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69章 有点假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三队处处压二队一头,他处处压曲俊一头,加上曲俊喜欢的霍柔喜欢着他,所以两个人向来不对付。

  但毕竟是纪律部队,所有不对付都是在暗处的,不可能摆到明面上来。

  而且他一直不搭理曲俊,两个人从没有当面起过冲突。

  严争是真的没想到二队的人会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他的女朋友,这次回去,是时候给曲俊点颜色看看了。

  “严争,”女孩开口道,“我也不是强出头,就是气不过嘛,当时那种情况,我要是忍下来了,别人还真的以为我厉星辰是好欺负呢。”

  厉星辰小时候的确调皮捣蛋,后来被教养得倒是越来越有女孩子的样子了,所以她现在的性格比起她的长相,已经收敛很多了,平日里多数时候还算是能称得上是恬静的。

  但她这人是个遇强则强的,一旦有人挑衅,骨子里那随了厉景琛的霸道因子立刻就能涌出来,从来不是个会吃亏的人。

  所以就算不在帝都,就算没有老爸老妈的庇护,就算严争不在她身边,她也绝对不会任由别人欺负了她。

  严争捏了捏她的脸,“我家宝贝当然不是好欺负的,只是下次你要反击,能不能等我在的时候,嗯?”

  “当时情况紧急嘛,我就自己先上了,事实证明,我成功了呀,虽然我是个半吊子中医,但好歹也救助了曲俊,给你长脸了。”厉星辰沾沾自喜的道。

  严争低笑出声,“宝贝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我的骄傲。”

  “哇,我在你心里这么厉害啊?”

  “至少比你想象中要厉害。”

  厉星辰乐得不行,又在他脸上亲了亲。

  “月牙,你在不在?”

  门外传来某叛徒的声音,吓得厉星辰再次从严争怀里跳了下来,应声道,“我在呀,什么事呀?”

  “有热闹你要不要去看,”小赵八卦的道,“是刚刚那个跟你吵架的霍医生。”

  “霍柔呀?”厉星辰瞬间来了兴趣,转身望向严争,“严队,你桃花唉,去看看吗?”

  严争站起身,捏了下她的脸,“调皮。”

  “走吧,去看看怎么回事。”

  “嗯。”

  ……

  两个人下了车,跟着小赵去了帐篷病房,远远地看见不少人在围观,上前一看,只见霍柔正抱着一个约摸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在哄。

  小男孩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情绪很激动,霍柔想给他打针,一直不肯配合,霍柔在耐心地劝着。

  “冬冬,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已经死了,你现在要照顾好自己,乖,听姐姐的话,我们打针,好不好?”

  “怎么回事啊?”厉星辰蹙眉问小赵。

  “这个孩子是刚送来这边治疗的,家里人都死了,可是原本还好好的,刚刚霍医生去给他打针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小赵汇报道。

  厉星辰叹了一口气,“现在救援工作是差不多了,可是对于这些支离破碎的家庭来说,真正的苦难才刚刚开始,他们要开始面对亲人不在的事实,像这样的失控,或许他以后每天都会有。”

  严争想要握住女孩的手,但是这会儿周围人不少,还有人在拿着手机录视频,他只能放弃了。

  冬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突然伸出手,猛地推了霍柔一把,霍柔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旁边的人想上前帮忙按住冬冬,立刻被霍柔制止了,“你们不要过来刺激他,不然他会更激动的!”

  旁边的人只好放弃了。

  霍柔爬起身来,坐在冬冬面前,柔声道,“冬冬,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我们再坚强地活下去,你的亲人虽然走了,但是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我关心你,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资助你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抚养你长大成人,我们好好活下去,好不好?”

  冬冬“哇”的一下痛哭出声,霍柔一把抱住了他,也跟着流泪,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场面让人忍不住动容。

  厉星辰最见不得这种场面,心里跟着难受,“我是不是误会霍柔了,她虽然有时候很讨厌,但却是个好人,她是医生,是白衣天使……”

  严争:“……”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不谙世事,什么都看不透。

  他冷冷地睨着霍柔,见他安抚好冬冬,扶着他躺下,成功给他打了针。

  周围的人忍不住拍手鼓掌,作为对她的赞扬,厉星辰更是能听到有训练营的人在议论。

  “女神就是女神,不是白叫的,霍医生真是温柔善良。”

  “是啊,她在处理严队的事情时,是偏执了一点,不过都是为情所困啊,她自己都这么难受了,可还是这么有爱心,真是难得。”

  “霍医生的人品没得说,这几天都是跟着我们同吃同住的,有多苦我们都一清二楚,相比严队家那个大小姐,一点苦都受不了,人家还住着房车呢……”

  厉星辰脸色一白。

  倒不是因为这些人捧高踩低,而是小赵就在旁边,她特别怕他们说出“严争的女朋友”这种字眼,那可就彻底完了。

  厉星辰慌得不行,急忙拉着小赵离开,“别看热闹了,走了,干活去。”

  小赵还没看够呢,就被女孩拉走了,无奈的道,“月牙你拉我干嘛呀,你不觉得那个霍医生有点假吗?”

  厉星辰蹙眉,“哪里假了?她说得很感人呀,她还愿意出资帮助冬冬呢,很难得了,你不要因为刚刚那几个人说我不好就针对她,我是住着房车,可是我问心无愧,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调房车过来,一来是给耀爷爷住,二来是为了改善这里的生活质量,解决上洗手间和洗澡的问题,是为所有人服务的,不是为她一个。

  她要是为了装出自己很接地气,放着房车不睡非要去睡帐篷,那也太虚伪了,她不屑那样。

  不过她觉得霍柔刚刚的表现很难得,一般人来这里救灾,已经尽心尽力了,谁都知道资助一个孤儿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没有人会轻易说出霍柔那样的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