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77章 说你们两个是兄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877章 说你们两个是兄妹

  晚上,厉星辰奢侈地带平平安安洗了个澡,也说不上是帮她们洗,而是锻炼平平自己洗,并且让她帮助妹妹洗。

  “平平,你是姐姐,以后到了阿姨家,要懂事,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妹妹还小,你要照顾好她,知道吗?”

  “我知道的月牙姐姐,”平平很难过,“护士姐姐跟我说了,爸爸妈妈都死了,以后我们就要跟着阿姨一起生活了,我们没有爸爸妈妈了。”

  “爸爸妈妈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们的,”以前厉星辰会觉得这种骗小孩的话很幼稚,现在却觉得,这或许是能给她们唯一的安慰,“你们想爸爸妈妈的时候,就抬头看星空,最亮的那两颗,就是爸爸妈妈,知道了吗?”

  “嗯。”平平哭着点头,“那月牙姐姐,我和安安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当然可以啦,”厉星辰强忍着眼泪,道,“月牙姐姐跟你阿姨加了微信,以后每个周末都跟你们视频,好不好?”

  “好啊,这样我们就每个星期都能见面咯?”

  “是这样的。”

  “太棒了!”

  “来,我们坐床上去,月牙姐姐帮你们吹头发。”

  “嗯。”

  厉星辰虽然舍不得,但是也没耽误两个孩子的睡觉时间,跟前两天一样,给她们讲了故事,姐妹两个很快就睡着了。

  房车内很安静,偶尔能听见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但是并不吵,可厉星辰却毫无睡意。

  她想起小时候前男友离开那天,老妈抱着前男友哭得缓不过劲来,她也难过极了。

  后来老爸把前男友的骨灰埋在了后院,她经常会去看,却知道前男友再也不能陪她玩了。

  她害怕那样的别离,所以后来家里一直没养过狗狗,就连旺财,她都不太敢去陪它玩,就是害怕分离的那天。

  现在她知道了,无论是死别还是生离,都是难过的,平平安安失去爸爸妈妈很痛苦,跟她这个才认识几天的朋友分离,也一样会难过。

  刘茜总说,她被保护得太好,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现实世界真实又残忍的一面,但是这次她见到了,经历了,也多了很多的阅历,帮助她成长。

  她的能力有限,没办法改变这样的天灾,甚至帮不了太多的人,但是最起码,她可以做好自己,牵着严争的手,走好未来的每一步路......

  ......

  第二天一早,严争陪着厉星辰,送平平安安上了车。

  两个孩子或许是知道以后很难再见到厉星辰了,一个比一个哭得凶,尤其是安安,抱着厉星辰的腿,死都不肯松开。

  “我要跟月牙姐姐在一起!我不要走呜呜呜!你们别碰我,我要月牙姐姐呜呜呜......”

  厉星辰被她哭得心都快碎了,根本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有一个瞬间,她甚至想不管不顾地把平平安安带回星月湾,但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且不说平平安安需要亲人,就算她什么都不管,把她们带回家,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抚养她们。

  当她的女儿,明显不可能,她自己也才19岁。

  当她的妹妹,那就意味着要老爸老妈抚养。

  老妈老妈抚养他们兄弟姐妹几个长大成人已经很辛苦了,家里还有个调皮的小野要教,肯定没办法再承担这两个的。

  这对老爸老妈来说不公平,所以她不能任性。

  “安安。”严争蹲了下来,帮安安擦去眼泪,道,“你跟着阿姨和姐姐走,等我和月牙姐姐有时间,会去看你的,听话。”

  安安像是知道自己非走不可,撒娇耍赖也没用,只能抬起头来,一双泪汪汪的双眼委屈地看着厉星辰,问道,“月牙姐姐,你要过多久才能来看我呀?”

  厉星辰不想骗她,只能如实道,“不一定,要等月牙姐姐有空的时候,但是你每个星期都可以跟月牙姐姐视频的。”

  “那好吧......”

  “安安,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阿姨上前来抱起了安安,跟厉星辰道别,“谢谢你月牙,再见。”

  “再见。”

  厉星辰目送着她们的车子渐行渐远,终究还是没忍住,靠在严争怀里痛哭出声。

  严争没安慰她,安静地抱着她,等她心里的情绪发泄完,慢慢安静了下来。

  “你干嘛不安慰我呀?”女孩一边抽泣,还不忘询问道。

  严争苦笑不得,“越安慰你哭得越凶,还不如等你哭完。”

  “可是我哭得很累的,现在都走不动路了。”

  严争倒是想抱她回去,但是明显不合适,只能道,“宝贝,那边很多星月湾的人,你刚刚难受在我怀里哭还能理解,但是我要是把你抱回去,可就要露馅了。”

  厉星辰自然不会真的要他抱,“那等会儿回去,你要补偿我。”

  “好,回到房车上再抱,好吗?”

  “嗯。”厉星辰擦干眼泪,“那走吧。”

  两个人连手都不敢牵,还特意分开了一点距离,一起回了医疗基地,可一路上,都感觉旁人看他们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厉星辰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严争,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刚刚哭了一下,很丑?”

  严争看了她一眼,“没有。”

  “那他们这么看着我干嘛呀......”

  厉星辰话音刚落,云开便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老大,月牙......”

  “出什么事了你喘成这样,”厉星辰问道,“天塌啦?”

  “可不就是天塌了吗?”云开都来不及缓口气,直接问道,“现在他们都在传,说你们两个是兄妹在谈恋爱,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可能会是兄妹呢?”

  厉星辰的脸倏地一白,下意识地望向严争。

  男人俊美冷硬的脸紧绷着,一股寒意在眉眼间弥漫,开口的嗓音低沉却很平静,“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私底下都在传,这一晚上估计都传遍了,我也是刚刚才听到消息,”云开气恼的道,“也不知道谁这么恶毒,这种谣都敢造,我现在就去查,等我查出来,非撕烂那人的嘴不可!”

  云开话音刚落,小赵就跑过来了,着急地解释道,“严争,月牙,不是我说的,我不可能说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