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890章 她喜欢我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些年布桐在家没事喜欢研究机器人,角落里的机器人很快滚动着轮子出来,发出软萌可爱的声音:“厉先生厉先生,有监听器,有监听器!”

  “布小宝,查一下监听器在哪里。”

  布桐开口道。

  “在窗外,在窗外!”

  “那再查查是谁做的。”

  布小宝:“接听器在距离我直径58.6米的地方。”

  布桐笑出声,“这么近,那就是家里人干的呗?”

  “这么闲又不怕死的,除了厉知新没别人了。”

  厉景琛直接站起身,走出了书房,直接去了厉知新的房间。

  布老爷子胸前一紧,急忙道,“景琛,你别打我的小心肝啊!”

  “爷爷,景琛严厉归严厉,什么时候打过孩子啊,让他去吧,”布桐望向严争,“争争,等会儿爸爸回来我们再继续,你别紧张,这是咱们自己的家,今天爸爸妈妈也不是在批评教育你,而是单纯地沟通探讨事情而已,好吗?”

  刚刚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布老爷子以为他们两口子要训孩子,净在那求情了。

  隔壁房间,厉知新见老爸进来,吓得腿都软了,“老爸......” “谁教你用这种东西偷听的,好大的胆子!”

  厉知新缩了缩脖子,“老爸,我闹着玩的,这是我第一次用......” “厉知新,你以为这个家是能被随意监听的?

  给我写作业,别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要是闲得慌,我立刻送你去补习班。”

  厉知新急忙冲到书桌前坐下,“老爸,我马上写作业!”

  “晚点再跟你算账。”

  厉景琛现在没心情搭理他,很快便关上门离开,回到了书房。

  “是知新吗?”

  布桐见丈夫一脸不悦地进来,笑着道,“别理他,回头我会去跟他好好聊聊的。”

  厉景琛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老婆,他就是被你宠坏了,不能什么都由着他来。”

  布桐道,“你这话重了,知新就这性格,喜欢新鲜事物,今天捣鼓这个明天捣鼓那个的,等过两天新鲜劲一过就不感兴趣了,他应该也只是看你叫保镖守在门口才会好奇,想听听咱们在聊什么,念在是初犯,可以原谅的,好好教育一番就是了。”

  “我现在不想讨论知新的事情,”厉景琛归正传,看着布老爷子,问道,“爷爷,您刚刚的话说完了吗?”

  布老爷子:“......” “额,差不多了吧。”

  厉景琛道,“好,我知道您的担忧是什么,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您,我和桐桐不会反对两个孩子在一起。”

  “真的啊?”

  布老爷子喜出望外,“太好了,我就说嘛,你们是开明的家长,早晚会答应的。”

  “爷爷这下可以安心了,去陪小野玩吧,我和桐桐有事要跟争争说。”

  布老爷子拧眉,“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

  “不是不能听,是想让您少操点心,您期待的结果已经有了,不是吗?”

  厉景琛反问道。

  布老爷子皱着的眉头渐渐松开,“也是,我现在早就不管那么多事情了,安享晚年,的确没必要参与你们父子之间的谈话,我去陪小野玩。”

  “爷爷慢走。”

  “太爷爷,我送您。”

  严争起身,把布老爷子送到门口,关上门重新进来坐下。

  “争争,爸爸对你唯一满意的一点,就是你没有去求太爷爷帮忙,”厉景琛看着儿子,语气低缓平静,“太爷爷年纪大了,不应该再为这些事情操心,这是全家人共同努力的目标。”

  “我知道,”严争点头,“我以后会尽好孝道,好好陪伴太爷爷。”

  “你有这个心就好。”

  厉景琛的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昨天我和你妈妈只是听你和月牙在说,没有发表意见,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

  严争颔首,“是。”

  “你妈妈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刚刚也跟太爷爷承诺了,不会反对你跟月牙在一起,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在最近这些事情里面反应出来的一些问题。”

  严争道,“爸爸,你说。”

  “前天早上我听到你和月牙谈恋爱的消息后,就让人去调查了,你应该知道,只要爸爸妈妈想,没有查不出来的事情,之前只是基于对你们的尊重,才没有多去管你们在外面的事情,所以现在,你不想说说霍柔这个人吗?”

  布桐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好奇问道,“女的?”

  “妈妈,霍柔是我们训练营的一个医生,她......她喜欢我,但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明确拒绝她的,从来没跟她有过任何暧昧。”

  严争解释道。

  厉景琛道,“这些事情爸爸自然查得出来,爸爸连你和月牙在训练营是怎么安排住宿的都查清楚了,爸爸现在想问,你是怎么能允许霍柔一而再再而三作妖的。”

  “她怎么作妖了?”

  布桐多少能猜出几分,“......是针对咱们月牙了吗?”

  厉景琛望向身旁的妻子,道,“小姑娘之间的明争暗斗我不想管,咱们家月牙的性格也不是个会吃亏的人,但是涉及到月牙的安全问题,我就不得不过问了。

  在东俞市的时候,争争和月牙谈恋爱的消息就是这个霍柔放出来的,争争的职业,注定树敌无数,而且很多都是在暗地里的,月牙和他谈恋爱的关系一旦被放出,无疑会被那些黑暗中的眼睛盯上。”

  “有这么严重吗?”

  布桐脸色一白,“争争不就是当兵而已,为什么会树敌无数?”

  “老婆,他们这支队伍,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不是像亮亮那样待在帝都处理一些刑事案件,也不是只待在国内处理突发状况,据我所知,争争这两年没少出国执行任务,他们就像一把利剑,多的是人想要把这把剑折断,明白了吗?”

  “明白了,”布桐恍然大悟,“我只知道他会很危险,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义......” 厉景琛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我当初答应让他去,是相信他的能力,事实证明,争争也做到了,但是这次......” 厉景琛望向严争,“争争,你不觉得自己在霍柔这件事情上,有所疏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