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06章 她这是疯了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可是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忍?”

  厉星辰道,“他医术高又怎么样,做人太差劲,为了一己私欲枉顾别人的生命,根本不配当一个医生!”

  严争抱着她,“月牙,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让你生气,而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包括人性,都不可能是非黑即白的,所以我们在面对刚认识的陌生人时,一定要有所保留,明白了吗?”

  “嗯,我知道,我虽然平易近人,但也不是人来熟的类型,不会什么都跟陌生人说的,现在懂了这么多事情,更加会有防备了,你看我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云开呢。”

  “你小公主的身份当然得保密,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对云开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咱们也不急在这一时,以后他会知道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

  厉星辰窝在男人温暖的怀抱里,脑袋在他胸膛蹭了蹭,“外面的世界有点不太美好,我想回家了,严争,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呀?”

  “快了,等霍柔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家。”

  “那什么时候能处理好呢?”

  “很快。”

  “嗯。”

  ...... 雪越下越大,午饭是严争去食堂打回来的,刚吃完午饭,严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屏幕,勾唇一笑。

  不知道是不是厉星辰的错觉,总觉得严争的笑容有些嘲讽的意味。

  “程队。”

  严争接起电话,语气很淡。

  不知道程队说了什么,严争听完后,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辛苦程队”,便挂上了电话。

  “怎么啦?”

  厉星辰好奇。

  “没事,程队说,尊重我的决定,开除霍柔,宝贝如果想家的话,咱们可以收拾东西回去了。”

  “答应啦?”

  厉星辰好奇,“昨天不是还僵着呢吗?”

  “本来就是要开除的。”

  “那昨晚的事情还查吗?”

  “当然要查,一码归一码,只要有证据证明昨晚的事情是霍柔指使的,我会如数还给她。”

  厉星辰吃了一颗车厘子,心里有点犯疑。

  她能确定刚刚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严争越来越像老爸了。

  “怎么了?”

  严争摸摸她的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在想什么?”

  “在想你啊,”厉星辰在他面前向来坦承,从不需要藏着掖着,“你刚刚说话的样子和语气,都好像老爸啊,我小时候不是总喜欢跟着老爸去unusual集团嘛,他开会的时候都带着我,你有几个瞬间,跟他一模一样。”

  严争愣了一下,“那你觉得我是像老爸好,还是不像好。”

  厉星辰认真想了想,道,“你平时比老爸温和多了,但是该强硬的时候,就是得像刚刚那样强硬,所以我觉得这是好事。”

  “宝贝说是好的,那就是好的。”

  他知道那个电话一打出去,第一次用unusual集团太子爷的名义去做点什么之后,往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 他没觉得勉强,要扛起厉家,首先就得跨出这一步。

  只是觉得唏嘘,毕竟无论是他还是郭琪亮,心里多少都有点想靠自己的能力去证明自己的想法。

  现在他倒也想通了,拥有着那么多先天优势还想摆脱,太过矫情。

  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就行,没必要非要证明自己给别人看,了解他的人自然会懂,不了解他的人怎么看他,真的没那么重要。

  所以打完那个电话之后,他突然豁然开朗。

  “严争,你心情怎么这么好呀?”

  厉星辰歪了歪脑袋,道,“就因为霍柔被开除了?”

  “当然不是,我不会为她高兴或伤心,而是因为想通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啊?”

  厉星辰更好奇了。

  “就是你刚刚说的,我越来越像爸爸了,我想通了,只有像爸爸那样,我才能扛起这个家,孝敬长辈,好好照顾你,照顾弟弟妹妹。”

  厉星辰似懂非懂,“你们男人的心思好复杂啊,不懂。”

  “宝贝,我听说情侣之间最需要的就是神秘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太熟悉了,我身上能有未知的东西让你探索,是好事。”

  厉星辰笑得花枝乱颤,“你从哪学来这些有的没的东西啊?”

  “前几天刷朋友圈,无意中看到刘茜转发的一篇文章,是关于情侣的,就点进去看了看,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厉星辰:“......” “你没事别老看这些没用的,然后往自己身上套,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我们就算再熟悉,感情也不会变,你看老爸和老妈,朝夕相处几十年了,不还是一样很恩爱吗?

  你也别老想着创造什么新鲜感给我探索,起码在现在来说,我对你的爱能持续一辈子。”

  严争蹙眉,“什么叫在现在来说,难道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改变吗?”

  厉星辰挑眉,“那可不一定,你也说了,你身后那么多船排着队等着你让道呢。”

  “厉星辰,你学坏了。”

  严争勾唇浅笑,起身将她按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吻比起平时,显得格外强势,厉星辰很快就透不过起来。

  偏偏男人还像是在惩罚她似的,连换气的机会都不给她。

  “唔......”厉星辰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去推他的肩膀。

  严争这才抬起头,离开她的唇。

  厉星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刚缓过来一点,男人的吻再次压了下来。

  这一次严争没刚刚那么强势,但是厉星辰也不好过,因为严争还是在斯磨着她,倒是能喘上气,但是热得头上都冒出了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严争才终于放开了她,幽深漆黑的双眸像是夹着火苗,目光所及之处仿佛都能被他炙热的眼神灼伤。

  男人的嗓音又低又哑,“还有没有别的船在排队,嗯?”

  厉星辰下意识地摇摇头,“没有了......”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软得不像话,男人喉结一滚,正要重新吻下去,房门突然被人重重敲响。

  “严争!”

  门外传来霍柔愤怒的声音,“你给我开门!”

  好好的气氛全被破坏了,厉星辰不禁蹙眉,“她这是疯了吗?”