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05章 不愧是我老公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算不上。”

  严争淡声回。

  区区一个霍柔,还不至于成为他的心事,只是他不想因为霍柔,违背自己一直以来想坚持的事情。

  可是眼下的状况,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又或者说,还是不是值得坚持下去。

  厉星辰说自己被保护得太好,他何尝不是?

  他从小也被妈妈保护得很好,爸爸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能顶起一片天了,可是他连处置一个霍柔,都这么波折,跟爸爸一比,实在差得太远。

  严争烦躁地抽完一根烟,把烟头按灭,一边转身离开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曲俊:“......”还真是只来借根烟啊?

  严争的电话很快被接通,他沉声开口道,“你好,我是严争......对,unusual集团的严争......” ...... 帝都的天气跟海城不一样,这会儿正是艳阳高照,为这个冬天增添了一丝暖意。

  厉景琛今天不上班,陪布桐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女佣送来了防晒霜,布桐冲着不远处正在玩耍的厉小野招招手,“过来擦防晒,不然会变成小黑妹的。”

  “妈妈,我才不怕呢。”

  厉小野向来野惯了,不在乎这些。

  布桐无奈,只能挤出防晒,起身送了过去,“宝贝,女孩子从小就要注意这些,一白遮百丑,懂吗?”

  “妈妈,我不丑!”

  厉小野为自己正名。

  “你是爸爸妈妈的女儿,怎么可能丑呢?

  可是你要是不注意啊,很快就会变丑的。”

  布桐帮女儿擦好防晒,回去的时候,听见厉景琛在讲电话。

  “知道了,可以处理了......好,就这样,辛苦了。”

  “老公,谁的电话啊?”

  布桐等他挂上电话,好奇地问道。

  “你不认识的,就是联系了一下,想给争争施点压而已。”

  布桐一听,哪里还坐得住,“儿子怎么了?

  干嘛要给他施压?”

  “你看,就是因为你过度紧张,争争在一些事情上,才会有被宠坏的样子,”厉景琛握住她的手,“老婆,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有能力娶你了。”

  布桐不赞同,“娶老婆跟能力没关系,争争跟月牙现在在谈恋爱,个人感情没落下,而且谁说争争没能力了?

  也就是月牙现在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要是到了,就算他们现在去领证,我也没觉得有问题。”

  “争争在工作中的能力很强,可是我说了,他的性格像你,太过仁慈,善良很好,但他是男人,要承担起这个家的男人,就不能过于善良。

  而且争争这孩子,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你以为有些话那天我跟他说了他就能听话改变?

  所以一定是需要一个契机,才能让他改变的。”

  “......你究竟要改变他什么啊?”

  厉景琛笑笑,“争争一直想靠自己的能力去走未来的路,不想靠家里和unusual集团的背景,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是靠他自己做不到的,我要的,是他跨出这一步,以厉家和unusual集团的身份去做什么,毕竟好人也是需要能力和武器,才能维护自己坚信的公平和正义的,不是吗?”

  这话布桐是认同的,“是的,别说改变世界了,就算是为了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也不能没有能力和武器,之前我只是随着孩子,想让他拥有自己的活法,所以没强加给他什么。

  老公,你刚刚说的契机,你给他创造了,对吗?”

  “嗯,霍柔的事情,争争是很坚定的,被开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我从中干涉了一下,想给争争上一课。”

  “......那你做了什么?”

  “从中阻挠了一下开除霍柔的事情,想让争争试着拿起厉家和unusual集团这把剑,”男人颇为愉悦的道,“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我成功了。”

  “......争争上钩啦?”

  “嗯。”

  “你可以啊厉总,”布桐笑着握着他的手亲了一口,“不愧是我老公。”

  “谢谢厉太太的肯定,我继续努力。”

  布桐笑着道,“反正我已经把儿子养大了,还教育得不错,至于你说的那些,我也不干涉你去调教,毕竟父亲和母亲的教育向来是缺一不可的。”

  “仅此一次,争争没问题了,以后我们都可以放手了。”

  “那我们也算是功成圆满了。”

  “是的。”

  “......” ...... 严争打完电话回到宿舍,看见厉星辰窝在床上玩手机,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严争,你回来啦?

  怎么去了这么久呀?”

  厉星辰抬起头来问道。

  “遇见钟医生,聊了几句。”

  “哦,钟医生人不错的。”

  厉星辰评价道。

  严争脱下外套,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来到床边坐了下来,“从哪里看出他人不错,嗯?”

  “就日常相处啊,还能从哪里看出来。”

  “你跟他才相处几天,”严争笑笑,“钟医生是个好医生,但是为人亦正亦邪,没这么单纯。”

  厉星辰认真回忆了一下自己和钟医生的来往片段,“那我还真没看出来,我看你们这里的人对他都挺尊敬的呀,你也是。”

  严争沉思了一下,开口道,“一队的队长跟我说,这次救灾的时候,钟医生为了提高自己的救治成功率,有选择性地挑选自己救治的伤员,表现得不明显,但是被他看出来了。”

  厉星辰蹙眉,有点疑惑,“怎么会这样?

  当时那样的灾情,那么多伤员,夏晴阿姨他们都快忙疯了,哪里还能顾得上挑病人啊?”

  “宝贝,钟医生跟夏晴阿姨不一样,他在这里工作,难免带有功利性,救灾的数据,都是要统计,计入他的个人档案的,明白?”

  他这么一解释,厉星辰就明白了,“我懂了,他是为了让自己个人档案上的数据能漂亮一点,就有选择性地挑选伤员,觉得不容易救活的,就不插手了,是吗?”

  “是。”

  “他怎么能这样!”

  厉星辰气恼不已,“那些危重的伤员更应该优先抢救才对,他太过分了!”

  严争伸手将女孩搂进怀里,“宝贝,这件事情咱们没有实质证据,做不了什么的,你性子直,别去跟他杠起来,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