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84章 他们没脸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884章 他们没脸提

  厉景琛依然没理会她。

  厉星辰着急又不安,咬着唇,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月牙,你过来,”布老爷子笑着朝厉星辰招了招手,“到太爷爷这里来坐。”

  厉星辰急忙听话地过去坐了下来,“太爷爷......”

  “没事,别像两个犯人似的站在那里,又不是在审讯,晚愉,把你脚边的椅子拿过去,让争争也坐,孩子身上还带着伤呢,部队的功臣,回到家里就这个待遇,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黎晚愉见厉景琛没有意见,便照布老爷子的话做了。

  严争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视线始终望着厉景琛。

  “景琛,桐桐,孩子们的话说完了,那爷爷说两句,”布老爷子喝了一口热茶,开口道,“首先呢,从争争和月牙回来到现在,也有几个小时了,你们两个都不在家,他们其实有足够的时间来求我,毕竟只要我坚持,你们两个看在我的面子上,是不会反对的。

  我左等右等,这俩孩子还真有骨气,居然没来找我,只是挨个来跟我问了好,半句都没有提他们自己的事情。”

  布桐淡淡一笑,“爷爷,他们没脸提。”

  “是,他们刻意隐瞒,自然不敢主动提起,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按理来找我,是上上策,可是他们没有。”布老爷子笑着拍了拍厉星辰的手背,“桐桐啊,刚刚你回来之前,我就问月牙了,说你怎么没想着求太爷爷帮忙说好话啊?她说她倒是想,但是争争没让,争争说了,不应该让我来给你们压力,让你们被迫答应。

  我觉得争争能有这样的想法,已经足够证明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了,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争争,我也相信,把月牙交给他,好过将来交给外面那些我们并不了解的男生,更何况,两个孩子是真心相爱的,你们说对不对?”

  布老爷子话音刚落,厉景琛便站起了身,直接迈开长腿离开。

  “老爸!”厉星辰急了,想要起身追出去,却被布老爷子拦住。

  “月牙,不许任性。”

  “太爷爷,我没有任性,我都道歉了,严争的态度更不用说了,我们已经很诚恳了,老爸为什么还是这个态度呀?”厉星辰着急不已。

  布老爷子拍拍她的手,“听话,你爸爸需要时间的。”

  “都散了吧,”布桐开口道,“都回去休息,我也累了,先回房了。”

  “老妈......”厉星辰怎么可能坐得住,急忙起身上前拉住布桐的手,“你不要这样嘛,我害怕......”

  从她记事起,老爸总是她要什么就给什么,可是一直把她当心尖宠的老爸现在正眼都不看她。

  老妈虽然有时候会有点严厉,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看着她的时候满眼都是失望。

  “厉星辰,现在知道害怕了?故意隐瞒爸爸妈妈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有今天呢?”布桐推开她的手,“你今天敢故意隐瞒,明天就敢撒谎欺骗,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心血,才把你往好的方向去教好的吗?我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好不容易让你学了好,成为一个真诚的女孩子,可是你却这么轻而易举地学会了欺瞒我,你太过分了。”

  布桐疲惫地看了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厉星辰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老妈......我错了......”

  布桐充耳不闻,很快走出了门外。

  厉星辰的情绪彻底崩溃,痛哭出声。

  布老爷子心都快被她哭碎了,急忙起身上前安慰道,“月牙不哭,太爷爷会帮你的,乖啊。”

  “太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厉星辰抱着布老爷子痛哭道。

  “没事的没事的,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不难过了,你爸爸妈妈就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咱们给他们一点时间,啊。”

  ......

  布桐上楼找了一圈,看见厉景琛在陪厉小野写作业,安心了一些,但是也没进去打扰,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

  她现在很乱,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书房的门被轻轻敲响,才拉回了布桐的思绪。

  她敛了敛神,开口道,“请进。”

  原本以为进来的是厉景琛,却没想到会是严争。

  高大英俊的年轻男人穿着深色的毛衣和西裤,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妈妈,厨房刚煮的面,你趁热吃。”

  “谢谢,”布桐笑了笑,“你坐。”

  严争把托盘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在另外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布桐拿起碗筷,小口小口地吃着面。

  “妈妈,”严争看着她,“对不起,你有什么情绪,别憋在心里,尽管骂我,我没事的。”

  布桐笑笑,“我跟月牙一样,从小就是被当成公主宠到大的,后来嫁给你爸爸,他更是用生命在爱我,我活到这个年纪,还真的不需要把情绪憋在心里。

  我承认,我把情绪都发泄在月牙身上了,这件事情是你和她一起瞒着家里的,你们两个都有错,但你起码有认错的态度,刚刚听你说完那些话,妈妈也理解你的不得已了,但是对月牙,妈妈必须敲打她。

  对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来说,如果犯了错误可以被轻易原谅,那她难免会觉得,犯错的后果太容易承担了,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妈妈不希望她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是一个善于隐瞒甚至撒谎的女孩子。”

  严争恍然大悟,又道,“妈妈,对不起,我应该尽到引导她的责任,是我没有做好。”

  “你虽然比她大,但毕竟也是年轻人,你个人已经做得很好了,妈妈一直都以你为荣的,这也是你第一次遇到情感上的事情,你也需要时间慢慢成长,妈妈理解。”

  布桐越是这样说,严争的心里越是难过,“我知道妈妈疼我,你对我的付出,甚至比月牙和弟弟妹妹们还要多,所以这次,我是不是让妈妈很失望?妈妈是不会同意我和月牙在一起的,对吗?”

  布桐吃了一口面条,抬眸看他,轻笑着问道,“如果是,你会跟月牙分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