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82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还敢强词夺理?”

  布桐皱眉,“刻意隐瞒就是撒谎,没什么好争辩的,而且爸爸妈妈是怎么教你的,做人要堂堂正正,你这么藏着掖着像什么样子,面对爸爸妈妈的时候,你就不觉得心虚吗?”

  厉星辰嘟着嘴,一脸的不服气,但是一时又没办法反驳。

  “厉星辰,你现在敢用这样的眼神表示不满了是吧?”

  布桐不悦道,“谁跟你说可以这样对待妈妈的?

  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全世界都向着你说你真棒吗?”

  “我没这么说,也没这么想!”

  厉星辰着急的道。

  “月牙,不许跟妈妈这么说话,”严争刚好从楼上下来,大步走上前,把厉星辰往后拉开了一些距离,望向布桐,垂眸道,“妈妈,对不起,不关月牙的事,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布桐看见儿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还是开口问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需要叫家庭医生来给你换药吗?”

  严争道,“我刚刚已经去换过了,妈妈不用担心。”

  布桐摸了摸严争的手臂,“那就好,这趟回来还要出去吗?

  没什么事的话就在家里好好养伤,枪伤不是闹着玩的。”

  “会再过去一趟处理一点事情,不过很快就可以回来过年,我有很多假没用完,这次刚好用上了。”

  严争回。

  “那就好。”

  “老妈你偏心,”厉星辰不服气的道,“凭什么对我这么凶,对严争就这么柔声细语的。”

  “你如果觉得我刚刚对你凶,那你等着吧,等爸爸回来,你就知道什么叫凶了。”

  布桐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 厉景琛回到家的时候,在客厅里玩的厉小野便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开始撒娇,“爸爸,你可算是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开会呢。”

  “嗯,”厉景琛摸摸她的头,“你去写作业吧,爸爸晚点来检查。”

  厉小野:“......?

  ”

  比起写作业,她宁愿开家庭会议好么! “爸爸,算了吧,我毕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就勉为其难抽出一点写作业的时间去开家庭会议吧,毕竟这个家里一些重要的决策还是离不开我的。”

  厉景琛:“......” 他心头的重霾仿佛都被女儿赶跑了几分,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小鬼头,今天的家庭会议是大人才能参加的,你和温故知新没成年,参加不了。”

  “......那厉星辰也是孩子,她为什么能参与啊?”

  “厉星辰成年了,长大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有着几分落寞。

  还真是长大了,都敢背着他偷偷谈恋爱了。

  “嗷,好烦啊,合着就我和故故新新不能参加......”厉小野嘟着嘴不高兴。

  “乖,去写作业,晚点爸爸要检查的,你要是完成得漂亮,爸爸明天休息陪你。”

  厉小野眼前一亮,顿时有了神采,“好哦,爸爸说话要算数哦。”

  “当然,去吧。”

  “嗯!”

  厉小野很快活蹦乱跳地跑上楼了。

  厉景琛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心里更惆怅了。

  孩子终会长大,将来有一天,小野也会长大成人,牵着另一个男孩子的手,离开这个家的。

  一想起那个画面,他的心里就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又涩又痛。

  “先生回来啦?”

  吴妈迎上前来道,“温故知新回房了,其他人都在药王住的客房等着您呢。”

  “知道了。”

  厉景琛敛了敛思绪,脱下身上的大衣递给吴妈,迈开长腿走向客房。

  厉景琛来到客房的时候,所有人都落座了。

  客房算是宽敞的,可一下子坐下了这么多人,难免显得逼仄了起来。

  布桐身边有个位置留给了厉景琛,他直接走上前坐下,温柔地看着布桐,问道,“晚餐在医院吃的?”

  “嗯,”布桐点点头,“到饭点了,就陪着耀叔随便吃了点。”

  “那等会儿叫厨房做点宵夜,我陪你吃一点。”

  “好。”

  唐诗坐在布桐左手边的沙发上,凑到身旁的厉星辰耳边小声道,“月牙,这叫暴风雨前的宁静,你爸爸进来到现在,看都没看你和争争一眼,也没训斥你们,他对你妈妈越温柔,一会儿对你和争争就越凶。”

  厉星辰:“......” “干妈,我可一直是老爸的小心肝,你别吓我啊......” “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妈,没人在你爸那里能碰他的底线,你也不例外,”唐诗拍了拍厉星辰的手,“去吧,干妈会见机行事,站出来护着你的。”

  厉星辰瘪了瘪嘴,鼓足了勇气,跟严争不约而同地站起了身。

  两个人皆是一愣,互相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笑了一下,走到了中间,面对着厉景琛和布桐站好。

  严争是军人,无论到什么时候,脊背都挺得直直的,身形挺拔俊美,隐约有几分厉景琛年轻时的影子。

  厉星辰是学舞蹈的,从小练形体,自然不差,此刻虽说也站得笔直,但却不争气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厉景琛的眼睛。

  “爸爸,妈妈,”严争率先开口道,“我跟月牙在一起了,十月份的时候确定恋爱关系的,我没想瞒着你们,原本是想着先缓一阵子,再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你们,也让你们知道,我和月牙相处得很好,不是一时冲动才做出这个决定。

  这次我们也决定等到救灾回来后就跟你们说的,但是没想到来不及,还是让你们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抱歉。”

  严争话音落下后,房间里突然陷入一片死寂,静得落针可闻。

  “继续。”

  厉景琛突然开了口,低沉的嗓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严争敛了敛思绪,继续道,“虽然这件事情不是由我亲口告诉你们,但我还是想表达自己的决心,我知道在别人看来,我和月牙是兄妹关系,我们逾越了这层关系,在一起谈恋爱,从亲情转变为爱情,是有违伦理道德的。

  我和月牙都曾经迷茫过、徘徊过、也挣扎过,最后我们发现,自己的幸福,远比世俗的眼光来得重要,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抛诸脑后,毕竟我和她,从血缘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可以相爱结婚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