你去逛逛,看看缺什么,咱们去买。”

  “要逛街啊?”

  厉星辰眼睛亮了亮,“行啊,那就住下吧。”

  严争温柔地笑着,“好,想要什么都给你买。”

  厉星辰有点想哭,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都一一忍住了。

  晚餐吃得很开心,一直到十点多钟才散场。

  严争提前预定了海城酒店的房间,带他们过去安顿好,最后才开了一间总统套房给厉星辰,送她回了房间。

  “宝贝,你去洗个澡,我等你睡下了再走。”

  “你要去哪里啊?”

  “我去楼下跟云开睡一间房。”

  “可是我有点怕,”厉星辰拉着他的手,一脸的紧张,“茜茜很喜欢看恐怖小说的,讲的都是酒店里的事情,说酒店里有鬼,所以我不敢一个人睡在这里的。”

  严争:“......” “刘茜怎么回事,怎么不是看狗血的情小说就是看这种灵异小说,她还喜欢看什么?”

  “还有鬼夫的那种。”

  严争:“......” “我真的服了她了,”男人握住女孩的肩膀,“不怕,这里很安全,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不行,我就是怕的,”厉星辰看了看偌大奢华的房间,“沙发很大,要不你睡沙发吧,或者我睡沙发也行。”

  严争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道,“宝贝,不是谁睡沙发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啊?”

  厉星辰不懂,“又怕别人说闲话?

  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我都不怕......” “先不说这些,你先去洗澡,这里有浴缸了,我给你放热水,好好泡个澡好不好?”

  “嗯,好。”

  ...... 厉星辰泡了一个热水澡,感觉浑身舒畅,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严争已经在另一个浴室洗好了澡,正在擦着头发,身上却规规矩矩地穿着自己的衣服,没有穿浴袍。

  “严队,避嫌避得这么认真啊?”

  厉星辰莫名有点想笑,上前搂住了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

  “宝贝,我退一步,套房有两个房间,我睡另一个房间,好不好?

  两个房间是互通的,不用怕。”

  厉星辰也没再继续难为他,“好吧,但是不许关门,我说话你要听得见那种。”

  “行,听你的。”

  厉星辰抱着他不肯撒手,缓声道,“严争,我都知道了,你为什么要放弃大好的前程回帝都啊?”

  严争蹙眉,“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这种事情我是有权利知道的,不是吗?”

  严争低头亲了亲她的头发,沉声道,“宝贝,你不用管,我的选择肯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不是冲动为之,不然在这么长时间一段时间里,我随时都能反悔,但是我始终没有改变主意。”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为我们的爱情这么牺牲的,”厉星辰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四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再坚持坚持也很快的,而且我也要上学,不如......” 严争没等她把话说完,便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他没有深吻,只是贴着她的唇,没一会儿,就离开了。

  男人深深地看着女孩漂亮的眼睛,缓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那我现在也很认真地告诉你,这不是牺牲,当初要不是我们之间闹了误会我想要逃避,我很大的概率是留在帝都,守着太爷爷尽孝,陪着妈妈不让她再担心。

  后来我们之间有了误会,我一心想要逃避自己对你的感情,才导致我们错过了整整两年,月牙,两年的时间对别人来说或许不长,但是对我们两个来说,太漫长也太宝贵了,我悔不当初,但时间不能倒流,我们不能回到过去再选择一遍,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不想再跟你分开,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其他的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或许这所谓的前途无量,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弥足珍贵的,可是在我心里,你才是唯一的宝贝,只要有了你,舍弃一切我都在所不惜。”

  厉星辰哪里能扛得住这样的话语,早就感动得泪流满面,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严争......” “所以你不要再想了,更不要纠结了,”男人的指尖温柔地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这件事情我们就这么决定了,不要再讨论了,等调回帝都,妈妈一定会干涉我的工作,不会让我去冒险,说不定我只能做个闲差,到时候你开心都来不及了。”

  厉星辰破涕为笑,“我当然不希望你做危险的工作了,可是我也不希望你有遗憾,严争,你会后悔吗?”

  “我绝不后悔。”

  严争坚定的回,“月牙,我爱你,胜过爱这世间的一切。”

  厉星辰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重新涌了出来。

  她知道严争其实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做得多说得少,从来不会把“我爱你”三个字挂在嘴边。

  算起来,这三个字只在他们互相表露感情在一起的那天说过,这几个月来,他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这是第二次说。

  可就算是他不说,她也能感受到他的爱,就算是异地,也从来没有觉得他忽视过她。

  她知道他已经申请调回帝都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也很感动,现在知道他为她舍弃了这么多,那种开心和感动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又哭起来了?”

  严争哭笑不得,继续帮她擦着眼泪,“别哭了,再哭不漂亮了。”

  厉星辰的内心百感交集,放肆地哭了一会儿后,情绪才慢慢地平缓下来。

  她抬着头,看着严争英俊的脸,哽咽着道,“太爷爷很爱我,但他不是只爱我,他也爱我们所有人,他也不是最爱我,他最爱的人其实是老妈。

  老爸老妈很爱我,但他们也不是最爱我,老爸最爱的人是老妈,就像老妈最爱的人是老爸一样。

  所以我知道,你的爱跟他们的爱不一样,我们会成为老爸老妈,我们爱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但是我们最爱的人,是彼此。

  严争,我也爱你的,很爱很爱,就像老妈爱着老爸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